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鴻忠翻版九年前老江的國際醜聞(圖)
 
任百鳴
 
2010-3-13
 
【人民報消息】中國年度人大會上,當一名女記者劉傑問及關於鄧玉嬌等敏感話題時,湖北省長李鴻忠先是一把搶過女記者的錄音筆,又質問這名女記者,還語帶威脅說要找他們的社長。

此事經網絡傳播,網民熱議,又經國新辦網絡局出面刪除了大量報導和帖文“消聲”,再由李鴻忠受訪辯稱“誤會”,卻又越描越黑的“發酵”,該事件儼然成為2010年兩會期間的第一醜聞。

回顧李鴻忠的動作細節,有一個“回轉”是事件的轉折點。在場記者回憶說,一開始,《京華時報》女記者劉傑搶著提最後一個問(現場數十記者的錄音筆、攝像機、相機此時還圍著李鴻忠)“請問省長你怎麼看待鄧玉嬌?”,省長大人馬上陰沉下臉,一言不發,現場氣氛降到零點。

此時,李鴻忠伸出左手搶下劉傑的錄音筆。他動作隱蔽,而且劉傑個子矮小,錄音筆位置偏低,所以當時很多人沒看見李鴻忠的動作。

如果說一把搶下錄音筆還是個本能的保護性隱蔽動作,事後還有遮掩的空間。可是,隨後,李鴻忠逕直往貴賓廳大門走去,但奇怪的是卻半路折回。快到門口時,他又回轉身體,這才被當場錄下後來眾所周知的“怒斥女記者”一段鐵證。

一般來說,中共高官走哪都是希望聽好話,這種心理也很少被傷及。滿心要聽好話的李鴻忠,卻被點到敏感問題,情緒的落差是第一步,臉陰下來,接著是行動,搶筆怒走。這些表現,一般人情緒上來也大都如此,不足為奇。

最具有特色的是,經過中共官場黑厚嚴格訓化出來的黨官,在走出若干步之後,其心裏則在迅速的盤算得失:這一走要失多少面子,這一走不就等於承認自己的無能,這一走自己的權威還如何擱置,不行,要還擊,要給予顏色。

於是走出去了,卻還會折回來,這一回身,原來可能被遮掩的惡黨本性則暴露無疑,而“醜聞”也就自然得以傳播天下了。

有人說,李鴻忠是江系人馬,攀附江的鐵桿女人黃麗滿而升官,不管怎樣,他的敏感話題是鄧玉嬌。而其大佬江澤民而言,九年前,就曾被人點到敏感話題,幾乎重覆李鴻忠的表現,那時,江製造的是國際“醜聞”。

2001 年6月,江出訪俄羅斯和幾個東歐國家,最後三天是訪問馬爾他。在其臨走前,江一行來到位於Mdena市的國家博物館,本來安排江參觀該市的大教堂,可是因為江參與了北京天安門六四事件,主教堅決拒絕江的來訪,於是江只去了旁邊的展覽館,裏面展出的又是耶穌信徒300年反迫害史。從展覽館出來時間還很早,江臨時決定要去後山旅遊區轉轉,於是各路警察前去開路護衛。

當江從後山回來時,正好經過一位大紀元記者的身邊,記者就表示要提問。江一看是位華人女記者,愛做秀的本性促使其朝這邊走來,當時周圍還有許多遊客和外國記者。江澤民走到這位記者面前,側著身子,弓下腰,耳朵幾乎貼著人家的嘴,想聽好話。

結果江聽到的是一字一句的一段中文:“歷史會證明,迫害法輪功是完全錯誤的,你必須停止對法輪功的迫害”。

江澤民當時聽完話,臉變得煞白,一聲沒吭就走了。但是走出去一節路,又停住,又走回來。因為江是向來死要面子,在場那麼多人看著,他能這麼一走了事嘛。

於是江又讓保安把記者圈著,然後用英文嘀裏嘟嚕的“怒斥女記者”,狂說了一通。事後那些在場的記者告訴說,江的英文太差了,他們除了聽清法輪功三個字之外,其他什麼也沒聽懂,還有的人以為江在說中文。

江那次“怒斥女記者”成為了國際醜聞,被世界各大媒體熱議,相比之下,李鴻忠是小巫見大巫了。

(大紀元)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