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江已被監視居住
 
姜平
 
2010-5-10
 
【人民報消息】2009年和2010年,對於江澤民來說,是個分水嶺。

2009年「十一」江緊跟在胡的後面,硬挺著要表現自己目前還有地位,但在天安門城樓上,老江步履蹣跚,可以用跌跌撞撞來形容。那天,在天安門城樓上的人,似乎都鐵了心的要看老江惡搞自己,沒有一個人靠前攙扶一下。江的曾經追隨者、十六大被江塞進政治局常委會的兩屆人大委員長吳邦國不但不靠近攙扶一把,反倒趕快閃身躲的遠遠的,好像怕沾邊兒似的。

江澤民的「二奸二假」歷史是禿子頭上的虱子,呂加平受胡溫之命在2010年新年期間把材料組織好,拋出去。胡溫認為,根據國際風向,時機已成熟。

揭露和審判江澤民已經超出了江胡個人權力鬥爭的範疇,胡溫認為自己卸任前必須親自向國人揭示江當政期間(直至現在)都做了些什麼、造成了什麼惡果。如果現在自己不完成這個任務,卸任後沒人會下那麼大力氣去還原歷史。

老江已被監視居住,但這並不表明江的被監視居住和高智晟的被監視居住是同一待遇的,例如江向中央申請參加世博會開幕式,想借此製造些假象,讓自己舊日的人馬能夠頂一頂。雖然此要求被拒,但中央還是同意江4月4日晚在「陪同」下出去轉一圈。這一圈不轉還好,轉了反而證明江沒有出席世博會開幕式不是身體出現問題,不是自己不想參加,而是不讓參加。

從1989年5月當總書記開始,尤其是鄧小平去世之後,江澤民做什麼毫無顧忌,靠近江下臺的前幾年,政治局常委會和人大等同虛設,江因為閑的無聊提升七個將軍解解悶兒,一高興把重慶市從四川省內分出去,成為直轄市。江安插的人馬遍及全國,尤其是軍隊的高中級軍官,只要效忠江,就可以坐著火箭飛升。軍長郭伯雄就是給午睡的軍委主席站崗,站成軍委副主席的。

現在江系人馬換下去不少,有的被邊緣化,但「60年輝煌」那天,江還是中共第三代領導人,還現場播放了一段江講話錄音。如果審江沒有前奏曲,一個晚上就把黨章中的「三個代表」拿下去,那震動之大可想而知。70年代黨章中的「親密戰友」、「永遠健康」死於蒙古溫都爾漢,被解釋為是企圖謀害「高瞻遠矚」的「萬壽無疆」,未遂後駕機外逃而墜毀。胡溫不能不借鑑這個歷史大笑話,不能不讓黨內黨外逐步的知道江的歷史醜聞,最後達到「水到渠成」。呂加平就受命擔負這個任務,他樂在其中。△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