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中共讣告见其魔教本性
 
任百鸣
 
2010-11-11
 
【人民报消息】中共在对党内死亡领导人的讣告中,给予“最高”评价的是称其为“马克思主义者”,根据情况还要加上诸如“伟大”、“杰出”、“坚定”等形容词语,显然马克思是中共的祖宗。讣告是在评定他们作为马(克思)列(宁)子孙,在宣扬马克思共产邪教方面的卖力程度与传教等级。

中共成员们表面上是黄皮肤,但是喝西洋马列狼奶长大,根本不认为自己是炎黄子孙,是中华儿女。不仅如此,中共篡权六十年来,一直不停的使用精神洗脑手段,强迫中国几代人统统转型为马列子孙。

例如,从童年到成人,中共设立诱使国人变性马列子孙的三重毒誓链:即入党、入团、入队,成员莫名其妙的就要发毒誓为所谓的共产主义事业奋斗终生。“终生”是什么含义,说白了,就是“一直到死”为止。虽然,一般老百姓不会被中共评为“马克思主义者”,但是,炎黄子孙一旦发毒誓献身马列事业,等于是对天誓言自我退出中华儿女的名份,登记注册为马克思子孙,另外空间也是有据为柄,将来不去见“马克思”可能也不行了。

可是,这个马克思是个什么样的人?最近在海外网站上发表了数篇对马克思魔性人生与其共产邪教的根底,给予彻底曝光的文章。

原来,马克思年青时加入魔鬼撒旦教,他自己也承认与撒旦签了契约。其后,马克思大行魔鬼所为之事:诅咒全人类下地狱,包括工人和那些为共产主义而战的人。 “马克思主义”之邪经正是在其加入魔教后诞生的,它里面的邪恶能量正因为来自于魔王撒旦,才具有如此大的迷惑性和破坏力。

结果,有列宁、斯大林与中共等马氏子孙的鼓噪,一场共产主义运动几乎席卷了半个地球,是凡中其邪毒的国家,其人民的命运都是极其的悲惨。仅在中共统治下,非正常死亡人口就有8千万。被转型为马列子孙的人民,必须习惯相互杀戮,相互斗争,生活在独裁专制的恐惧之中。直到90年代,东欧与苏联的共产模式一夜之间解体,马克思主义被历史证明为人类最大的邪教,只有中共还竭力撑着这张画皮,为避免众人惊觉,以所谓的改革开放等遮人耳目。

但是,从生命归属的角度上看,中共追随马列邪教的严谨态度未曾变更。数十年来,从给其高级党徒盖棺定论讣告程式的丝毫不变,就可看出其甘为马列子孙的忠心不二。

各类长期使用的名头,中共不仅有“马克思主义者”极品档、还有所谓的“伟大”“杰出”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无产阶级政治家”高级档;“久经考验”、“杰出”、或“忠诚”的“共产主义战士”三流档,以及“优秀”的“中国共产党党员”等基本档。人们可见,无论中共如何摇身变化,却始终如一的把这些给其成员死后,在马克思邪教幂界的评职定性作为最高的奖赏。不仅对内,对国人也是如此,几十年来,一直用于把中华儿女魔化转型为马列子孙的加入党、团、队的宣毒誓方式,也从未有所松动。

这些形式上的东西之所以被中共如此看重,是因为那是授之于撒旦魔界控制世间生命的权柄,对无神论的国人来讲,或许还一时难以理解。但是,大家不妨反过来想一想,中国是一个有着五千年中华传统文化的国度。一个中国人的“伟大”,首先就是应该其在弘扬和承传中华传统文化上的重大贡献,一个人受到敬仰,应该是其教化人民敬天知命、重德行善的巨大付出和成效。可是,中共统治中华六十余载,其成员亡故了一批又一批,却都是一色的选择去见马克思,甘当马列子孙,却没有一个称自己是承传中华文化的炎黄子孙。

为什么?原因在于马克思其人、其经的撒旦魔教的邪恶根源,继承魔教的整个中共体系实际就是撒旦魔教的一个分支机构,它是以毁灭一切为使命,哪里会在意什么中华传统文化的承传。这也就不奇怪,马克思被揭露赞美鸦片战争把中国投入大混乱状态。他声称英国是在推进中国的文明,通过消灭中国的古老文化,打开中国的门户来迎接国际经济。他甚至赞许地报导,英国的政策造成了中国这么多失业人口,这样中国难民才能被用来在全世界做奴隶工。

事实上,到今天为止,被中共变种为马列子孙的中国人,必须要面对一个不可回避的选择:是继续当马列子孙?还是要恢复名份,做炎黄子孙、中华儿女?这也就是为什么中国人要加入“三退”大潮的重要原因,目前已经有超过八千万民众同意并声明退出党、团、队,取消与魔教的誓约,生命的未来也由此定夺。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