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鴻忠“怒搶女記者事件”之黑幕(圖)
 
2010-3-15
 
【人民報消息】中共湖北省長李鴻忠在北京“怒搶女記者事件”成為今年兩會媒體和民間最熱門的話題之一,甚至引起了兩會代表的關注。但記者一提鄧玉嬌,省長為何大怒,卻令外界不得其解。隨著知情人不斷爆料,其中黑幕也逐漸浮出水面:李鴻忠不僅自恃有強硬的後臺拒絕道歉,更是鄧玉嬌案的背後“黑窯主”。
  
據海外媒體報導,“怒搶女記者事件”風波持續發酵,大陸媒體幾乎同仇敵愾,大有要把李鴻忠拉下馬的決心。甚至有消息說,有人大代表發起聯署,要求李鴻忠辭職;也有全國政協委員公開指摘李鴻忠“沒素質、沒修養”。
  
不過,BBC援引消息來源稱,大陸傳媒已經接到中宣部禁令,不准再炒作李鴻忠“怒搶女記者事件”。而且,媒體人和學者期望在週日兩會結束後的新聞發布會上,溫家寶能夠對此事件做出表態也沒有出現,令外界深感失望。

李鴻忠有恃無恐 拒絕道歉
  
面對外界強大壓力,李鴻忠被迫做出回應。他辯稱搶錄音筆是“擔心她不是記者,就把錄音筆拿去看看了。”並表示搶錄音筆事件是誤會,因此拒絕道歉。
  
李鴻忠,祖籍山東,吉林大學歷史學專業畢業。其父曾在張萬年當軍長時任政委。1985年調到電子工業部當秘書,江澤民情婦黃麗滿當時是電子工業部辦公廳副主任。據透露,李與黃關係密切。後在黃麗滿提拔下,李鴻忠曾任深圳市長、深圳市委書記,繼而任湖北省長。
  
據《明報》引述北京消息稱,李鴻忠是秘書出身,其還與中共秘書幫的關係盤根錯節。因此後臺強硬。
  
分析認為,更重要的是,中共的組織人事路線決定了官員的效忠對象是黨而不是人民。李鴻忠的官職並非人民授予,只是官方委任(雖然走了人大選舉的過場)。更何在當局眼中,媒體只是喉舌、工具,若讓工具異化至指揮大腦,豈非本末倒置?
  
外界相信,去年湖北連續發生轟動全國的鄧玉嬌案和石首事件,李鴻忠能夠不倒,除了政治正確外,與他強硬的後臺不無關係。由此推測,此次李鴻忠在強大的媒體攻勢下,拒絕道歉也就不難理解了。

李鴻忠是鄧玉嬌案的“黑窯主”
  
2009年5月10日晚,湖北巴東縣野三關鎮發生著名的鄧玉嬌案。當天晚上,鎮招商辦主任鄧貴大、副主任黃德智等人,酒後到巴東縣野三關鎮“雄風賓館夢幻城”玩樂,強行要求服務員鄧玉嬌提供性服務,鄧玉嬌被迫反擊,刺死鄧貴大,刺傷黃德智。
  
之後,鄧玉嬌卻被縣公安局帶走,強行關進精神病院,引起了民間的強烈不滿。一個案情簡單的刑事案件,卻發酵成轟動全國的群體事件。
  
據知情者透露,早在5 月19日,湖北省委書記羅清泉書記就已經了解到實情,鄧玉嬌案的核心犯罪是:逼良為娼,強迫婦女賣淫罪,引伸出暴力、流氓、侮辱、性侵害婦女罪,或曰涉嫌強姦婦女罪。
  
而該案件涉及三層人物,鄧貴大、黃德智,鄧佳中只是火線上的小人物,為核心人物物色處女;夢幻城服務員唐芹,夢幻成經理賀德江,或還有夢幻成老板是第二層人物,給鄧玉嬌設陷下套;而核心人物則是福成礦業公司礦長周程,以及鎮人大主任、主管招商工作的副書記鄭建武。
  
有消息披露,周程為遼寧省遼陽市一客商,卻是李鴻忠的“親密戰友”。作為湖北省長,如果周程被曝光,可能涉及此案背後的上百億人民幣的利益。因此,李鴻忠是鄧玉嬌案的“黑窯主”。
  
也有消息爆料太子黨周永康為周程的叔叔,一個鄧玉嬌案可以調用那麼多的軍警人員封鎖境內所有媒體和關心網民的帖子;禁止外地人進入巴東縣採訪。目的都是一個,保護鄧玉嬌案的核心人物周程可以置身事外。
  
分析人士認為,記者提到鄧玉嬌,實際上觸動了李鴻忠最敏感的神經,所以才會出現李鴻忠馬上陰沉下臉,先一把搶過女記者的錄音筆,一言不發逕直往貴賓廳大門離去。繼而又轉身怒斥女記者。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