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反「三俗」 砸了自己的腳(圖)
 
李天笑
 
2010-8-13
 
【人民報消息】黃與俗,在中國乃是公開的秘密,而且越官高權重越清楚哪家黃的有特色、哪裏俗的有道道。中南海京官和外省大員有誰不知北京有「天上人間」、央視有趙本山小瀋陽?如今要從中共官員中挑出不黃不俗的,就像要在中國演藝圈挑出清純女演員一樣困難。

偏偏高喊「不折騰」的中共中央日前提出了「抵制庸俗、低俗媚俗」即反「三俗」。地球人都知道,中共的掃黃打俗,明擺著是黃者掃黃,俗者打俗。貪財好色是中共官員的共同嗜好;中共官員充當妓院老板和保護人;嫖娼和性賄賂已成為中共官場的明規則。而中共更是「三俗」的始作俑者。央視扶植的趙本山庸俗小品開啟了一代粗俗鄙下之風;小瀋陽的人妖形象被美國《新聞周刊》稱為「最骯髒的中國人」;張藝謀的電影「黃金甲」俗遍全國,其編導的艷舞《茉莉花》色誘04年雅典奧運閉幕式。打開中共門戶網站,一派黃色和軟色情。難怪中共掃黃,越掃越黃;中共打俗,越打越俗。

奇怪的是,很黃很「三俗」的中共為何要反「三俗」?胡反「三俗」,當然不是簡單的胡搞、胡鬧、胡折騰。

一者,中共反「三俗」,在於為黨立牌坊,也在於折騰百姓。反「三俗」接在掃黃運動之後,實際上是掃黃的低階化。也就是說,掃黃本意在美化中共形象和清理門戶達到剪除和打擊政治對手的目的,但同時也掃到了中共的弱處、損害了黨的形象。中南海看到掃黃再掃下去,恐怕要大失中共顏面,反而危及中共政權,因此要用反「三俗」來狗尾續貂,為黨重新搶占道德至高點。

這可謂一箭雙雕。一方面,這是說,中共雖黃,但仍是高雅的。另一方面,這是說,別看中共很黃,百姓也很俗。也就是讓老百姓共同承擔「黃禍」罪責,黃俗大家共沾。這樣以來,中共官員的嫖娼好色就不顯得那麼搶眼。所以說,這是將民眾對中共的關注點轉移到民眾自身的伎倆。

二者,它是「醉翁之意不在酒」,藉著反「三俗」進一步控制對中共不利的信息,尤其是屏蔽互聯網和手機上的一些「不順眼」的信息。比方說上海有7萬多個手機被停機,其中除了因為有所謂的黃色段子以外,還有對政府官員或政策的調侃,或者對於一些社會現象的交流等。所以反「三俗」一個主要目的是繼續阻斷和剝奪民眾的知情權。

三者,它是為了清除和打擊平時對黨不恭不敬、出言不遜的公眾人物,並以此殺雞敬猴。這樣郭德剛就成為反「三俗」祭刀第一人。整個封殺郭德剛事件的發展頗具戲劇張力,用網傳「郭德剛的道歉書」裡的話就是,茅坑裡扔炸彈──激起了「共」(公)糞。

郭德剛招惹來的「共糞」(共產黨)似已達到文革般的沸騰程度。「人民日報」「新華社」「央視」對其輪番轟炸,稱其「如此庸俗、低俗、媚俗」;眾多「主流人士」對其厲聲鞭韃,落井下石。郭的德雲社的演出節目已全部叫停;郭的書籍和音像製品已在北京全部下架;郭德綱博客上的所有博文已被刪除……

不能說郭的相聲裡面沒有低俗成分,但是共產黨對郭如此「潑糞」並不在於郭俗不俗,而在於郭不媚黨。要說俗,趙本山小瀋陽比郭低俗百倍,但趙沈不管怎麼俗,媚黨就不俗。趙本山無恥下流,以譏諷殘疾人和弱者為樂,但很媚黨,就能保住名份和弟子;郭德綱把黨的醜事揭出來取笑,很不媚黨,非但保不住弟子,自身也難保。

事實上郭的許多相聲都是關於「反三俗」的,但最後還是「被三俗了」,其中的原因就是郭有意無意地把社會歪風和「三俗」歸「功」於黨,這就觸到黨的痛處。當趙本山之流把黨比作母親時,郭德綱在相聲中把中共警察比作流氓,把中共官員比作小偷,把親共學者比作屁精,把親共明星比作妓女,把親共導演比作色狼,甚至在「道歉書」 中把矛頭指向省長以上的中共高官,黨平時恨得咬牙切齒但無奈,一來運動黨怎能不潑糞?

郭德綱事件愈演愈烈。雖然郭受到黨的圍剿,但多數京津相聲界同行保持沉默,越來越多的民眾發出「支持郭德綱」的吼聲。郭德綱也索性更加不媚共,認定「一俗不夠,三俗只是個起步價」。這樣一來,中共反「三俗」,反而弄得個搬起石頭砸自己腳的結果。

(文章有更動)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