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江新罪證!呂加平坐家中就天掉餡餅(圖)
 
門禮瞰
 
2010-8-13
 

呂加平坐家裏,就有人送江罪證!

【人民報消息】呂加平坐在家裏,江的罪證就有人主動送過來,彌補他對江的揭發材料中的不足……

天象都到這種程度了,讓人震撼!

跟著江澤民跑的人應該正視這個現實了,趕快回頭,越快越好。

江是假中共地下黨員的最新證據提前公開面世

8月12日,呂加平戳穿江是假中共地下黨員的最新證據公開面世,至少提前了兩個多月在網上出現。

8月9日,家住湖南省邵陽市的呂加平突然接到一個電話,對方說:「我是邵陽市中級人民法院,你有一張傳票,這是最後一次通知你,你必須在今天下午4點到中級人民法院,否則將強制執行。」

呂加平覺的很蹊蹺,他沒有任何官司在邵陽市中級法院處理。7月29日他才外出旅遊回來,回來以後只發生了一件事,那就是有機會接觸到了當時江的假地下中共黨員的材料,並且把它寫出來,給了一些朋友,還寄給了中央各部委領導,但他沒有在網上公開。何時會在網上出現,他就不知道了,呂加平說,中央有中央的考慮。他猜想上海世博會結束後也許會公開。他估計還得等兩個多月。不過,他也不排除自己寫的這份新材料會從其他人、其它渠道傳出來。

結果,沒想到8月12日呂加平戳穿江是假中共地下黨員的最新證據就面世了。

這是因為中央政法委書記周永康的手下搞鬼,從境外打電話威脅呂加平,給那些正在尋找機會公布江新醜聞的人找到了最佳藉口。

事實證明,江越折騰,審判江的腳步就越急、越近。

呂加平說,得到這份材料,讓他驚喜不已,他認為八年來最大的功績就是把這個材料拿到了。過去雖然有人提出江的假地下黨員問題,但沒有直接的人證物證,「這次是完完全全的直接證據了。要看完之後,那就太有意思了。」

呂加平坐在家裏就有人主動送補充材料

呂加平得到的這份「太有意思」的材料,是天上掉下來的餡餅。

今年7月29日,呂加平剛剛外出旅遊回來,30日就收到了上海一位名叫胡鎖明的軍隊離休老幹部在7月26日發來的信,胡老在信中自我介紹說,他生於1925年,1942年17歲時在中學加入了中共上海地下黨,同年考入上海交通大學機械系,於抗戰勝利後的1946年畢業,中共建政後在1951年從地方調到解放軍總參三部工作,一直到1985年離休回到老家上海定居於部隊幹休所。

呂加平說,「已有85歲高齡的胡老在信中說,他看到了我寫的《二奸二假》一文後對江不勝憤怒,但他又直率指出,我對於江是假中共地下黨員一事的揭露,其理由不夠充分,他有可以證明江在1946年不論在南京偽中央大學還是在轉學上海交大以後都根本沒有加入中共地下黨的更詳實證據。他希望能夠盡快同我取得聯繫,要我打電話或寫信給他,他好把這些證據的事實真相如實告訴我。」 

呂說,關於江是一個假中共地下黨員的問題,本人在去年十二月五日寫的《二奸二假》一文中已經有所揭露,文中指出,2002年11月中旬中共十六大結束後,大會權威公報在介紹江的履歷時公布說,他是1946年入的黨;2003年3月第十屆全國人大結束後,大會公報說的更是具體,說江是1946年4月入的黨。

然而,中共十六大和全國十屆人大對於江入黨時間的這個「絕對權威」之說,卻是漏洞百出,疑點頗多,難以成立。因為實際上當時這個日偽漢奸高幹子弟和其本人是國民黨政府通緝追查的漢奸學生。

呂加平說,江根本沒有在1946年加入中共地下黨,更不可能在1946年4月他剛從江西逃避國民黨政府通緝回來,從南京偽中央大學轉學到上海交通大學時在上海交大加入中共上海地下黨。也就是說,江當時,甚至於直到中共占領上海時,從來都沒有加入過中共地下黨,江的所謂「1946年4月加入中共地下黨」之說,是假的,是偽造騙人的。

「現在關於江的假中共地下黨員問題又有知情而正義的老同志揭露出了更加確鑿詳實、更有說服力的新證據。」

呂加平得到這份證據居然沒費吹灰之力,簡直是神助!

最知道內情真相的老人聚頭核實

江是屬虎的,1926年生人,今年84周歲。

當年最知道內情真相的三位老人,中共南京地下黨市委書記、上海地下黨市委成員、上海交大地下黨負責人,看完呂加平寫的「二奸二假」後,聚頭核實江的假中共地下黨員問題。這些人得多大年歲了!居然一個不少,都在。

讓人感覺,好像他們就是在等待著這一天的來臨。這是不是又是一個不可思議?

呂加平收到胡鎖明的信後,即於當晚給他打了電話,胡老在電話中比較詳細的介紹了自己所知道的關於江是假中共地下黨員的一些情況。

胡老說,江是在1946年隨南京偽中央大學合併到上海交大時轉學來滬的,在上海交大就讀機電系,而他讀的是機械系,江又只比他小一歲,低一級,因此他和江是上海交大同校不同級也不同系的同期校友。因為級系不同,又因為在上海交大中共地下黨員組織活動時他從來沒有見過江參加的身影,也沒有任何人向他說起過江的事情和告訴他江也是中共地下黨員的情況,所以他不知道也從不認為江在中共建政前是中共地下黨員。

胡老說,要搞清楚江在1946年時是不是中共地下黨員的問題,有三個人特別重要,因為他們最知道其中的內情真相。

這三個人,一個是在抗戰時期和抗戰勝利後擔任是中共南京地下黨市委書記的陳修良(女);一個是從陳修良手中接收轉移到上海的南京地下黨員的上海地下黨市委的賀崇寅,而賀又是胡在中學入黨的介紹人;第三位是上海交大地下黨負責人吳增亮,也就是胡在上海交大時的直接上級。

胡與這三位同志在中共建政前就認識,尤其與賀和吳的關係更是熟悉和密切,只是因為 中共建政後胡調到解放軍總參三部工作,因情報工作性質的原因,所以在這三十多年間他與他們很少聯繫,直到胡離休回到上海後才又與他們重新來往。

江的假地下黨員身份當上總書記後曝光

胡老說,對於江偽稱自己是1946年入黨的中共地下黨員問題,是在1989年江靠六四流血鎮壓事件當上了黨總書記以後,公布簡歷時才被他們發現的,並引起他們的質疑和關注。

當時胡老離休回到上海已有數年,如果江是從南京轉到上海交大的中共地下黨員,或者江是在轉學到上海交大後在交大入的黨,那麼與江同校並也是中共地下黨員,而且都在吳增亮領導下的人,他是應該知道的,吳增亮和其他交大中共地下黨員也會告訴他。

可是他對江在上海交大時也是中共黨員這事卻一無所知,吳和其他黨員也從未向他說起過江也是地下黨員的事。這使胡老感到非常的詫異和不解。於是他就去問自己在上海交大時的地下黨上級、此時已任上海市政協副主任的吳增亮和他的入黨介紹人賀崇寅,並通過他們去問陳修良。

陳修良說,江在南京上偽中央大學時並沒有加入中共南京地下黨,她負責的黨組織中沒有江這個地下黨員;賀崇寅說,他接收的南京來滬地下黨員中,沒有江這個中共南京地下黨員;吳增亮也否認他的上海交大地下黨組織中有江這個地下黨員。

對於這個歷史背景情況,胡老在電話向呂加平作了進一步的具體介紹,他說,抗戰勝利,南京光復後,在國民黨追查下,一些在日偽部門、學校工作和學習的中共南京地下黨黨員處境困難,又因為南京偽中央大學要遷到上海與上海交大合併,因此他們紛紛轉移到上海或躲避,或遷移。於是時任中共南京地下黨市委委書記的陳修良和市委領導們與上海地下黨市委聯繫協商,並經上級黨組織批准,決定將這些人的黨組織關係正式從南京轉到上海地下黨市委,由中共上海市市委接管領導,這裏面就包括曾在原南京偽中央大學工作和學習而來滬的中共地下黨員們,但這次南京一些地下黨由寧移滬工作由於種種原因一直沒有及時辦理,一直拖到1947年時陳修良才將他們的黨員組織關係轉交到中共上海市委手中,上海市委負責接收的就是胡老當年的入黨介紹人賀崇寅。


吳增亮。
而在這些被移交給上海地下黨的人員名單中,陳修良回憶說,江在南京偽中央大學時不是地下黨員,所以在向上海市委的移交名單中沒有江的名字,她也不可能把一個不是地下黨員的人移交給中共上海市委。

賀崇寅回憶說,他在1947年接手這些從南京轉來的中共黨員中沒有江這個人,所以他也不可能將江作為南京地下黨員交給上海交大地下黨負責人吳增亮。

而吳增亮更是表示,他的上海交大地下黨組織中沒有江這個黨員,而江也從未向他要求過入黨,因此吳沒有在交大吸收過江入黨,也無從談起「從賀崇寅手中接收過江的組織關係」。

因為江澤民是不是中共地下黨員這件事與他們都有著直接的關係且又事關重大,於是後來吳、賀、陳三個當年的當事人,為這個問題專門聚到一起碰面核對,並得出了共同的結論:1946年,江不論在南京偽中央大學還是在上海交大,都不是中共地下黨員,而且一直到上海被中共占領時,江都沒有加入過中共地下黨,他們把這個結果告訴了胡,這才使胡最終確認江的確不是中共地下黨員。

江謊稱當年不是黨員的人介紹自己入黨

江為了證明他是一個真的中共地下黨員,就到處宣傳說他是1946年從南京轉學上海交大後在交大入的黨,其入黨介紹人是也在南京偽中央大學讀書的中共地下黨員王嘉猷,和當年上海地下黨市委的賀崇寅。

對此,胡老又揭露說,其實王嘉猷在南京偽中央大學時他自己的入黨手續並沒有辦好,還不能算是正式的中共黨員。隨南京偽中央大學和上海交大合併時,王也轉學來到上海交大,但由於他此時還不是一個中共正式黨員,所以陳修良並沒有把他的不健全的黨組織關係轉交給賀崇寅。因此王嘉猷沒有資格也沒有可能給江當入黨介紹人。

胡老說,當時上海市委和交大地下黨把王和與王相似情況的人稱為「袋袋戶口」,意思是指把手續不全的黨組織關係放在口袋裏而沒有得到上海市委和交大地下黨認可的「半戶口戶」。而江,則是「沒有戶口」的非中共黨員。

江在當上總書記後,為了證明自已確是1946年就已加入了中共地下黨,不僅把當時還不是中共正式黨員的王嘉猷說成他在上海交大的入黨介紹人,而且還無中生有的捏造賀崇寅也是他在上海交大的入黨介紹人(需二人介紹方可入黨)。

三證人避迫害與江斷交

賀崇寅得知後,對江的這種無恥做法大感吃驚和氣憤,並力加駁斥。但因為這時江已是黨政軍三權在握,賀擔心江為掩其假地下黨員的事實真相而對他們這些知情者報復、謀害、殺人滅口,所以不敢從正面加以批駁闢謠,只好寫文章委婉表示他沒有介紹過江入黨。而且雖然他和陳、吳三人都認識江,在江上臺前還與其有一定的來往,但從這時起他們三人為了躲避迫害,就不再與江往來了。

胡老對呂加平說,因為吳增亮是當時上海交大地下黨的負責人,對江是不是從南京轉來的地下黨員或者江有沒有在上海交大通過他的同意入的黨,他最清楚,也最有發言權。胡老說,現在吳好象還健在,不過已經有許久沒有和他聯繫了,於是胡老就把吳的地址、電話告訴了呂加平,要他去聯繫詢問,說如果吳增亮沒有搬家,電話沒有變動的話,應該能聯繫上的。

呂加平馬上給吳老打電話,但打了多次卻始終無人接聽,直到現在還聯繫不上。「是不是他已經搬了家或改了電話,或者發生別的什麼事情,這就不得而知了」。

時機成熟,胡老挺身而出

自1989年六四屠殺最大的受益者江澤民上臺以後,胡鎖明老人從賀、吳、陳三人處得知江不是中共地下黨員而是一個不折不扣的非黨員、冒充的假黨員後,感到極度的震驚和擔憂。於是義不容辭、揮之不去的責任感,讓胡老一直想揭露江這個假中共地下黨員的歷史和騙術,但由於條件所限,並考慮因此可能會招來殺身之禍反而會帶來適得其反的結果,而遲遲沒有行動。

當胡老讀到呂加平公布揭江「二奸二假」和政治詐騙的材料,而且安然無恙時,感到揭發江澤民造假的時機成熟了,於是馬上要與呂加平取得聯繫,想盡快告訴他江的假地下黨員的具體事實。希望能夠立刻把這些他所知道的事實真相向胡總書記和有關部門報告,並公布於眾,讓人人都知道這個事實真相,以引起中央和有關部門以及全國民眾更大的重視並立即著手對江進行調查。必要時他願意出面作證。

呂加平留下聯絡信息

呂加平最後表示:以上就是胡鎖明老人向我提供的江的假中共地下黨員的最新證據,我相信胡老說的全是經得起調查的事實和真話。

由此也就足以證明,江不僅在1946年沒有加入過中共地下黨,而且到1949年中共建政前的整個內戰期間也根本就沒有加入過中共。因此,江不是一個中共地下黨員,而是一個偽造騙人的假中共地下黨員,這已是確認無疑的了,江的「二奸二假」黑核心是再也否不了、漂不白了。

為方便更多的知情人提供江澤民的罪行材料,呂加平還留下家庭通訊地址,電話和電子郵箱。

家庭通訊地址:湖南省邵陽市東風路175號省祁劇院宿舍,郵編:422001,
電話:0739-5222053
電子郵箱:[email protected]

天時地利人和──審判江的日子看到了

江是1989年5月成為中共黨的總書記的,隨後江的假中共地下黨員身份隨其簡歷曝光。

還記的,2004年2月,江還賴在軍委主席的位子上,2月23日網上傳出《呂加平向中央、人大、政協反映江澤民問題及傳聞的全文》,寫了此文後,受到公安部門全程跟蹤監控,三天未回家。後來內部有人宣稱,如三天之內不放人,要在網上曝光江宋在海軍招待所的淫亂錄像,結果江一天就放了人,但把呂加平從北京轟回湖南老家,兒子的工作也丟了。

2000年,香港有人在國內起訴江澤民,被迫害致死。

2010年7月,黨內實名證人敢主動出來提供證據,要求調查和審判江澤民,這個天壤之別的差異意味著什麼?是人的膽氣壯了。人的膽氣又是從哪裏來?

天時、地利、人和,現在都占全了。

審判江的日子不再是傳說,用眼睛都已經看到了。△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