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岸紅!老毛的另一碗“蛋炒飯”(圖)
 
姜青
 
2010-9-16
 

70年代,賀子珍(中)、李敏、孔東梅。
【人民報消息】到毛咽氣時,他想到的還是權力。但是,似乎天定,毛澤東沒有兒子當接班人。毛王朝註定一世蹋臺。

不是婚配生的不算,毛的三個妻子,生的數個兒子裏,除了神經失常的毛岸青活下來了,楊開慧生的大兒子、被毛視為接班人的毛岸英28歲那年,因為一碗蛋炒飯而送命。另一個叫做毛岸紅的兒子是第二任妻子賀子珍生的,當確認後要領回家時,中途出了個程咬金,非說是自己失散的孩子,那個年代還沒有DNA鑒定,於是這個毛岸紅成了懸案。

1932年,毛岸紅出生在長汀福音醫院。當時賀子珍正得瘧疾,醫生怕影響孩子的健康,不讓她餵奶,毛澤東便給孩子找了個奶媽。奶媽是江西人,當地的江西人好把小孩子叫毛毛,毛澤東與賀子珍也就跟著奶媽稱毛岸紅為小毛毛了。小毛毛生得端端正正,眼睛挺大,毛澤東非常喜歡他,每次來醫院,都要從奶媽手裏把小毛毛抱過來,又是親,又是摸。毛毛兩歲多時,呀呀學語,討人喜歡。毛澤東每次出門,到了傍晚,小毛毛都要站在門口,倚門而待,等爸爸回來。

後來,被稱為「長征」的共產黨大逃亡開始後,毛澤東和賀子珍商定把孩子交給留下來的弟弟毛澤覃和弟媳賀怡。臨行前,賀子珍從鄰居那裏要來些棉花,把自己的一件灰布軍裝剪開來,一針一線地給兒子縫制了一件小棉袍。瑞金和中央蘇區落入國民軍之手後,毛澤覃恐怕走漏消息,就把他秘密轉移。之後毛澤覃在一次戰鬥中被打死,小毛毛從此下落不明。

共產黨進入北京不久,賀子珍的妹妹賀怡曾回去尋找毛毛。沒有找到。後來,賀怡又轉赴江西吉安,繼續為尋找毛毛奔波,途中因車禍遇難,找尋毛岸紅就停止了。

1953年,幽居上海的賀子珍給當時的江西省長邵式平寫了封信,說她在瑞金時生有一個男孩,叫小毛,長征出發前通過毛澤覃、賀怡夫婦寄養在老表家裏,現在思兒心切,請千萬千萬幫助查找……江西省政府下決心再找,派省優撫處幹部王家珍組成尋找毛岸紅專項任務組,在紅軍留下的孩子中遍訪查找。終於打聽到,朱盛苔和黃月英夫婦曾在1934年10月,養了紅軍的一個小男孩,取名朱道來。


毛毛朱道來。
江西省政府立刻把這個歲數與毛毛相等,血型與賀子珍相同,相貌與毛澤東相似的男孩的照片和材料送給中組部,中組部把有關朱道來的材料和照片轉給賀子珍。後來,朱道來和奶媽黃月英來到了上海,黃月英還把當年的一件小棉袍交給賀子珍,賀子珍雙手顫抖著,不禁流下了兩行熱淚,想起了當年送毛毛的情景,一把將男孩緊摟在懷裏呼喊哭訴,就只待毛主席點頭了。

劉少奇和周恩來看了朱道來的照片已經認可,周恩來將朱道來的照片轉給了毛澤東,毛澤東仔細辨認後傳下話說:「這孩子很像年輕時的毛澤覃!」朱道來馬上要回到毛澤東身邊時,卻節外生枝,一位在南京的老幹部朱月倩卻說朱道來是她和霍步青的兒子,華東局深感事情重大,頗為棘手,因他涉及到一個孩子兩個母親,均非等閑之輩,還牽扯到毛主席。

華東局領導同志對此事非常重視,決定由辦公廳主任趙尚志親自處理。趙尚志通過細緻的調查了解,認為朱道來是朱月倩所生,但他仍不敢輕易結論。

趙尚志走進了上海市溧陽路上那座靜悄悄的洋樓庭院。此時, 賀子珍已經將「朱道來」當年的奶媽黃月英接到了上海。這幾天,一向幽靜的庭院熱鬧起來了,賀子珍憂鬱的臉上出現了難得的笑容。她將奶媽黃月英當作親姊妹,也當作貴賓,盛情款待。她詳細向黃月英敘述了自己丟失愛子的經過,反覆強調孩子托付的所在地就是黃月英的家鄉。

趙尚志找到黃月英,請她談談事情的原委,詢問「這孩子究竟是誰的」時,黃月英竟是那樣毫不猶豫的回答:「孩子是毛主席的呀!」這個回答打破了趙主任原先的論斷,從而增加了解決問題的複雜性。儘管他再三提及朱月倩及其證據,黃月英仍不改口。趙尚志問朱道來本人,孩子自然是一問三不知。

趙尚志見問題一時不能解決,便打電報給江西省省長邵式平,請求當地政府協助作進一步調查。任務下達到民政廳朱廳長頭上。朱廳長當即派負責調查了解的幹部王家珍,將江西方面的調查材料寄給了華東局。幾乎所有的材料都在證明,朱道來是賀子珍的孩子。甚至還有一份瑞金縣葉坪鄉的群眾聯合簽名,證實朱道來的生母系賀子珍,就是小毛。還有人提到一件小棉襖,說那是賀子珍親手縫制留給孩子的,如今小棉襖還在奶媽家中呢。趙尚志感到束手無策了,只好將問題上交。請中央組織部來解決了。

中組部打來電話,要朱道來、黃月英同去北京一趟。於是,朱道來、黃月英、王家珍一行3個作為中組部的客人,住進了招待所。在京期間,不少領導同志前來看望了這個引起爭執的孩子。鄧穎超、帥孟奇、康克清,以及曾碧琦(古柏的夫人)、錢希均(毛澤民的夫人)等「媽媽」們更是關懷備至,體貼入微。

朱月倩也來到了北京,她堅持說,「朱道來是我的孩子,你們必須還給我……」。結果鬧的滿城風雨,說什麼的都有。毛澤東聽了周恩來的匯報後,決定放棄這個「可能」是自己的孩子。

最後,中組部決定平衡處理,朱道來既不返回南京朱月倩身邊,也不回到賀子珍的上海,將孩子留在北京就讀,並由中組部副部長帥孟奇負責照顧朱道來的日常生活,而且也讓黃月英回鄉。從幾個月大就沒離開過養母的朱道來與黃月英分手時哭成了淚人。

朱道來被安排在北京師大南二附中(即後來的101中學)讀書。後來考上了北大,畢業後分配到一個國防科研單位工作。1971年11月,發現已是「肝癌晚期」,治療一個月就去世,年僅39歲。毛澤東是1976年9月9日死的。

有時想到毛的權力欲,不得不驚嘆命運的安排,為什麼當賀怡去江西尋找毛岸紅的時候,竟車禍死亡?為什麼當被認定的毛岸紅從江西尋到時,半路卻殺出一個固執的程咬金?朱道來一天也沒有使用過「毛岸紅」這個名字,離散後一天也沒有回到毛的身邊。對於急需王朝繼承人的毛來說,這算不算另一碗「蛋炒飯」?!△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