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反“三俗” 砸了自己的脚(图)
 
李天笑
 
2010-8-13
 
【人民报消息】黄与俗,在中国乃是公开的秘密,而且越官高权重越清楚哪家黄的有特色、哪里俗的有道道。中南海京官和外省大员有谁不知北京有“天上人间”、央视有赵本山小沈阳?如今要从中共官员中挑出不黄不俗的,就像要在中国演艺圈挑出清纯女演员一样困难。

偏偏高喊“不折腾”的中共中央日前提出了“抵制庸俗、低俗媚俗”即反“三俗”。地球人都知道,中共的扫黄打俗,明摆着是黄者扫黄,俗者打俗。贪财好色是中共官员的共同嗜好;中共官员充当妓院老板和保护人;嫖娼和性贿赂已成为中共官场的明规则。而中共更是“三俗”的始作俑者。央视扶植的赵本山庸俗小品开启了一代粗俗鄙下之风;小沈阳的人妖形象被美国《新闻周刊》称为“最肮脏的中国人”;张艺谋的电影“黄金甲”俗遍全国,其编导的艳舞《茉莉花》色诱04年雅典奥运闭幕式。打开中共门户网站,一派黄色和软色情。难怪中共扫黄,越扫越黄;中共打俗,越打越俗。

奇怪的是,很黄很“三俗”的中共为何要反“三俗”?胡反“三俗”,当然不是简单的胡搞、胡闹、胡折腾。

一者,中共反“三俗”,在于为党立牌坊,也在于折腾百姓。反“三俗”接在扫黄运动之后,实际上是扫黄的低阶化。也就是说,扫黄本意在美化中共形象和清理门户达到剪除和打击政治对手的目的,但同时也扫到了中共的弱处、损害了党的形象。中南海看到扫黄再扫下去,恐怕要大失中共颜面,反而危及中共政权,因此要用反“三俗”来狗尾续貂,为党重新抢占道德至高点。

这可谓一箭双雕。一方面,这是说,中共虽黄,但仍是高雅的。另一方面,这是说,别看中共很黄,百姓也很俗。也就是让老百姓共同承担“黄祸”罪责,黄俗大家共沾。这样以来,中共官员的嫖娼好色就不显得那么抢眼。所以说,这是将民众对中共的关注点转移到民众自身的伎俩。

二者,它是“醉翁之意不在酒”,藉着反“三俗”进一步控制对中共不利的信息,尤其是屏蔽互联网和手机上的一些“不顺眼”的信息。比方说上海有7万多个手机被停机,其中除了因为有所谓的黄色段子以外,还有对政府官员或政策的调侃,或者对于一些社会现象的交流等。所以反“三俗”一个主要目的是继续阻断和剥夺民众的知情权。

三者,它是为了清除和打击平时对党不恭不敬、出言不逊的公众人物,并以此杀鸡敬猴。这样郭德刚就成为反“三俗”祭刀第一人。整个封杀郭德刚事件的发展颇具戏剧张力,用网传“郭德刚的道歉书”里的话就是,茅坑里扔炸弹──激起了“共”(公)粪。

郭德刚招惹来的“共粪”(共产党)似已达到文革般的沸腾程度。“人民日报”“新华社”“央视”对其轮番轰炸,称其“如此庸俗、低俗、媚俗”;众多“主流人士”对其厉声鞭鞑,落井下石。郭的德云社的演出节目已全部叫停;郭的书籍和音像制品已在北京全部下架;郭德纲博客上的所有博文已被删除……

不能说郭的相声里面没有低俗成分,但是共产党对郭如此“泼粪”并不在于郭俗不俗,而在于郭不媚党。要说俗,赵本山小沈阳比郭低俗百倍,但赵沈不管怎么俗,媚党就不俗。赵本山无耻下流,以讥讽残疾人和弱者为乐,但很媚党,就能保住名份和弟子;郭德纲把党的丑事揭出来取笑,很不媚党,非但保不住弟子,自身也难保。

事实上郭的许多相声都是关于“反三俗”的,但最后还是“被三俗了”,其中的原因就是郭有意无意地把社会歪风和“三俗”归“功”于党,这就触到党的痛处。当赵本山之流把党比作母亲时,郭德纲在相声中把中共警察比作流氓,把中共官员比作小偷,把亲共学者比作屁精,把亲共明星比作妓女,把亲共导演比作色狼,甚至在“道歉书” 中把矛头指向省长以上的中共高官,党平时恨得咬牙切齿但无奈,一来运动党怎能不泼粪?

郭德纲事件愈演愈烈。虽然郭受到党的围剿,但多数京津相声界同行保持沉默,越来越多的民众发出“支持郭德纲”的吼声。郭德纲也索性更加不媚共,认定“一俗不够,三俗只是个起步价”。这样一来,中共反“三俗”,反而弄得个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结果。

(文章有更动)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