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黑客為何襲擊谷歌
 
李天笑
 
2010-1-21
 
【人民報消息】紐約時報稱此次谷歌遭襲形同好萊塢驚險大片。不過,世界上的網絡安全專家們普遍認為,這一次的導演不在好萊塢,而在中國。

谷歌公告說,公司基礎設施受到來自中國境內發動的很老練而有目標的襲擊,這一輪攻擊的主要目標是中國維權人士的谷歌信箱。谷歌首席執行官說:“只用幾秒鐘就可以確定,真正的攻擊地在大陸。”谷歌工程師在接受採訪時也透露,證據顯示,襲擊事件的主謀並不在臺灣,而是在中國大陸。綜合各方面情況,谷歌所言不虛,而且這是一次中共政府操縱的國家級攻擊。

首先,民間黑客不會專門去攻擊中國維權人士的信箱,只有中共官方才會。第二,一般的黑客只是小打小鬧,而這次谷歌受到的攻擊是迄今為止最大規模並且最複雜的,只有政府機構才有可能實施。第三,順藤摸瓜最終的出擊地在中國。第四,美國亞特蘭大的反黑客專家經 “反向工程”(Reverse engineering)拆解惡意程式和廣泛搜尋發現,這次襲擊使用的主要編碼中有一段獨特的算法邏輯只在中文網站的中文技術報告中發表過。第五,中共政府操縱襲擊有前科:2007年曾襲擊德國聯邦政府、美國國防部以及達賴喇嘛的辦公機構等。第六,事發後,美國國務院要求中國作出解釋,這被普遍認為美國已確定這是中共政府行為。

中共此時用攻擊谷歌來“亮劍”著實很蠢很危險。有網友認為,中美網戰若真的打起來,中共網軍只有第一次打擊的能力。美國反擊過來,中共絕對沒有還手之力,因為中國網絡通往外國線路基本上被美國公司包下來了。一旦兩國發生網戰,美國政府只需通知那幾個公司切斷通往中國的數據線,中國就只有Intra-net而沒有Inter-net了,中共網軍就被徹底去勢了。即便不截斷中國的國際線路,由於全世界13臺頂級域名服務器都由美國商業部下屬組織管理。只要把.cn或.com域名從頂級域名服務器中刪去,中共網軍也同樣玩完。

即使不打網戰,中共這次也是偷雞不成蝕把米。中共沒料到忍氣吞聲4年不哼的谷歌,與時代華納、EBay、雅虎和默多克新聞集團等的沉默撤退迥然不同,居然一鳴驚人,公開向中共叫板。這一下不但驚動了美國政府,演變為外交事件,還可能觸動多米諾骨牌效應,引發外資撤退潮。最使中共心驚肉跳的是,如果谷歌真的出走,勢必更倚賴 google.com,就會轉向與其他組織聯手發展破網翻牆技術。以谷歌的力量加入目前法輪功頂尖的破網技術,中共的“金盾綠壩”哪是對手。  

既然如此,中共為什麼偏偏選這個時候對谷歌“亮劍”?首先,對谷歌的攻擊其實是09年底中共新一輪網絡封殺行動的一部份。09年全國網民聲援鄧玉嬌事件和強裝綠壩受挫後,中共更加瘋狂地嚴控網絡,到12月初,全國全年共關閉了7千家網站,但中共並不滿足,12月中旬開始又發起新一輪封網,全面把互聯網變成局域控制網。公安部部長孟建柱提出要加強六張網,即街面防控網、社區防控網、單位內部防控網、視頻監控網、區域警務協作網和虛擬社會防控網。中共全面監控 QQ帳號、取締私人BT站、禁止用個人申請網站,停止在海外註冊.cn域名,同時用“黑名單”和“白名單”(指先將一切網站封鎖,再將被批准的網站解封)雙管齊下,對接入商機房,只要發現一個“有問題”網站,就關閉整個機房。也就是,“寧錯殺一千,不放過一個”。對谷歌,中共一貫用法規管轄和攻擊威嚇逼其就範。在全面封網時,當然也要敲打谷歌使其更加聽話。

其次,攻擊谷歌也是中共在運用網絡進行“非對稱”作戰和“超限戰”的試兵和演習。中共軍方早就提出“超限戰”和 “非對稱”作戰理論。當中共短期內在高科技領域無力與美國一爭高低的情況下,中共軍方傾向於發展一些不對稱的手段以抵消美國的軍事優勢,網絡戰是其中一個重要領域。“網軍”一詞最早出現在1999年《解放軍報》,意思是在陸、海、空軍之外,另新增網絡攻擊力量。中共主要通過攻擊谷歌來進一步評估“非對稱”作戰的技術效果和外交反應。

再次,實際上攻擊谷歌的一個直接目的就是擠壓谷歌,讓百度獨霸天下。中共控制下的網絡信息領域,有兩個特點, 一是谷歌搜索真相的商業行為和中宣部隱瞞真相政治行為形成了重疊;二是在開始時需要學習谷歌的經營和技術,同時利用美國公司的公正形象。

不管是谷歌還是百度,中共是希望它們順從聽話、認真配合。中共與其用“六張網”、“黑名單”和“白名單”赤裸裸封殺和過濾信息,不如用谷歌和百度過濾信息更有效和體面。但谷歌與百度不同的是,它有美國總公司作支撐,有一個搜索真相和“不作惡”的價值原則,這與中共是不可調和的矛盾,所以時不時會跟中共形成對抗和摩擦。

當谷歌的經營和技術已經被學到手時,谷歌則成了“刺頭”和排擠對象,而百度就越來越成為中共更屬意的對象。此次中共網軍攻擊谷歌就是在幫百度的忙。但是,又不能做的過分明顯,於是自導自演一出伊朗網軍攻擊百度的鬧劇。由於絕大多數民眾都不相信伊朗會攻擊百度,於是中共就說有西方國家假冒伊朗挑撥中伊關係,這樣既把禍水引向西方,又把百度打扮成與谷歌一樣的受害者,同時又轉移了谷歌這次公開造反的轟動效應。

這次中共對谷歌的攻擊效果被谷歌出人意料的叫板所抵消。谷歌是否充分吸取了這次小有斬獲的正面教訓仍有待觀察。真相是中共的致命弱點。中共放棄過濾真相的可能性近乎沒有。谷歌與中共的談判能取得什麼成果令人生疑。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