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江已被监视居住
 
姜平
 
2010-5-10
 
【人民报消息】2009年和2010年,对于江泽民来说,是个分水岭。

2009年「十一」江紧跟在胡的后面,硬挺着要表现自己目前还有地位,但在天安门城楼上,老江步履蹒跚,可以用跌跌撞撞来形容。那天,在天安门城楼上的人,似乎都铁了心的要看老江恶搞自己,没有一个人靠前搀扶一下。江的曾经追随者、十六大被江塞进政治局常委会的两届人大委员长吴邦国不但不靠近搀扶一把,反倒赶快闪身躲的远远的,好像怕沾边儿似的。

江泽民的「二奸二假」历史是秃子头上的虱子,吕加平受胡温之命在2010年新年期间把材料组织好,抛出去。胡温认为,根据国际风向,时机已成熟。

揭露和审判江泽民已经超出了江胡个人权力斗争的范畴,胡温认为自己卸任前必须亲自向国人揭示江当政期间(直至现在)都做了些什么、造成了什么恶果。如果现在自己不完成这个任务,卸任后没人会下那么大力气去还原历史。

老江已被监视居住,但这并不表明江的被监视居住和高智晟的被监视居住是同一待遇的,例如江向中央申请参加世博会开幕式,想借此制造些假象,让自己旧日的人马能够顶一顶。虽然此要求被拒,但中央还是同意江4月4日晚在「陪同」下出去转一圈。这一圈不转还好,转了反而证明江没有出席世博会开幕式不是身体出现问题,不是自己不想参加,而是不让参加。

从1989年5月当总书记开始,尤其是邓小平去世之后,江泽民做什么毫无顾忌,靠近江下台的前几年,政治局常委会和人大等同虚设,江因为闲的无聊提升七个将军解解闷儿,一高兴把重庆市从四川省内分出去,成为直辖市。江安插的人马遍及全国,尤其是军队的高中级军官,只要效忠江,就可以坐着火箭飞升。军长郭伯雄就是给午睡的军委主席站岗,站成军委副主席的。

现在江系人马换下去不少,有的被边缘化,但「60年辉煌」那天,江还是中共第三代领导人,还现场播放了一段江讲话录音。如果审江没有前奏曲,一个晚上就把党章中的「三个代表」拿下去,那震动之大可想而知。70年代党章中的「亲密战友」、「永远健康」死于蒙古温都尔汉,被解释为是企图谋害「高瞻远瞩」的「万寿无疆」,未遂后驾机外逃而坠毁。胡温不能不借鉴这个历史大笑话,不能不让党内党外逐步的知道江的历史丑闻,最后达到「水到渠成」。吕加平就受命担负这个任务,他乐在其中。△

(人民报首发)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