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尼姑的病例:不道歉你的病就是好不了
 
喻梅
 
2010-5-8
 
【人民報消息】過去看過美國醫生魏斯出版的兩本關於「前世今生」的實例報告,印象非常深刻。

人有沒有前生,肯定是有的。發生在我自己身上的就不止一次。

我的鄰居有一位女朋友,因為住在別的城市,我一直沒見過她。有一天她坐飛機來看男友。在走廊裏我們碰了面,鄰居小伙子對她說:叫大姐。後來她告訴我說,她瞧我望去時,看到的是一位六、七十歲的老年男子,她驚呆了:這哪裏是大姐?過了幾天,她站在樓下,我邊下樓邊與她打招呼,她後來告訴我,看見下樓的是一位30多歲的白人男子。她對我說,她所看到的不同的我,是因為在那一世我們有緣分。

另一位美國女士是我的病人,她在認識我的過程中開了天目。她告訴我,我與她很多世都是朋友,我每一世都很幫忙她,而她也有回報。她說這一世我又是來幫助她的。我聽了以後非常吃驚,也很感慨,每天不知會碰到多少人,也許他們都是自己過去世的親人或者朋友。普普通通的碰面看似偶然,其實並不偶然,都是因緣關係促成的。當然不光是好的關係,也有過去世欠了人家的,這一世來討債的。

現在找催眠師解決身體困擾的人也不少,往往在催眠中找到自己今世苦痛的原因後,這病痛就消失了。

美國國家催眠師學會NGH會員、臺灣催眠治療師霍仕龍在他的催眠系列中有一篇《殺人如麻的日本兵轉世受苦》的催眠治療經歷,很發人深省。

下面讓我們全文轉載霍仕龍以第一人稱敘述的這次治療經過:

這位身著佛家黃袍的尼姑已經在臺灣出家30多年了,我知道她不但英語和德語不錯,還取得過美國大學的兩個碩士學位,很有人緣。她自述全身都不舒服,尤其肚子最痛,在找我之前,已經找了別的咨詢師為她作了大量的催眠治療,可是身體狀況仍未改善。她與我認識,就來找我幫忙。

她個子嬌小,我請她取了一個舒服的坐姿,她就雙盤在沙發上面,看起來很自在。於是我引導她進入導致她肚子痛的那一生。很快,她進入了前世。

「等一下!這一段我過去已經咨詢過了!我的上一世,我去當日本兵的那一世,但當兵之後就沒看了。」

我引導她從當日本兵後看下去。

「老師,我的畫面跑的好快,但大多是過去我咨詢看過的。」

「我了解,那麼你就到後面一點,看你當兵到哪兒去了!」

「中國,我們到中國,那是二戰時期,先從上海登陸,再轉進到南京。」(話講完就看到她在沙發上有些坐的不耐煩的感覺)

「我看到我們在瘋狂的殺人,到處都是死人。我們在南京市區,殺的都是平民、老百姓。怎麼這些記憶我之前咨詢都沒有看到?」

「當時你殺人的感覺如何?不覺得他們與你無冤無仇,這樣做,不覺得難受嗎?」

「老師,你話太多了!我們皇軍的命令是不能違抗的!」

「他們都是手無寸鐵的百姓,你們怎能下得了手!」

「支那人個個都是豬,又臭、又臟,跟豬沒啥不一樣…!」她說。

聽到這些鄙視、侮辱的罵人字眼,身為催眠師的我又氣又憤。

「這些都是又臭、又臟、又無知的支那人,跟豬沒啥不一樣!」

「為什麼你會認為中國人是這樣呢?」

「登陸前,大隊長就告訴我們,支那人個個都是豬,又臭、又臟,跟豬沒啥不一樣。並且今天一早就告訴我們,要辦一個殺人比賽,看誰殺的人多!」

「我看到有的士兵把年幼的女孩抓進房間強姦,然後又殺了她。還看到到處都是屍體,到處都是燒殺擄掠情景,我自己也殺紅了眼。我還把一個小娃兒用刺刀刺穿他的肚子,並且高高的舉起炫耀自己。後來我們離開這裏,找了很多的百姓去掩埋這些屍體。之後也把這些百姓當場槍斃了!」

「告訴我,在這一世,你活多久?」

「我在沒幾天後,就死了!」

「你在哪兒死的?怎麼死的?」

「我在一座橋邊跟敵軍對抗,被子彈打中肚子。」(說到這裏時,她一直摸著肚子,表情相當痛苦。她受到被刺死的小娃兒的同樣痛苦,因緣輪報果然不爽)

「你自己感覺一下,你現在的肚子痛跟前世的這一槍是否有關連?」

「是這一槍又怎樣,我早就知道,我殺了那麼多人,早晚也會被殺的,這是我的報應,沒什麼!」

「那麼你覺不覺得在這一世罪孽深重呢!」

「你開什麼玩笑,我們是奉天皇之命召集而從軍,也是奉命殺人,沒什麼罪孽可言,我們執行的天皇的使命,就是天命。」(這時她好似變了個樣,就像似一個侵華日軍軍人)

「但是你若因此而一直胃痛不止,你願意嗎?」

「這點小病痛算什麼,天皇的命令比較重要,大日本的將來才是最重要的!」

「我了解,那麼你不打算繼續咨詢下去了嗎?」

  …………(啞口無言)

「在你去當兵前,是否已經結婚了?」

「美智子(用日本語回答),比我小一歲,現在18歲了!」(這日本兵回答時眼角滾下淚水)

「若是她知道你在未來的此生,因為那一世殺了很多人,所以病痛纏身,她會做何感想?」

「催眠老師您想說什麼?我是不會道歉的。哈!哈!哈!」(那日本兵的態度堅硬及輕蔑,聽到那聲音不禁令人一寒)

「是的。你也知道,道歉之後,會可以改善你的身體,對吧!」

(幾經波折的溝通,這位前世的日本兵始終不肯對當時被殺害的中國人道歉,但是若是沒有進入「寬恕療法」階段,那麼被催眠者根本無法獲得身體上的改善。於是我就找到了一個契機,讓這日本兵勉強的答應道歉。)

「告訴我,當兵時,家裏還有什麼人?」

「除了妻子美智子之外,還有我的媽媽。」(用日本語稱呼媽媽)

「嗯!我們請你觀想你的媽媽來到你的面前,好嗎?」

「嗯!媽媽已經在我面前了!」(這時她的眼角不斷的抽動)

「我要讓媽媽知道,因為那一世當兵之後,到了中國殺了不少人,導致我來生投胎的身體狀況很糟糕,不知媽媽是否願意代替兒子向這些受害者道歉,取得寬恕……」催眠師代替她說。

這時日本兵眼淚直奔而下,嘴裏喊著:「不要、不要、不要讓我媽媽做這樣的事!我答應你,我願意跟那些亡者道歉!」

「那麼我請你觀想那些在中國被你殺害的人來到你的面前。」

「哇~,怎麼這麼多啊!他們的眼神都很忿怒,個個都好像要殺了我一般。大約四、五千人左右。當時殺人比賽,我好像是第一、二名的成績。」

於是,我運用了寬恕療法,讓這些被害人能寬恕這位因執行任務的日本兵。

「好的,他們同意寬恕你了嗎?」

「有一些願意釋放怨恨了,同意離開我了!」

「那麼還有多少亡靈還在?」

「大約還有五百位左右。」

「那麼請你用最大的誠意及懺悔的心,再次的跟他們道歉。」

(她再次道歉)

「再次道歉之後,他們都離開你的身體了嗎?」

「是的,大多都離開了!但是……好像這幾位,七位堅持不肯走,好像都是讀書人、老師、知識份子。」

「你請教他們,為何還不能寬恕你?」

「他們說,既然你是代表日本來侵略我們,殺害我們。要道歉,就不該用中國話道歉,我們要你用自己的母語(日本語)跟我們道歉。」

後來,我就看那尼姑喃喃的用日語向那些人道歉,而且是一位一位的鞠躬道歉。

然後……?然後,她變的輕鬆了許多,回去了,她的肚子也不再疼痛。(完)

催眠師治療心理和身體疾病的事例很多,我選這一個病例的原因,是想告訴網友朋友們,我們此生可能這兒疼那兒癢,今天誰瞪了自己一眼,明天誰對自己不公,如果翻開以往的歷史,可能我們虧欠別人的更多更多。

當然,我們不可能每個人都去找催眠師翻找自己的前世和了解過去的宿怨,但起碼通過這個病例,讓我們明白一個道理:別起壞心,別幹壞事,退一步海闊天空,做好人一生平安。△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