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熙来在重庆被强行蒸发(多图)
 
瞿咫
 
2010-2-25
 

2月22日,重庆市长黄奇帆等领导乘坐大卡车考察主城
主干道综合整治改造项目。独缺薄熙来。

【人民报消息】2009年8月,薄熙来在山城重庆的打黑行动似乎把「伟光正」集其一身,就在他正琢磨什么时候住进中南海、并已经给小喽罗们封官许愿之际,9月份一盆滚水从上面浇下来──公安部周京平空降重庆,扮演「打黑除恶」重要新角色 。

周京平所管的范畴非常引薄熙来和王立军过敏──侦查经济犯罪。

薄熙来的经济犯罪是从小就有的毛病,在学校里小偷小摸,没被抓到手,胆子越来越大,直到17岁那年到社会上去偷,被人赃俱获,送进监狱。1968年1月至1972年11 月,在里面整整待了五年,不但没呆好,反而学的更坏了。到了辽宁省金县之后,偷窃技术更日趋成熟,随着官位的升高,他不玩儿小偷小摸了,专找肥的流油的富商下手。从大连、辽宁省、商务部一路走到重庆市,薄熙来哪一步的脚印里都写着「不法所得」。


薄熙来的标准像。(网络图片)
有人给薄熙来算过一笔账,别的不说,单是留学的那两个儿子在英国和美国的消费,不吃不喝、扎上脖子,薄熙来也得攒40年。可是他现在不但不用攒钱,而且还有钱在宾馆里包养女人!

重庆此次打黑,黑出那么多钱来……

2009年9月,公安部经济犯罪侦查局处长周京平受命赶赴重庆,挂任市公安局经济犯罪侦查总队党总摸支书记、总队长。

挂任的周京平把重庆市公安局经济犯罪侦查总队的党政大权全揽了,一个人说了算,别人插不上手。

官场注意到,历来在挂职干部的任命中,极少有直接担任「一把手」的先例,更少见党政两个一把手被挂任的一人全包。

周京平在受访时说,他「在危急时刻挂职重庆」。谁危急?决不是薄熙来,他正在重庆一言九鼎,把别人搞成「如火如荼」。

听说周京平要到重庆挂职,一些朋友赶快打电话劝阻说:「重庆现在风口浪尖的,你去那儿干嘛?注意安全啊!」薄熙来是个什么东西,其实是路人皆知。

重庆市公安局经济犯罪侦查总队的前任主要领导在周京平到任之前已被薄熙来调离,有的班子成员在薄熙来的「打黑」风暴中落马,还有多名干警被薄熙来搞政绩揪了出来,经济犯罪侦查总队本身被打的稀里哗啦,遭受严重的信任危机,人人自危,薄熙来说什么是什么。惯偷薄三儿的三只手又不甘寂寞,不甘寂寞就得有人「经济犯罪严重」,要「经济犯罪严重」就得施用酷刑逼供。

周京平原打算2009年9月21日报到,回京交接工作后再正式走马上任,但是上面要求他无论以任何办法,当天都要到达重庆。可那天首都机场航班偏偏都没有票,「我们只能从南苑赶坐联航傍晚的班机到重庆,我十多年没在南苑机场坐飞机了。」周京平的换洗衣服都是托北京的同事、家人邮寄过来的。可见重庆的形势多么危机。

周京平刚上任,就遇到上百市民因经济冤案处理不当到市政府上访,国庆前一天竟然有300多人赶到经济犯罪侦查总队门口喊冤,案件当事人单个求见、请愿更是不断。连警察都排着队谈薄熙来强行给自己制造「冤案」。周京平忙的连上厕所都要一路小跑儿。两个月成功「减肥」10斤。


王立军(左)与周京平。
中新网2010年1月26日报导时,出了一张重庆公安局长王立军与周京平的合照,很耐人寻味。王立军上身穿着便服,两手插兜,一副不屑一顾的表情。而周京平穿着制服,两手重叠放置腹部,一副小学生的姿态。

这也许就是为何周京平2009年9月上任,到任一百天后,空降重庆,扮「打黑除恶」新角色的消息才被披露出来。但既然能在三个月后披露出来,就已经说明了问题。随后中央第三巡回小组宣称去重庆「巡回三个月」。

最近,有重庆的几个新闻,一个是政治局委员薄书记的讲话由新华网友在自己的博客上发出,一个是重庆公安局长王立军夜访交巡警开的是出租车,还有一个是重庆市领导(不包括薄)由黄奇帆市长带领,在寒风中坐大卡车考察主城。△

(人民报首发)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