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位愛國者:辛灝年和萬里(圖/視頻)
 
李曉
 
2010-8-8
 

辛灝年先生正在告訴聽眾,什麼是中國真實的現代史!

【人民報消息】1999年由美國藍天出版社出版的《誰是新中國》近年來越來越轟動、越來越為眾多華人所知、所認同、所感動。

此書是海外學者辛灝年先生撰寫的一本歷史學著作,以大量不可辯駁的歷史事實講述了中國現代史,講述了為何「沒有共產黨才有新中國」。辛灝年先生是一位真正的愛國者,正如他所說:「我並沒有受迫害,我也不是被趕出來的,1985年我看到真正的歷史後,我痛心啊,我為我從小受了一個『勝利者』的欺騙而感到痛苦,我壯著膽子要寫這本歷史書,因為我愛我自己的祖國!」

幾千萬「革命先烈」都是上當受騙者

辛灝年先生的話,讓人不禁想起2009年中共前人大委員長《萬里與中央黨校年輕教授談話》中的一大段感慨:

涉及到怎麼樣讓老百姓認清歷史、認清現實,就是要認清一些基本事實。六十年來,我們說的最多的一段話是「幾千萬革命先烈換來了紅色江山」。這是關於共產黨執政合法性的最大理由之一。為了新中國,死了數千萬人,這是基本事實。還有一個事實是,他們是為什麼犧牲的?他們前仆後繼,為的是當時我們中國共產黨設立的目標和理想,現在,有多少老百姓知道那時共產黨設立了什麼具體目標?我知道,90年代時,出過一本書,書名叫《歷史的先聲──半個世紀前的承諾》,很快被查封了。我讓秘書找了一本我看看,用了一個週末的兩天,我全部看完了,我還找了一些專門研究那段歷史的專家來問了情況,他們告訴我,這本書裡收集的,全部是我們黨在三四十年代公開發表的社論、評論、聲明,沒有一份是偽造的。當時,我們黨向全中國人民做了承諾,要建立一個民主、自由、獨立的國家。……這些承諾的確吸引了無數志士仁人。那些犧牲的人就屬於這部分人。其實,那些承諾在毛主席三四十年代的許多著作中都有。可是,到了五六十年代都被那個毛澤東著作編輯委員會修改掉了。我看到過一份文獻研究室送來的原稿與修改稿,當時讓我心裡震動很大。現在,我能公開說出二十多年前我腦袋裡就產生的疑問,這麼個修改法,那幾千萬人不是白白犧牲了嗎?那是白紙黑字,確實推翻了當年我們黨的承諾。說輕了,這是不尊重歷史,本質上,這就是違反政治倫理,這就等於是把我們黨執政掌權的基礎建在沙灘上,這能牢固嗎?歷史總會把真相還給老百姓的,六十年不行,七十年,七十年不行,八十年,老百姓總要知道的。

令萬里欣慰的是,沒有等到中共執政七十年、八十年,就有人出來講述歷史的真相了。辛灝年就是其中非常執著的一個,他到處演講,告訴海外華人,什麼才是中國歷史的真實。辛先生是個真正愛國的人,他熱愛的是「中國」,揭露的是「中共」,所以他的著作和演講視頻,只能在中國大陸以外地區發行。凡是能翻牆的大陸網友也可以看到。而且我們相信,不久,大陸網友就不需要翻牆就可以看到他的演講視頻和讀到他的歷史著作《誰是新中國》。


辛灝年著作《誰是新中國》。
2005年10月,繼澳洲巡迴演講墨爾本首場結束後,辛灝年先生於10月17日在布里斯本市格裡菲斯大學發表《誰是新中國》系列之二「內憂外患與走向共和」的專場演講,一百餘名來自臺灣、大陸、新加坡等不同背景的華人,留學生及西方人士在場聆聽。

下面我們給大家播發的是這個專場演講的其中一小段視頻,共8分18秒,是2010年8月7日放到優美客上的。

在上半場演講結束後,針對一位「愛黨」的大陸訪問學者的咄咄逼人,辛灝年先生的回答非常感人,數次被全場熱烈的掌聲所打斷,即使看視頻,也不得不令人動容。

視頻中,這位自我介紹來自中國大陸的年輕女訪問學者,先介紹了自己的家庭背景,說在孫中山辛亥革命時期,她爺爺的父親是乞丐,她的爺爺也是乞丐,她父親沒有書讀,共產黨使他們家有飯吃,有衣服穿,她自己也能作為訪問學者來到海外。她認為武漢大學培養了辛先生,現在他離開了武漢大學、離開了中國,現在已經不是中國人了,不了解中國,沒有資格在海外對「中(共)國」說三道四。辛先生對此挑釁作出了非常精采的、有根有據的演講。

我是愛中國,你是愛中共

辛灝年先生說:你說有了共產黨才有飯吃,才有衣穿,那我現在就告訴你一個事實:1949年以後中國的農民有了土地嗎?1950年12月開始土地改革,在短短的的一年土改當中殺了260萬地主,把農村中優秀的個體戶、優秀的種田人殺了260萬!中國從1952年農村就開始餓死人, 我比你年長很多,我上初中一年級時是13歲,我上小學四年級時是10歲,在這3、4中我是餓過來的,我親眼看見農村的(饑餓)農民在後面輕輕一推就倒在地上,永不能爬起。一年當中母親只給了我一張半斤的糕點卷,我到食品店買了二塊餅子,剛剛拿在手,就被一個貧下中農從背後搶走了,我只能坐在店子外的臺階上哭。好,這都是講自己,講開始的苦處。

我再告訴你,1962年,中國共產黨在10月間開了15次碰頭會,在這個碰頭會上,他們認為從1959年到1962年3年間所謂的「自然災害」實際是風調雨順的,完全是人禍造成的4300萬人的不正常死亡。安徽(死)700萬,山東(死)900萬, 河南(死)900萬,天府之國的四川(死)1000萬,這些數字是鐵的數字。你說是(中共統治以來)有了土地、有了衣穿、有了飯吃。中國自古以來餓死人的總數都很難達到這個數字,這是其一;第二,1931年日本侵犯東三省到1945年日本投降,14年間,日本人殺死殺傷我中國人2千1百萬左右。我告訴你,1949年到毛澤東死左右的28年間,不算六四、也不算現在對法輪功的鎮壓,中國共產黨至少殺害、處決、逼死的中國人民達8千萬!至少是日本侵華日軍屠殺我中國同胞的四倍!你如何解釋呢?


辛灝年紐約講演會標語:做中華兒女,
不做馬列子孫!
第三,你是訪問學者,是做學問的;我也是訪問學者,是做學問的;我只不過跟你不一樣,是個立場不一樣而已。我們的立場是因為什麼不一樣呢?你認為共產黨救了你爺爺、救了你奶奶、救了你父母,救了你,讓你今天能夠訪問,能夠到海外來。我認為什麼?我憑著一個中國人對民族、國家的基本良心,我們要講 一個真實的歷史,我要講給我的同胞聽,我要講給我的朋友聽,也要講給中國共產黨聽。……

我告訴你,我才是中國人,我承認的是中華的優秀文化,我承認的是中華民國走向共和的艱難歷史,我承認的是1949年以後人民為了自己的共和自由所獻出的生命和鮮血。

有人問毛澤東,文化大革命到底死了多少人?毛說:兩千萬。(視頻中可以聽到現場觀眾的驚呼:哇!)毛又說:兩千萬算什麼,我們一個福建省就有幾千萬。中國歷代皇帝沒有一個敢講出這種無情的話。沒有!

……

你是一個訪問學者,你首先要擺脫掉自己的感情,你要擺脫掉自己的立場,你要擺脫掉虛無的從爺爺到你感共產黨恩的那樣一種情緒,就像我一定要擺脫共產黨對我個人所做的一切事情,我並沒有受迫害,我也不是被趕出來的,我就是在1985年看到真正的歷史後,我痛心啊,我為我從小受了一個「勝利者」的欺騙而感到痛苦,我才壯著膽子要寫這本歷史書(《誰是新中國》),因為我愛我自己的祖國,我愛我的根。

你是位訪問學者,訪問學者也是「學」者嘛,要學會講真話,如果今天你能講出成串的事實,證明沒有共產黨就沒有你們家,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那我就服你的氣,如果你講不出80多年共產黨對民族、國家、人民所作的貢獻,而我講出了它對民族、國家、人民所犯下的罪行,那麼你這個訪問學者和我這個訪問學者就有一個重大的區別:我是愛中國,你是愛中共!

(辛先生的回答博得全場數次、長時間、發自內心的熱烈掌聲)

愛國者不沉迷於利益之中

辛灝年先生說的好。真正的愛國者不會因為自己得到了什麼實惠,而去感謝屠殺自己同胞、毀滅自己民族根的人。


萬里愛國憂民。
94歲的萬里,在去年11月授權發表與中央黨校年輕教授的講話時,說:「80年起草《決議》的時候,小平同志說,他最有資格來評價毛主席他老人家的政治品質。可他卻認為,這種評價應該讓後人去做。這麼一來,難題就留下了。如果後人既沒有小平同志那種資格,又不講基本的政治倫理,這事情又要賴給後後人了。總要有人出來講話的,我算是其中的一個吧。」

鄧是和毛一起從那個歷史走過來的中共決策層人物,他不去講出事實真相,後人完全不知道中共歷史上曾發生過什麼事,怎麼評價毛呢?「戲說」毛澤東?那永遠不是歷史,而是歪曲歷史。鄧小平最有資格卻又不肯去評價毛澤東的政治品質,是因為鄧要保護他的後代的安全。因此鄧是自私的。

辛灝年和萬里本身都是中共體制的受益者,但是他們沒有沉迷其中,而是清醒反思中共非法統治後,給中國人民帶來的一切苦難,並把自己的認識公開出來。這是他們的最可貴之處。

辛灝年和萬里,是兩位真正的愛國者。△

(人民報首發)

視頻:



http://www.youmaker.com/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