绕两年破案了!周永康的哪根神经抽筋(图)
 
吴莱
 
2010-3-27
 

毒饺子责任的口水仗成为中日外交事件。
【人民报消息】两会的热闹还没完全平息,一件糗死中共的新闻又戏剧性的从新华网蹦了出来,绕了两年又绕回中国的毒饺子责任事件,被中共大包大揽。咋回事?!

2008年成为中日严重外交事件的毒饺子责任问题。中共说死了不承认有毒饺子是「中国制造」,非说是中国制造后运到日本,被加了「料」。

为此,美国人吓坏了,当年为8月份举行的北京奥运,光从美国运到北京的肉类就数量惊人,美国宣布将为自己的运动员准备一日三餐。

实际上,日本千叶县等地发生数人饺子中毒事件不是2008年年初这一起,2007年底就有报道说有人中毒了。近八成日本人表示今后不敢买中国食品。

当时中共迅速破案的大多模式都是用「不满厂方的人蓄意作案」,具体的说辞可能用「被开除」,也可能用「不满厂方待遇」,等等,总而言之,作案人都不能是现职人员,而是「被辞退的人」,或「临时工」。

共同社采访后发布消息说,河北省石家庄市有关人士透露,该市公安局「毒饺子事件」专案组认为该事件可能是不满厂方待遇的人蓄意作案。

当时经研究认为,决不能承认这是出口的饺子有问题,于是石家庄市公安局受到来自周永康的严厉斥责,「毒饺子事件」专案组换人。

2008年2月13日新华网出消息说《质检总局:“毒饺子事件是不满厂方待遇的人蓄意作案”系猜测性报道 》。

时任中共质检局副局长的魏传忠在北京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说,河北省公安局调查显示,生产冷冻饺子的天洋食品公司从生产加工到运输出口,人为破坏的可能性几乎不存在。他同时又称,任何人都可以打开封口,然后再封上,这不能成为杀虫剂是在工厂内投入的根据。言外之意,是日本超市老板吃饱了撑的,把密封的饺子口袋打开,再用特殊机器进行密封,然后卖给顾客。

当时,日本普遍认为,日本警方是在密封且无破损的冷冻饺子袋内查出杀虫剂甲胺磷和敌敌畏成分,因此认为杀虫剂是在天洋食品工厂生产过程中混入的。日本内阁官房长官町村信孝也称:在密封的饺子袋内查出甲胺磷,人们自然会理解这是在当地工厂包装之前混入的。

在2008年的新闻发布会上,魏传忠说,据质检总局向河北警方核实,自1月30日起公安部门介入调查至今,在生产环节没有发现异常,现在专门调查工作正在进行中,在没有结论之前,没有向外界通报过任何细节,一些传闻应属猜测。

魏传忠强调说,根据中日双方达成的一致意见,中日双方对该事件的调查,都「以中日官方和警方正式发布的消息为准」;关于中方对事件的调查情况,「以质检总局和中国公安部门发布的消息为准」。

于是,新华网出现了大批有关毒饺子事件的新闻,还专门有个赴日调查组,说「带回的水饺样品中未检出甲胺磷、敌敌畏」,所有官方新闻一面倒的谴责日本,称是小日本儿自己有问题。发生毒饺子事件的日本德岛县官员几乎要精神崩溃了,中共的恶毒新闻比毒饺子还厉害千倍!

2008年2月15日,新华网东京以《日本德岛县官员承认『问题饺子』系被店内杀虫剂污染》为题报导,日本德岛县知事饭泉嘉门2月14日召开记者会说,日前在该县回收的中国产冷冻饺子「外包装」上检测到的微量敌敌畏已基本可以确定是来自日本销售方店内使用的杀虫剂。

在不堪重负下,在密封的饺子袋内查出甲胺磷的进口有毒饺子,日本德岛县官员说是在日本被污染!

这个颠覆性的结论让中共大松一口气,以致当年2月15日CCTV新闻联播正播报到「我方」对日本毒水饺的最新调查结果时,紧急要求停止播报,说「调查已有结果」,改播其它内容。

此事件已经过去两年,这两年中出口日本的食物数量大为下降,而其它国家也都闻「中国制造」食品而色变,在美国生活较好的华人都不敢买中国货。最不幸、最没有选择的是中国大陆老百姓,吃的毒食品真叫个花样翻新、种类齐全。

本来这事已经结案两年了,当年河北省石家庄市公安局「毒饺子事件专案组」因「可能是不满厂方待遇的人蓄意作案」的说辞受到处分,已被撤换。

但2010年3月26日,中共突然又把此新闻翻出来炒作,而且烧包儿似的颠覆了两年前的一切说法。

新华网北京2010年3月26日报道说,「2008年初,河北石家庄天洋食品厂出口到日本的饺子发生中毒事件后,中国政府高度重视,经过连续两年坚持不懈的努力,近日查明此次中毒事件是一起投毒案件,中国警方已将犯罪嫌疑人吕月庭抓捕归案。」

一个食品厂的几包毒饺子需要「中国政府高度重视」,「连续两年坚持不懈」才破案?

报道还骇人听闻的说,「中毒事件发生后,本着对两国消费者高度负责的态度,从全国抽调侦查、检验等各方面专家,成立了专案组。中国警方投入大量警力走访排查,克服了作案时间与案发时间相隔久、现场客观物证少等困难,开展了大量艰苦细致的侦破工作。现已查明,犯罪嫌疑人吕月庭(男,36岁,河北省井陉县人,原天洋食品厂临时工),因对天洋食品厂工资待遇及个别职工不满,为报复泄愤在饺子中投毒。吕月庭对投毒作案供认不讳。公安机关已提取到吕月庭作案用的注射器,并收集到大量的证人证言。」

同是2008年,官方报导,7月1日,28岁的杨佳持刀闯入上海闸北区公安分局机关大楼,造成六名警员死亡,三名警察和保安人员受伤。蹊跷的是,直到秘密执行死刑,作案用的刀都没呈堂作为死刑证据,而且公安分局无法拿出作案时的录像。怎么,毒饺子事件过了两年多,原「临时工」作案时用的注射器还能提取到?绝了,莫非这注射器一直保存在中共政法委书记某个姘头家的炕头儿上,想什么时候提取就什么时候提取?!

周永康哪根神经抽了筋,只顾赞美自己「高度负责的态度」,而忽略了另一侧面,把自己及其属下都描绘成了白吃饱儿的废物。要是写侦探小说,这么糙的质量也得挨抽。△

(人民报首发)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