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節 新華網驚曝黨哽咽了(多圖)
 
青晴
 
2010-5-9
 
【人民報消息】上海世博開幕的第9天,5月9日是母親節。新華網出了一組騰訊網提供的圖片,題目是《母親節特刊:哽咽的愛》。這個題目讓人一震,從哪個角度講似乎都不應該是新華網擬定的節日主題。但琢磨琢磨,又感到這種題目由新華網出更實在、更客觀。

母親的愛是本能的


不祥之兆──黨媒出現「哽咽的母親節」!

第一張圖片是,2010年1月13日,廣東佛山市三水區南山六和的小姑娘邢雨悅回頭去看在寒風中閉著眼睛為其擋風的母親。娘兒倆坐在一輛說不清是什麼車上,但有一點可以肯定,她們必須在寒冷大風的一月外出。

母親愛孩子,在室外為孩子遮風擋雨,而不是把孩子從溫暖的室內揪出去,掀翻屋頂,強行拆房。從照片中我們可以感受到這位母親盡她所能去愛,因為母親的愛是不講條件的,是本能的,而不是作秀的。

一位暫時幸運的藏族災民


這位玉樹藏族災民被轉送到西安,拍完救治圖片後命運如何?

第二張圖解是,「2010年4月19日,西安交大第一附屬醫院,30歲的尼瑪曲忠正在給她4個月大的女兒餵奶。尼瑪曲忠在玉樹地震中,造成輕度閉合性顱腦損傷,4月16日凌晨被轉送到西安進行救治」。

拍完照片之後,尼瑪曲忠的「作用」就完成了,是生是死,網民們不會知道。但無論如何,能夠在陜西省西安的一所醫院裏被騰訊官網拍照已經是非常非常幸運的了,數不清的藏民現在依然長眠在廢墟下,活著時暗無天日,死後屍體也沒有機會看到晴天。

「暴走媽媽」是如何愛子心切

2009年,武漢一位55歲的婦女陳玉蓉,日行20裏,暴走七個月,只為移肝挽救命懸一線的兒子葉海斌,被稱作「暴走媽媽」。

18年前,葉海斌13歲時得了重病,醫學上叫「肝豆狀核病變」,肝臟無法排泄體內產生的銅,而直接影響中樞神經和身體內的各個器官,最終可能導致死亡。後來症狀緩解,看似恢復了健康,但2008年,病魔再一次向葉海斌襲來。醫生告訴陳玉蓉,挽救兒子的唯一辦法就是做肝移植手術。

2009年的春節後,陳玉蓉說服了丈夫和親屬,來到武漢同濟醫院器官移植病房,要求把自己的部分肝臟移植給兒子。但經檢查發現她是重度脂肪肝,不能作為供體。醫生說,如果她想把自己的部分肝臟移植給兒子,只有通過鍛煉,通過減肥來減掉脂肪肝。醫生叮囑不能亂吃減肥藥,運動也不能太過劇烈,陳玉蓉選擇了走路。

她說:我只想著我的兒子,我準備堅決的走,再苦、再累、再熱,不管刮風下雨,哪怕是病了,感冒了,我都要走,堅決的走,一定要走路鍛煉,不管刮風、下雨,或者是病了感冒了,我都要走下去。


這裏是愛子心切的陳玉蓉“暴走”的起點。
離陳玉蓉家不遠就是江岸區的諶家磯堤壩。陳玉蓉的起點就是這個標有數字“2”的石礅。從這裏走到堤壩終點的石礅,數字是“4.5”,這樣走一個來回正好是5公里。按照陳玉蓉的計劃,一天早晚各走一趟,完成10公里的急走。陳玉蓉說,她每快走一步就會離兒子的希望近一步。為了體驗陳玉蓉的行走速度,一位記者曾跟隨她暴走了10公里,右腳當時起了三個泡。

為了快速達到減肥效果,陳玉蓉還嚴格控制自己的飲食。半個拳頭大小的飯團和極少量的青菜,就是她的全部午餐,有時她不由自主的夾起一塊肉放到嘴邊,卻又從新放了回去。每天清晨五點之前,陳玉蓉就走出了家門。晚上一吃過完晚飯,她又走上了大堤。由於體力消耗過大,好幾次她都差點昏倒在大堤上。7個月的時間,陳玉蓉的鞋走破了四雙,腳上的老繭刮了又長。再次檢查的結果讓醫生大為震驚。

武漢同濟醫院教授陳孝平說:她的脂肪肝沒有了,完全消失了,像這種情況,很短時間,幾個月之內脂肪肝完全消失,我從醫30多年了,簡直不敢相信。

陳玉蓉高興的又是哭又是笑,她說:「我很高興,因為我的脂肪肝降下來了,我又能把我的肝給我的兒子了,因為我的兒子也可以像正常人一樣生活了。」

2009年11月3日,陳玉蓉母子進入同濟醫院肝移植手術室。14小時的接力手術進行順利,12月母子兩人均已出院回家靜養,身體各項指標正常。


騰訊這張新聞圖片宣傳味道太濃,反倒沖淡了母子深情。

網友評論:

我們都有自己的「暴走母親」……(但不是黨)

愛能鑄造奇蹟,可憐天下父母心,千古以來,母愛都本能的、無私的孕育著兒子,真好,又看到人間溫情啦!(但不是黨)

向這樣能為自己兒女付出一切的母親致敬!(但不是黨)

人區別於動物的根本標誌除了勞動,就是人有人性、良知和道義。向陳媽媽致敬!(與人有關係的屬性,黨均不具備)

一種膚色兩樣生活


背兜裡的小弟弟已經飽嘗苦難。

這張圖片是今年春運期間發生的事,圖解是,「2010年01月28日, 濟南,弟弟俄底科外伏在媽媽的背上,踏上旅途。」背兜裡的小弟弟臉色黑黝黝的,好像富人們日光浴後的膚色。

2009年春晚,趙本山的小品《不差錢》中有兩句經典。小瀋陽對趙本山說:「錢乃身外之物,人這輩子最痛苦的事情是什麼,人死了錢沒花了。」趙本山說:「還有一個比這更痛苦的呢,就是人活著,錢沒了。」圖片上這位年輕母親的生活就應驗了趙本山的話。

今年4 月11日,電視劇《鄉村愛情故事》研討會上,趙本山受到中國傳媒大學教授曾慶瑞的批評後,說:我敢說,農村生活在座的各位沒有比我更了解的,我是你們的老師……

看到這張圖片的人都不能不認為,趙本山應該跪在俄底科外小弟弟腳下,拜他為師。

危房中生活的母子倆



別埋怨87歲老媽媽和她雙目失明的兒子住在危房裏,
難道黨沒有住在危房裏嗎?!

2008年5月7日,廣東惠州,87歲的老媽媽和她雙目失明的兒子在他們的兩間1975年蓋得的房子裏生活。這房到現在已經是危房了。這兩年他們是怎麼熬過來的,沒有人提及。遇到水災地震,他們將怎樣面對?這就不是黨媒的事了。他們只負責「哽咽的愛」,不負責如何能只愛不哽咽,所以這兩間危房座落在哪裏,就沒有必要讓人知道,讓好事兒的,你「肉」都「肉」不出來那個縣長是誰。

一位老媽精心照顧殘疾兒

2009年8月25日,奢華的北京奧運過去了一年,河南平頂山這位半佝僂背的老媽,「日復一日,年復一年的精心照顧殘疾兒子」。

看看他們的家,媽背後的布景應該是臨時借的,否則老媽坐的那「椅子」,兒子躺的那床,是不可能如此「萬惡的舊社會」級別的。

黨差錢嗎?去年曾慶紅的兒子曾偉用約合2.5億人民幣的公款在悉尼購買豪宅,今年5月1日開幕的上海世博會又用去了4000億人民幣。中國又是世界上的美國最大債券國……



日復一日、年復一年精心照顧殘疾兒子的是他親媽,
黨媽每時每刻都在打腫臉充胖子,維持自己的生存!

周洋說了實話後,假媽的反應

2月20日晚,中國選手18歲的周洋奪得2010年溫哥華冬奧會短道速滑女子1500 米比賽金牌,這是中國選手首次在這個長期由韓國選手壟斷的項目中獲得冠軍。

比賽結束後,獲得冠軍的周洋接受採訪時說:「拿了金牌以後會改變很多,更有信心,也可以讓我爸我媽生活的更好一點。」

3月7日,中共兩會期間,於再清參加全國政協體育界別分組討論時,談起有運動員奪冠後感謝父母,於再清說:「運動員得獎感言說孝敬父母感謝父母都對,但心裏面也要有『國家』,要把『國家』放在前面。」

於是,3月8號,周洋立即被安排做客國內某網站,當被主持人再次問及奪冠感受時,周洋的新版獲獎感言,把「國家」放到了第一位,父母放在了第五位:「最想說的就是感謝,感謝國家給我們提供了那麼好的條件,讓我們有這麼好的條件去征戰奧運會,也要感謝支持我們的人,感謝教練,感謝工作人員,感謝我爸媽。」

後來周洋受訪時說:有些回答讓我覺得自己很虛偽,感覺特別累。這段話被官媒刪除。

母親節,黨哽咽了


不到咽氣不這麼燒錢,
黨哽咽了!

“中國館”大頭朝下,
黨還能堅持多久?


今年母親節,騰訊網出的這些圖片新聞,有哪一個是「國家」心裏面有百姓,把百姓放在前面?

自從1949年10月1日非法建政以來,中共就自稱是56個民族的媽,強迫國人唱「我把黨來比母親」、「黨啊,親愛的媽媽」……,唱啊唱啊……唱的中國人滿心傷疤、滿身傷痕、滿臉是淚。

終於,2010年母親節,新華網特刊用圖片說了實話:真母親們是這樣愛孩子的,中共是假媽,我們硬讓人民擺出愛黨的「POSE」圖片,都是在完成黨交給的「政治任務」,否則強行下崗,沒的飯吃。

歷年母親節,新華網、人民網挖空心思搞出很多「熱愛黨媽」的肉麻虛假新聞。5月9日的母親節,新華網用「母親節特刊:哽咽的愛」婉轉表達了黨過2010年「母親節」的真實心情。△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