閻王爺“十一”接狀子(圖)
 
周曉輝
 
2010-10-2
 
【人民報消息】因為去天庭開會,耽誤了不少時日審案。這不,十月一日一大早,穿著黑色皂袍的閻王就來到了閻王殿,準備升堂問案。多年的經驗告訴他,這是一年中接到的狀子最多、聽到的冤屈最多的一天之一。

果不其然,閻王落座剛開始升堂,就湧進了無數冤魂。閻王說道:“不要急,不要急,一個個遞上訴狀,本王替你們做主。”“有新冤情者可先來申訴。”

話音剛落,一個披頭散發的女子率先悲戚戚地喊道:“閻王爺,小女冤枉啊!我本姓邱,可憐剛滿一十六歲就與父母永訣,而且死狀淒慘,如此早逝,真不知我這冤魂還要飄蕩多久啊!”閻王細看狀紙,原來這個叫邱阿紅的少女是湖北人,9月4日被包括2名警察在內的5個執法者輪姦後不堪受辱跳樓身亡。閻王看罷,大怒: “這世間此等畜生定要嚴懲。”他安慰邱阿紅道:“現將他們的罪孽記錄在案,待他們陽壽過完,再行論處。”阿紅含淚點頭離去。

這時,一個稚嫩的聲音響起:“閻王爺啊,我死得也好慘啊!”閻王眉頭一皺,發現下面站著一個不足4歲的小兒,滿臉淒苦:“你且說來,到底發生了何等慘事?”“我乃江蘇新沂人士,名叫樂樂,三歲多一點。9月7日那天,我在小區內一輛寶馬車後玩耍,沒成想伍姓司機倒車將我撞倒。當時傷並不重,可剛想爬起,卻不料司機竟然二次將我撞倒,兩次從我身上碾壓過去,致使我骨斷筋裂,五臟俱損。沒奈何,只好飄飄渺渺離了肉身,如今只能四處遊蕩,不知歸處。”閻王聽罷,兩眉倒豎:“這中國大陸無德無人性之人何其多也!將這等罪過記下,待伍姓司機來冥府報到後,一併懲處。”

待樂樂退到一邊,十幾個滿臉、滿身傷疤的人一起湧了上來。“閻王爺啊,我們都是7月底南京大爆炸的受害者啊。”“我們死得冤啊!都怪那官商勾結,使無拆遷資質的公司挖斷管道,這才引起爆炸。”“我的妻兒老小可怎麼活啊!”“一定要懲處那黑心的政府官員啊!”……閻王嘆了口氣,命小吏拿過關於南京大爆炸的記錄仔細翻閱。稍頃,閻王道:“各位休要傷心,在此事件中的所有相關人等的罪孽都早已記錄在案,有些陽壽已被縮短。只是尚需時日,等他們盡數到此報到,才可一一了結啊!”十幾個人聽罷,長出了口氣,謝過閻王離去。

“閻王爺啊,您要為冤死的舟曲百姓做主啊!一千多人瞬間就不見了,說什麼是地質災害,都是因為不加節制地開發、破壞森林資源、瘋狂修水電站才造成的……中共才是這場災禍的禍首啊!”

“閻王爺啊,我們是死在山西臨汾和黑龍江雞西的煤礦工人啊!您一定要為我們懲治那些害死我們的人。這麼些年,死了多少礦工數都數不過來了。黑心的礦主和官員們榨幹了我們的身體,卻從來不珍視我們的生命。在這個國家,我們就是賤民啊!”

“閻王爺啊,我們是被強制墮胎的嬰兒,可憐我們因為中國的什麼計劃生育政策,今生不得轉生,那份痛苦有誰知道啊!”

“閻王爺啊,我叫晶晶,剛剛4歲。不久前和三個同伴被殺死在幼兒園中,殺我們的人說是報復社會,可我們也沒招惹誰啊!你說,這是誰的過錯呢?我們該向誰討命?”

“閻王爺啊,都說打疫苗可以防止得病,可我剛打我一天,就永別了我的父母。我到底要找誰算賬?”

……

一張張狀子,一樁樁新冤情聽得閻王是雙眉緊鎖,心情格外地沉重,不禁感嘆道:“這中共治下的社會怎麼越來越亂?中共製造的冤屈怎麼越來越多?“待他一一問案完畢,剛想喘口氣,那些冤情積年深的冤魂又湧上前來,又一次遞上了自己的狀子。他們中有四川汶川地震死於校舍坍塌的,有青海玉樹地震被埋在房屋下的,有 “文革”被虐殺的,有大躍進中被餓死的,有“六•四”中被槍擊的,還有楊佳、唐福珍、陳嘯……他們紛紛詢問何時自己的冤情才能徹底洗清,何時造成自己悲慘命運的中共被清算。“閻王爺啊,我們年年此時申訴,就是想什麼時候這個日子可以真正地成為國殤日,就是盼著上天盡速懲治那十惡不赦的邪黨,好讓冤魂不再增加。”

閻王點點頭道:“諸位的心情我完全了解,但不必心焦,眾神早已宣告了中共必將滅亡的下場。我近觀天象,發現中共業已走入窮途末路。估計時間不久矣,各位的冤情就可得以徹底昭雪!”眾冤魂聞聽,面露喜色散去。

閻王這才舒了舒筋骨,自言自語道:“中共真是自作孽,不可活矣!”然後命小吏將今日所收狀子歸在一起,等待未來的審判。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