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百元?“祖国”,您怎么好意思拿的出手(图)
 
黄天辰
 
2010-11-7
 
【人民报消息】读大学时,有件事印象很深。当时有位教遗传学的老师,私下里大家管她叫“小遗传”。那年寒假,大年三十教务处组织留校学生在食堂聚餐,吃到一半,听到食堂打饭的窗口传来争吵声,循声望去,看到“小遗传”和几位留校的年轻教师,拿着空饭碗,正跟食堂师傅生气。至今“小遗传”的话依然留在耳边:“大年三十,学校请学生吃饭,不管我们当教师的,这我们就不说什么了。可怎么能卖给我们冷饭,难道我们这些当教师的就不是人了吗?”

当时,班上的同学面面相觑,非常尴尬,赶忙邀请老师入座,教师们哪里肯,非常生气地走了。

此事让人百思不得其解,为什么学生有得吃,而教师却没有。时隔多年才明白原来当局压根就没把教师当回事。

近来河南封丘发生了学生罢课帮老师维权的事。10月22日,封丘老师上访被抓,数百名学生为声援老师,打出“我们要老师,我们要上课”的标语上街游行。

从2001年开始,封丘县招聘教师只有“人事编制”,而没有“财政编制”,这意味着没有三险一金,按照规定,这些都是教师们本该拥有的。

起先教师们并没注意,直到2006年有人生病了要住院,才知道自己根本没医疗保险。他们先向封丘县当局、教育局反映,却一直被推诿,无奈全县160名教师被迫多次到省里上访,依然没结果。今年教师们已四次上访,在省府和教育厅前静坐,但省里没人接待他们。10月20日,县里派人到旅馆抓他们,要求写保证不再上访。学生得知后,自发组织在县府前游行,声援老师。

发生在河南封丘的事并非个别现象,仅是全国教师窘况的一个缩影。

年初《工人日报》刊出《最后的代课教师:期待这次体面的离开》的报导,意味着全国45万代课教师,被当局一纸文件最后清退,区区几百元就打发掉几十年同工不同酬的教师生涯。

代课教师是指在农村学校中没有事业编制的临时教师,过去称民办教师,多年前,已被教育部以“提高基础教育的师资质量”名义在全国一刀切清理了,但不少偏远贫困地区招不到公办老师,只能继续由民办教师执教,改称代课教师。

长期以来,代课教师代表着恶劣的教学环境、低酬和贫困。他们吃的是草,挤的是奶,可是现在连草都不给吃了。各地方当局为了“稳定”,对这些教师的维权行动采取打压、抓捕和判刑。

对于教育这样的立国之本,中共历来不重视,对教育投资的比例,世界倒数挂名。对教师则更是苛刻,一纸决令,让本来就十分窘迫的45万代课教师自寻活路,连商量的余地都没有。教师们育人一生,晚年遭遇过河拆桥,连生计都难以维持。

有资料显示,民国时期中国的教育曾在世界上排名前列,那时教师的待遇非常高。据1927年的《大学教员资格条例》规定,大学教员的月薪,教授为600元 -400元,副教授400元-260元,讲师260元-160元,助教160元-100元。教授的最高月薪与国民政府部长基本持平。40年代普通警察一个月2块银洋,县长一个月20块银洋,而国小老师一个月可以拿到40块银洋,民国时期小学教师的地位和待遇要远远超过县长。

教育部清退代课教师的决定被千夫所指,从报纸到网络,为代课教师鸣不平的报导、评论大量呈现。人们认为教育部清退的不是代课教师,而是良知:

──几十万的代课老师呢?他们是为谁打工?他们打工的单位在哪里?他们不是在为一个叫做国家的地方工作吗?
──一个做了34年的代课老师,被打发回家的时候拿到了600元。“祖国”,您怎么好意思拿的出手?
──我知道我们还不富裕,我们都知道国家发展还很不平衡。可是,“祖国”,您在吃腻了燕窝鱼翅时,也给那些为您拉过磨的“驴”们一些谷糠吃吧!

看到教师们的悲惨遭遇,对照中共无度的挥霍,从京奥、世博到亚运,哪个国家肯这样大手笔花纳税人的钱。中共为了自己的脸面,掏起老百姓的腰包连眼皮都不眨。怨不得有老外揶揄:“你们连工人的工资都可以不发,我们怎么竞争得过你们。”

老外的话一针见血。中共把被压榨了一辈子的代课教师一脚踢开,让他们成为最贫困的人,满头白发时无法享有老师的名分,那不仅是教育部的道德败坏,也是整个民族的悲哀。

然而被中共榨干后踢开的又何止是教师。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