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百元?“祖國”,您怎麼好意思拿的出手(圖)
 
黃天辰
 
2010-11-7
 
【人民報消息】讀大學時,有件事印象很深。當時有位教遺傳學的老師,私下裏大家管她叫“小遺傳”。那年寒假,大年三十教務處組織留校學生在食堂聚餐,吃到一半,聽到食堂打飯的窗口傳來爭吵聲,循聲望去,看到“小遺傳”和幾位留校的年輕教師,拿著空飯碗,正跟食堂師傅生氣。至今“小遺傳”的話依然留在耳邊:“大年三十,學校請學生吃飯,不管我們當教師的,這我們就不說什麼了。可怎麼能賣給我們冷飯,難道我們這些當教師的就不是人了嗎?”

當時,班上的同學面面相覷,非常尷尬,趕忙邀請老師入座,教師們哪裏肯,非常生氣地走了。

此事讓人百思不得其解,為什麼學生有得吃,而教師卻沒有。時隔多年才明白原來當局壓根就沒把教師當回事。

近來河南封丘發生了學生罷課幫老師維權的事。10月22日,封丘老師上訪被抓,數百名學生為聲援老師,打出“我們要老師,我們要上課”的標語上街遊行。

從2001年開始,封丘縣招聘教師只有“人事編製”,而沒有“財政編製”,這意味著沒有三險一金,按照規定,這些都是教師們本該擁有的。

起先教師們並沒注意,直到2006年有人生病了要住院,才知道自己根本沒醫療保險。他們先向封丘縣當局、教育局反映,卻一直被推諉,無奈全縣160名教師被迫多次到省裏上訪,依然沒結果。今年教師們已四次上訪,在省府和教育廳前靜坐,但省裏沒人接待他們。10月20日,縣裏派人到旅館抓他們,要求寫保證不再上訪。學生得知後,自發組織在縣府前遊行,聲援老師。

發生在河南封丘的事並非個別現象,僅是全國教師窘況的一個縮影。

年初《工人日報》刊出《最後的代課教師:期待這次體面的離開》的報導,意味著全國45萬代課教師,被當局一紙文件最後清退,區區幾百元就打發掉幾十年同工不同酬的教師生涯。

代課教師是指在農村學校中沒有事業編製的臨時教師,過去稱民辦教師,多年前,已被教育部以“提高基礎教育的師資質量”名義在全國一刀切清理了,但不少偏遠貧困地區招不到公辦老師,只能繼續由民辦教師執教,改稱代課教師。

長期以來,代課教師代表著惡劣的教學環境、低酬和貧困。他們吃的是草,擠的是奶,可是現在連草都不給吃了。各地方當局為了“穩定”,對這些教師的維權行動採取打壓、抓捕和判刑。

對於教育這樣的立國之本,中共歷來不重視,對教育投資的比例,世界倒數掛名。對教師則更是苛刻,一紙決令,讓本來就十分窘迫的45萬代課教師自尋活路,連商量的餘地都沒有。教師們育人一生,晚年遭遇過河拆橋,連生計都難以維持。

有資料顯示,民國時期中國的教育曾在世界上排名前列,那時教師的待遇非常高。據1927年的《大學教員資格條例》規定,大學教員的月薪,教授為600元 -400元,副教授400元-260元,講師260元-160元,助教160元-100元。教授的最高月薪與國民政府部長基本持平。40年代普通警察一個月2塊銀洋,縣長一個月20塊銀洋,而國小老師一個月可以拿到40塊銀洋,民國時期小學教師的地位和待遇要遠遠超過縣長。

教育部清退代課教師的決定被千夫所指,從報紙到網絡,為代課教師鳴不平的報導、評論大量呈現。人們認為教育部清退的不是代課教師,而是良知:

──幾十萬的代課老師呢?他們是為誰打工?他們打工的單位在哪裏?他們不是在為一個叫做國家的地方工作嗎?
──一個做了34年的代課老師,被打發回家的時候拿到了600元。“祖國”,您怎麼好意思拿的出手?
──我知道我們還不富裕,我們都知道國家發展還很不平衡。可是,“祖國”,您在吃膩了燕窩魚翅時,也給那些為您拉過磨的“驢”們一些穀糠吃吧!

看到教師們的悲慘遭遇,對照中共無度的揮霍,從京奧、世博到亞運,哪個國家肯這樣大手筆花納稅人的錢。中共為了自己的臉面,掏起老百姓的腰包連眼皮都不眨。怨不得有老外揶揄:“你們連工人的工資都可以不發,我們怎麼競爭得過你們。”

老外的話一針見血。中共把被壓榨了一輩子的代課教師一腳踢開,讓他們成為最貧困的人,滿頭白髮時無法享有老師的名分,那不僅是教育部的道德敗壞,也是整個民族的悲哀。

然而被中共榨幹後踢開的又何止是教師。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