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痛苦折磨著中國的心腹大患
 
存中劍
 
2010-8-11
 
【人民報消息】毋庸諱言,中國的文化界在這幾年中普遍呈現低俗、庸俗和媚俗的趨勢,最典型的就是央視的那個春晚,最有代表性的莫過於春晚的大紅人趙本山和小瀋陽師徒。不可否認,高山流水的知音歷來少於下裏巴人的粉絲,然而對於一個民族而言,長期浸泡在央視這樣的霸權媒體所刻意營造的低俗、庸俗和媚俗的環境中,確實會對中國人的整體素質造成嚴重的傷害,對中華民族的前途未來造成難以挽回的影響。因此,為國家民族的長久之計,我們必須對央視這樣一貫顛倒是非,混淆黑白的媒體做徹底的整頓。

然而“三俗”的出現和發展並非是偶然的。最根本的原因,還在於我們這個社會的土壤最適合於三俗的傳播和蔓延,所以才會致使其泛濫成災。因此,要從源頭上遏制三俗,必須從根本上改變我們這個早已變質了的社會。而造成中國社會變質的最大因素就是“三惡”,那就是惡法、惡政、惡黨。

這次BTV記者送上門去挨打,全國的媒體紛紛作義憤填膺狀,大有為新聞自由不惜捨得一身剮,也要把郭德綱拉下馬的架勢。然而這些年來,中國有多少新聞記者、維權律師因為惡法而被捕入獄,被判刑坐牢。別的不說,上海著名維權律師鄭恩寵就曾因為向海外披露奸商周正毅和政府貪官勾結的罪行而被以“泄漏國家機密罪” 被判刑,大連記者姜維平也曾因為向外界披露薄熙來夫婦非法斂財的劣跡而被以同樣的罪名判刑入獄。由此可見,中國當今存在的惡法一直在庇護著貪官污吏和奸商,也一直在侵犯著新聞和言論自由,迫害著敢於揭露黑惡勢力的正義之士。那麼這些惡法對中國的新聞自由所造成的危害,對中國的新聞從業人員所造成的傷害,遠遠超過一百個李鶴彪,為什麼我們的媒體和記者們對這樣的惡法不去口誅筆伐,反而噤若寒蟬呢?

這次當朝權貴整肅郭德綱,起因據說是因為他占了幾十平米公用綠地。為了完成政治任務,徹底把郭德綱批倒批臭,我們那些媒體的記者們又拿這幾十平米公用綠地大做文章,把郭德綱簡直說成了流氓黑社會。可是這些年來全國各地有多少官商勾結,動用流氓黑社會甚至公安武警強占老百姓的土地,強拆老百姓的住房,有把人打傷、打殘的,更有把人逼死、燒死的,怎麼不見你們這些“正義”的媒體為人民仗義執言,把輿論的矛頭指向掠奪人民合法財產的惡政呢?

就這次當朝權貴對郭德綱的打擊迫害來說,本身就是這六十一年來有中國特色的惡政的一次全面展示,讓全國人民,甚至全世界都看到這一惡政的面目是多麼的醜陋,多麼的猙獰。六十一年以來,無數中國人成為這一惡政的受害者和犧牲者,其中不乏妻離子散的,不乏家破人亡的,就連國家主席都免不了屍骨無存的悲慘下場,何況我等草民?那麼這種惡政難道還要容忍它繼續存在下去,繼續去傷害,去吞噬我們的下一代嗎?

中國向來就是一個權大於法的國家。惡法出自惡政,是惡政的需要,而惡政則是出自惡黨,是惡黨的需要。因此從根本上說,惡黨才是社會變異的主因,是這一切苦難的源頭。所謂的惡黨,就是相當於明末閹黨那樣的利益集團,是為了利益而不惜在精神上“引刀自宮”的那夥人。這個惡黨對權力變態的執著和對利益無度的攫取是產生惡政,繼而產生惡法的根本原因,也是導致中國社會嚴重變異,進而產生“三俗”的根本原因。

惡黨、惡政與惡法這“三惡”才是現今正在痛苦折磨著中國的心腹大患。與之相比,“三俗”只是癬疥之疾而已。中國自古有“不為良相,便為良醫”之說,可見治病之道與治國之道是相通的。放著心腹大患不去治,卻傾盡全力去對付癬疥之疾,這正是庸醫之所以殺人,而昏君之所以亡國的原因之所在。

2010年8月10日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