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中美對豐田事件有不同解讀(圖)
 
李天笑
 
2010-3-5
 
【人民報消息】豐田虎年不利。用“兵敗如山倒”和“世紀難關”來形容並不過分。豐田因油門暴沖等故障召回850多萬輛車,超過其全年總銷量。豐田股票暴跌1/5,在美2 月份銷售創5年新低。社長豐田章南在國會山的鞠躬和道歉及其在視察時的眼淚和哽咽依舊未能消弭美國民眾、國會和媒體的疑問和追查。

曾豪氣沖天的豐田如今一落千丈,陷入噩夢般的窘地。無疑,豐田正面臨自身發展史上最大的危機。豐田能否絕地重生,金字大廈能否再次崛起,成了全世界汽車消費者側目的焦點。

美國人對豐田的感情是複雜的。豐田的管理是從福特學的。豐田章南的MBA在美國拿的。豐田發達在美國,跟頭也栽在美國。豐田給美國中產階級提供了經濟、省油、耐用的交通工具,口碑皆在。據蓋洛普最新民調,即使在各種故障接踵而至的情況下,仍有74%的美國人沒對豐田失去信心,仍有82%的美國人認為豐田車是安全的。有79%的豐田車主仍會買豐田車。CBS最新民調顯示,有81%美國人認為豐田能修好所有故障,78%認為豐田仍是安全的。但是,美國人對豐田的拖延和掩蓋問題表示不滿。在CBS民調中,認為豐田隱瞞內情和可能說謊的占60%。在蓋洛普民調中,有55%美國人認為豐田處理拖拉。

美國民意揭示出豐田的根本問題所在,即欲蓋彌彰的誠信問題。而這正構成了豐田的絕境難關。豐田創立於1933年,1957年進入美國,應該說在技術和研究等方面是可圈可點的。但豐田在注重開發新技術和加強擴張的同時放鬆了最基本的安全問題。本來油門暴沖其他車也有(但豐田故障率最高),如果豐田一開始就認真調查和解決問題,也許不至於拖到如今吃不了兜著走的境地。但糟糕的是,豐田在近10年過程中一再輕率地否定故障,後來把問題簡單地歸咎於腳墊和油門踏板,並利用關係與聯邦監管部門“談判”,忽悠民眾的投訴,延誤了時機。結果投訴伴隨車禍和人命案增加,民眾忍無可忍,將豐田告到“審判席”上。

很明顯,豐田想節省成本,用個案處理方式平息矛盾,避免大規模回召,同時悄悄改正錯誤,減少名聲損失。但從結果看,事情越鬧越大,豐田聲譽毀於一旦。非但如此,豐田已經落入了一個誠信難關。

這個難關是,豐田已經很難解釋清楚,到底什麼是引起暴沖的原因。一方面被認為沒問題(沒回召)的07年以前的車也發生了暴沖問題,另一方面,修過的車仍然出現暴沖問題。而豐田又咬定電子系統沒有問題。這樣一來,民眾要麼覺得豐田真的找不出原因在瞎折騰,用加一個小鋼片蒙混過關;要麼懷疑豐田出於修車成本不願說出真正的原因。兩者都使豐田難以解脫誠信難關。而豐田能否絕地逢生就取決於其如何重新取信於民。這個誠信難關不解決,會使民眾在買車時趨向等待觀望。

有意思的是,豐田“召回門”在中國引起的反應與美國相比,有相同之處,更有不同之處。據《TNS汽車研究》在中國的民調,相同之處在於,中國汽車消費者對豐田品牌有很高的信任度。有75%的汽車消費者認為召回不會嚴重影響他們對豐田品牌的信任度,這個比例在豐田車主中達85%。但與美國人不同的是,絕大多數中國汽車消費者(76%)認為,大規模召回恰恰證明了豐田汽車在此次召回中反應迅速,態度誠懇,是一個負責的企業。

《TNS汽車研究》北亞總監包亦農(Klaus Paur)對這一調查結果的解讀是,“這讓我們認為,對最近所出現的問題,豐田的做法是正確的。”也就是說,大多數中國汽車消費者認為豐田的處理沒有拖拉延誤和掩蓋事實,做的很好。豐田根本不存在誠信難關的問題,至少在中國沒有發生。這與美國汽車消費者的態度大相庭徑。

中國汽車消費者得出這一反應,是由於缺乏對豐田事件的了解嗎?TNS民調顯示,有74%的汽車消費者了解豐田目前的困境。從中共媒體的宣傳和海外親共中文媒體邀請中國民眾參與討論的情況來看,中共對這點並沒有封殺。中美反應迥異應該另有原因。

首先,儘管豐田在美國的召回行動在美國人眼裏不盡人意,但在中國老百姓眼裏已是非常盡力了,夠誠實的了。中國汽車的總體的質量和安全系數肯定低於豐田。但以2007年為例,自主品牌當年主動召回汽車的數量僅為847輛,這與中國近千萬輛的年產出相比微不足道。

《中國經營報》說,中國汽車召回的數量少,並不等於需要召回的數量少;暴露的問題少,並不等於存在的問題少。召回少其中很主要的原因是政府法規鼓勵廠商作假不召。根據《中國缺陷汽車產品召回管理規定》,廠商隱瞞重大缺陷最高罰款3萬人民幣。如此低的懲罰,廠商乾脆不召回,交罰款就是了。相比之下,豐田一下子召回超過全年的產量,誠實的不能再誠實了,何有誠信問題?

其次,中共官場的官商勾結普遍腐敗使召回制度形同虛設。雖然豐田與《美國高速公路安全管理局》有“旋轉門”關係,但這是個別現象,並受到國會和媒體嚴格監督。目前中國汽車召回由國家質檢總局兼管,此機構又頒發汽車出口許可證,腐敗隱患顯見。原局長李長江在三鹿乳粉事件中嚴重瀆職,被迫引咎辭職。加上進行檢測的“專家委員會”成員與廠商間的關係,中國民眾對召回制度信心等於零。

再次,中國消費者得不到中共政府的保護。中共官員是黑心廠商的後臺和保護傘,消費者的利益實質上與中共官員是相衝突的。豐田章南到中國道歉,有豐田車主抗議卻當場被帶走,許多車友和網友欲質疑豐田道歉中美有別,卻無法表達,因為中共政府是保護豐田的。

這就是為什麼豐田在美國難以解脫,在中國卻輕易過關,甚至不會受到任何質問,也不必承諾對RAV4車之外的任何召回,更不必否認“三流車才會到中國”之說的原因所在。

(大紀元)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