曲藝界對趙本山師徒忍無可忍(多圖)
 
張目
 
2010-7-21
 
【人民報消息】為了在臺灣演二人轉不砸鍋,今年5月初趙本山派小瀋陽去臺灣試演探路, 以期保證親自出馬時能一舉成功。6月30日晚,中國共產黨生日前夜,趙本山帶著幾個徒弟,坐著「本山號」私人專機到達臺灣。

新華網7月3日說的很赤裸:「這場演出是遼寧省在臺進行的經貿文化交流活動中的一幕」。也就是說,小瀋陽去臺灣試演探路,趙本山體虛氣喘也要去臺灣演一場,是黨霸占臺灣的需要。此文化侵略的軟刀子和幾年前說的「把臺灣燒成焦土」的硬刀子都是為了達到消滅臺灣民主制度的同一目地。在二人轉的掩護下進入臺灣的是經濟侵略,遼寧省常務副省長許衛國用200億新臺幣的投資計劃「表示誠意」。

臺灣方面居然把演出安排在「國父」紀念堂,國民黨榮譽主席連戰夫婦還親自出席,給趙本山師徒們粗俗不堪的表演捧場。


小瀋陽的這也叫表演藝術?!
7月20日,北京晚報以《牡丹獎淘汰小瀋陽證清白》為題出了一個讓趙本山吞蒼蠅的新聞。報導說,「在輿論的監視下,第六屆中國曲藝牡丹獎終以將小瀋陽被淘汰出局的方式,來證明自己的清白。以北方曲藝評比為主的牡丹獎山西長治賽區日前揭曉了復賽的結果,儘管有多達15位演員獲得表演提名獎,但裡面卻沒有小瀋陽的名字。這也就意味著,他已經失去了進入牡丹獎8月份終評的資格。」

趙本山的小品無論多爛,只要在春晚露頭,「小品王」的頭銜一定是他的。因為曲藝界沒有任何一個人像趙本山那麼樂於被黨潛規則,就像宋祖英搶著被三呆婊潛規則一樣,還霸道到不許在她之前就被潛規則的李瑞英繼續被江潛規則。

小瀋陽這次對牡丹獎可謂志在必得。他準備了老掉牙的、內容不健康的二人轉《王二姐思夫》參賽,還「擺出一副十拿九穩的架勢」。報導說,「牡丹獎評委會其實也很想授獎給小瀋陽,還派了專家幫他修改作品」。

但吃了小竈的小瀋陽卻連15名獲表演提名獎的榜都沒上去,也就談不上拿第一名。

報導說,「據了解到的權威解釋是,無論是演技資歷,還是作品的質量,小瀋陽都和其他獲獎者有一定的差距。比如此次獲得表演提名獎的句號,從事語言表演行當已經二十七八年,擁有大量觀眾,演技也比較成熟。而小瀋陽拜趙本山為師也不過三四年,戲路還顯狹窄,受眾面其實相當有限」。

北京晚報這段報導其實捅破了一個窟窿,那就是在曲藝界趙本山不是同行認可的「小品王」,小瀋陽也不是捧臭腳的那些媒體吹乎的那麼火。同時,報導還透露了一個更嚴峻的形勢,那就是趙本山的舞臺缺乏好的創作人員。


讓趙本山一舉成名的張超去世。
7月14日,曾被稱作趙本山創作「三駕馬車」之一的63歲的張超,因心臟病突發,剛剛在北京病逝。讓趙本山家喻戶曉的小品《相親》就是張超的作品,後來,張超又陸續為趙本山寫了小品《我想有個家》、《小九老樂》等。張超心臟一直不好,做了幾次手術,也沒見什麼好轉。因為身體原因,近幾年張超並沒有作品問世。趙本山很多次都打電話詢問,希望張超能夠出來再幫他寫小品,但是因為張超身體實在不行,計劃都擱淺了。

1983年初,趙本山調到了鐵嶺縣劇團。那時候,畢業於遼寧大學中文系的張超也在,倆人合作了第一個小品《一加一等於幾》,反響不錯。從1983年初到2010年7月,趙本山和張超的交情有27年半。可以這麼說,沒有當初張超寫的小品,就沒有今天擁有專機的趙本山。

遼沈晚報7月17日報導說,「本要出席完山東的農民藝術節活動後即趕往北京看望老朋友張超,沒想到張超卻突然逝世。趙本山沒有看到老朋友張超最後一眼」。


趙本山在表演小品《相親》。
沒看到最後一眼,那就遺體告別吧,在16日的追悼會上,鞏漢林、句號這些遼寧籍的演員都專程趕到北京致哀,而被施恩最大的趙本山竟然沒在追悼會露面,只花倆錢兒找人買個花圈送去就打發了。這種沒良心的做法,讓曲藝界非常震驚,而且大為不滿,甚至有人在新華網上撰文高調指責趙本山忘恩負義。

趙本山創作「三駕馬車」的另兩個是崔凱和喬傑,相信他們看到趙本山對待張超的身後事,不會沒有感覺。

據臺灣蘋果日報7月1日報導,趙本山6月30日晚9點多親率得意弟子小瀋陽等共9人,搭乘私人專機「本山號」赴臺,為後天的劉老根大舞臺《笑轉臺灣》宣傳,在提及師父趙本山時,小瀋陽肅然起敬:「他不僅是神,也是父親,感謝趙老師。」

曲藝界對趙本山師徒早就忍無可忍了,北京晚報7月20日的報導「牡丹獎淘汰小瀋陽證清白」就是一個明證。△

(人民報首發)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