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介石何以失去大陆?国防部尽是匪谍(多图)
 
2009-9-27
 
【人民报消息】(人民报记者龚诚报导)作者蓝培刚日前在其发表的文章《国殇60年──蒋介石何以失去大陆(上)》中披露,共匪在夺取全国政权的过程中,匪谍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以至到了国防部尽是匪谍的触目惊心的程度。

文章写道,共产党建政后刻意隐瞒许多历史真相,有许多国共战争中“起义”的国军将领其实是中共打入国军的特务,如刘斐投共前已有25年党龄、廖运周21年、郭汝槐20年、张克侠19年。




图左至右:中共打入国军的高级特务刘斐、廖运周、郭汝槐、张克侠。

国防部尽是匪谍!

阎锡山手下的一名将领,是赵家骧的岳父,曾驻守太原的楚溪春,颇富名声,他当时担任沈阳防守司令官,我是第六军团长兼副司令官。城内的警察、宪兵由他指挥,我指挥其他的四个军。

当时他是六、七十岁的老前辈,我还年轻,两个人面对面坐办公室,常常向他讨教,他就告诉我一件事:

他原先有一名侍从官,文笔很好,服务热忱又周到,甚至连洗脚水都会帮长官端来,实在是个好得不能再好的侍从官。没想到就在太原沦陷的前一天,他向楚溪春告辞,说他是共产党,被派来专做楚的工作。现在事已办妥,因此向楚溪春告辞。楚就问他说,“既然你是共产党,为什么不把我杀了呢?”他回答说:“因为你人太好了,不舍得杀你”,可见得共产党渗透的功夫相当厉害。

我从东北回南京述职时,到国防部看见刘斐,当时就发现他冷言冷语的,说什么我们作战不力。同行的廖耀湘将军出了门就骂:“国防部尽是匪谍,作战计划还没传到手,共产党就知道了,这样下去还能打什么仗!”

我来台湾之后,在自由之家理发,旁边正好就是以前在南京国防部当第二厅厅长的郑介民,来台后担任国家安全局局长,向他聊天时我问他刘斐的事,我说:“当年你在国防部第二厅当厅长时,顶头上司国防部作战次长刘斐,第三厅厅长郭汝槐是共产党,难道你一点也不晓得吗?”

郑介民说:“我怎么不晓得!我在当国防部第二厅副厅长时,厅长杨宣诚(海军出身)就告诉我说,‘刘斐是共产党,在日本念陆军大学时加入的,与陈毅、邓小平属同一时期。老郑,你是蒋委员长的学生,说话比较方便,你应该向委员长报告。’我想,要报告也应该由厅长去报告,我又没有证据,空口报告,岂不会挨一顿臭骂吗?所以,我们俩谁也没有去向蒋委员长报告这件事。”

郑介民又说:“到大陆沦陷时,国防部搬到广州,再迁香港,后来就分手了。在香港时,国防部的人都住在同一幢旅馆里,后来刘斐住我楼上。有一天深夜,刘斐跑来叫醒我说:‘老郑,你不要到台湾去了,国民党没希望了。我老实告诉你,我是共产党,你跟我回大陆去,包你有前途。’我这才恍然大悟,确切证实他是共产党。 ”

郑介民将军当然没有同刘斐一起投共,而是来到台湾之后担任国家安全局局长直至逝世,鞠躬尽瘁而后止,是戴笠之后的第二把手,作情报很有成绩。

整体来说,几乎国军的每一个机构都被中共的间谍渗透,战事一再失利实是必然。例如在东北的时候,赵家骧当参谋长,有一个管作战的随从参谋就是共谍。我们这里每回有什么作战计划,他就会用家里私藏的无线电电报机把消息传出去。后来,派他到华北开会,刚好就在华北破获共谍组织,供出这位参谋也是他们同伙,华北通知赵家骧,准备好伺其返回东北时立即逮捕。没想到,他回沈阳后下飞机先打电话回家,一听声音不对,赶紧就溜掉,此后再也没抓到过。(摘自《罗友伦先生访问记》)

蓝培刚的这篇披露会让不少看过《九评共产党》的人联想起“【九评之二】评中国共产党是怎样起家”中关于中共九大基因“邪、骗、煽、斗、抢、痞、间、灭、控”之“间”的论述。

文章写道,「中共的起家历史,是一个逐步完成其集中外邪恶之大全的过程,中共完善着它“中国特色”的九大基因:“邪、骗、煽、斗、抢、痞、间、灭、控”。这些基因承传不断,手段和恶性程度在危机中进一步得到强化和发展。」

……
……

基因之五:间──渗透,离间,瓦解,取代

骗、煽、痞犹不够,间亦用之。中共渗透有术,地下工作的“前三杰”钱壮飞、李克农和胡北风,他们的实际领导者是中共中央特务二科科长陈赓。钱壮飞任国民党中央调查科主任徐恩曾的机要秘书和亲信随从,中华民国政府军第一、第二次对江西的围剿决策和情报,钱壮飞用国民党中央组织部信函,经李克农亲自送至周恩来手中。1930年4月,表面上由钱壮飞率领,实际上由陈赓领导,用国民党中央调查科的证件和经费,在东北建立了一整套明属国民党、暗属共产党的双重特务组织。李克农亦曾打入中华民国海陆空军总司令部担任译电员,中共保密局负责人顾顺章被捕叛变的急电就是被李翻译后由钱壮飞送给周恩来的,免除了被一网打尽的下场。

亲共的杨登羸担任国民党中央调查科上海特派员,中共认为不可靠的党员,便让他去逮捕和处决。河南一个老干部,曾因得罪了共产党中的干部,便被自己人开后门送到国民党监狱中关押了好几年。

在解放战争期间,中共情报战线直达蒋介石身边,国防部作战次长、掌握国民党调动军队大权的刘斐中将竟是中共地下党。在被调动的军队自己还不知道时,延安就已经得到情报,并据此而拟好作战计划。胡宗南的机要秘书和亲信随从熊向晖,将胡宗南大军进攻延安的计划通报周恩来,以致胡宗南打进延安时,得到的只是一座空城。周恩来曾经说:“蒋介石的作战命令还没有下达到军长,毛主席就已经看到了。”」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