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爾街日報:中共正在輸掉網絡戰爭(圖)
 
2010-1-3
 
【人民報消息】中共所謂的反網絡色情運動已經進行四個月了,中共政府關閉了數千個網站,其中有些是色情的,很多卻不是。儘管中共不斷的對網絡實施更嚴密的封鎖,有數不清的網站在中國被扼殺,然而更大層面的事實是:網絡審查正徹底失敗。

《華爾街日報》記者ORETTA CHAO和JASON DEAN十二月三十一日報導,外國網站,比如Facebook, YouTube 和 Twitter,自從中共準備十月一日慶祝其在中國的六十年統治那天起就遭審查封閉,至今許多中國用戶依然無法連上。

自從網絡進入中國後的十幾年來,曾遭受中共多次打壓,被批評者們稱之為“超級防火牆(Great Firewall)”的網絡過濾裝置,其封鎖的範圍不斷擴大,封鎖技術也越來越尖端。

艾撒克-毛(Isaac Mao)是創辦中國博客的先鋒和中國網絡的研究者,他說:“儘管審查在各處戰役中都有獲勝,卻在輸掉整個戰爭”。

在二零零九年,北京甚至在一場大戰役中失敗,也就是所謂的“綠壩”事件。這是網絡審查力量有限的最戲劇性的表達。

現在“翻牆”這一網絡管制異議者的術語,已經成為許多中國網絡用戶的標準語言。

2009年,對“綠壩”的抗議通過網絡迅速傳播,對那些長期以來不許公開討論的事情在網上進行了生動的討論,還轉載了一位女子鄧玉嬌的證詞,她在自我防衛中殺掉了試圖強姦她的當地中共官員而被起訴。

互聯網給中國人提供了一個對一些敏感問題進行討論並組織行動的機會。

愛滋病問題的傑出活動家萬延海(Wan Yanhai)在電子郵件和網絡的幫助下,在北京成立愛滋病問題非政府組織,他說:“在過去十年來,(網絡)對人們的生活產生了巨大影響,給了人們勇氣來改變這個社會。”

共產黨一直對信息的力量有非常敏銳的認識。從它一開始統治起,它就禁止國外新聞來源,宣傳部門的官員們則緊緊的控制著國家的每一份出版物和廣播的內容。中國在十九世紀八十年代後期有過短暫的自由,那時大學生們和精英成員被容許更多的自由聚會探討。但是由於信息傳播速度受科技及其它限制,那種自由是有限的。這段時期以中共當局在一九八九年在天安門廣場對學生的民主請願進行鎮壓而告結束。

不到十年後,網絡進入中國,給中共帶來了一個一直無法排解的難題。中共官員知道網絡是與外部溝通和進行商務活動的有利工具,但又擔心其“危險”性。從一開始,他們就計劃著如何控制網絡。在一九九六年,他們規定所有網絡申請者必須到當地警察局登記。那時全國網絡用戶不到一百萬,似乎還可行。但是很快,用戶增加到數千萬、數億,就再行不通了。

在二零零三年,中共宣布了一項大型計劃叫“金盾工程”,來管制互聯網,明顯的目的是讓公安人員進行網上監控。

今天,許多中共政權機構都在負責互聯網監控,包括管制本地運作的網站,強迫他們過濾“非法”內容。

但是當局每阻止一個異議,就帶來更多的異議。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專研中國互聯網的學者蕭強(XiaoQiang)說:“有那麼多人。他們能對一個很小的人群進行監控,但是這種方式肯定無法嚇阻更多線上的聲音。”

儘管中共當局對網絡內容控制越來越內行、越來越快,但是它依然無法跟上網絡用戶成番增長的速度。根據官方數據,在二零零九年上半年,平均每天有22萬995個中國人開始使用互聯網,也就是每分鐘有153位新用戶。

互聯網最終會打破中共的信息壟斷,這是自由活動人士和中共官員們少數幾個認識一致的事實之一。在十二月份中共政權的一份刊物上發表的文章中,公安部長孟建柱警告,互聯網“已經成為‘反華勢力’進行滲透和顛覆,並擴大他們力量的重要工具”。

柏克萊分校的蕭先生說:“其實,互聯網是主流媒介。在互聯網上報導的任何事,全國都會知道,中共政權的神經也會被觸動。”

他說:“審查變得越來越尖端越來越強大,但是依然充滿漏洞”。當當局試圖封鎖網絡時,“主要的結果只是引起中國網絡用戶更多的抵制和反抗。他們在製造多得多的網絡審查體系的敵人。”

(大紀元記者施明編譯)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