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兵藏危機!一次高層空前激烈的爭權較量(多圖)
 
林立
 
2009-9-10
 

1989年六四的天安門廣場軍人在掃射無辜!

【人民報消息】中共中央政治局決定在9月15日至18日在北京召開四中全會。制定官員財產申報制、推行新型黨內民主、預防「少數」幹部腐敗、提高共產黨的執政能力,等等議題都會在新聞裏出現。但這些都是填充麻子臉上凹處的粉底霜,而真正素面朝天的十七屆四中全會可不是這些玩意。

這是一次空前激烈的爭權較量。江、胡以及元老軍頭都想把自己信賴的人推進最高決策層。.

「官員財產申報制」與江澤民的黑金

公布官員財產的「陽光法案」無論制定不制定都沒有任何意義。因為體制不改變,中國就沒有陽光,黑暗之中全體都腐敗了,都在偷雞摸狗,施行「官員財產申報制」等於是中共自刎。

自1991年9月到2001年1月初,江澤民當政期間,中共9次發出命今,規定黨政領導幹部要公開本人及配偶的資產情況。中紀委也三令五申,但均無效。

與此同時,中共中央、國務院、中紀委還三令五申凡不按照規定執行的黨政機關部門,一律不准參加先進集體、優秀或模範幹部的評議,有關黨政領導幹部一律不考慮晉升考核;中央將根據情況,責成有關黨政機關及其主要領導作出檢查,並作出組織紀律處分。


江是無底洞的代表!
最初,江澤民在瑞士銀行有三億五千萬的秘密賬號,在印尼答厘島有所千萬豪宅,是由唐家璇任外交部長時為江買下的,以供江以及家人每年長假或週末使用。後來又轉移相當於200億人民幣的美金去加勒比海地區銀行。

所以,江澤民在政治局常委會的會議上表示:中央的規定必須執行,這是不容置疑的。問題是下面的工作要做好,對社會可能的影響,要做到胸中有八成以上的把握。一旦放開,群眾群起追究,有可能會出現亂局,亂了自己,很可能使黨政工作處於被動,幹部內部的團結、黨群之間的關係,處於一發難以收拾的地步,完全打亂了中央的整個部署,客觀上還會給國際敵對勢力、國內敵對勢力乘機製造政治動亂。

2001年6月中旬,中紀委發出一份關於《地方貫徹、落實中共中央、國務院、中紀委有關領導幹部公開本人及配偶、未獨立子女的經濟收入、資產情況》的報告中披露.至5月底,全國只有北京、天津、山東、江蘇等四個省、市的省級黨政機關的領導幹部,在「一定範圍」內公開了本人及配偶、未獨立子女的經濟收入、資產擁有情況。公開後,接到反映,有較大疑問的,共52宗,涉及12名副省級、省級幹部,其中包括政治局委員、省委書記、市委書記。黨嚇壞了,江更嚇癱了,趕忙叫停。

8年前的反饋依然只是反饋


中共沒有法制!
截至8年前,2001年6月中旬,中紀委、監察部已收到來自地方黨政部門、各團體、單位、學校的來電、來函7千5百多件,質詢有關黨政領導幹部公開財產的情況。以下是部分電函的摘錄:

「難道再使人民失望,乃至徹底失望!」

「人民公僕向人民主人公開經濟來源、資產情況,難道會有困難?」

「究竟由誰來監督黨政部門、黨政領導的工作操守、行為?」

「黨中央的決議究竟要不要落實、貫徹,又由誰來監督?不落實,不貫徹,怎麼辦,怎麼處理?」

「不落實、貫徹黨中央決議,不執行中紀委規定紀律的黨政部門、黨政領導幹部,能管理好地方工作嗎?」

五十二名江西省南昌市退休幹部致中共中央、中紀委急電的摘錄:

「黨的領導幹部究竟有什麼理由、有什麼困難、有什麼阻力,不能公開自己財產?」

「今日如中國發生政治動亂,亂因是共產黨,是共產黨的無法無天。」

昔日的「少數」幹部腐敗


江對吳邦國說:我的人不能公布財產!
2003年6月下旬,十六屆中央政治局常委會、政治局,又一次討論審議由中紀委、監察部提交的「關於黨政幹部和家庭公開公布經濟收入,擁有資產、資金的提案」,此項議案在政治局常委會上的表決結果:四票贊成,二票反對,三票棄權。投反對票的二人為黃菊、賈慶林;投棄權票的三人為吳邦國、曾慶紅、李長春。於是關於中共幹部公開財產案第五度被擱置了。

按照中共黨章的說法,共產黨是工人階級的先鋒隊。現在許多工人失業的失業、下崗的下崗,已經是一無所有,可是作為先鋒隊的中共幹部們為什麼如此害怕公布自身和家屬的經濟收入、擁有的資產和資金?在美國資本主義社會裏,政府官員在參加選舉之前的時候都要公布自己的收入和財產。「腐朽、垂死」的資本主義都不怕暴光,為什麼自喻比太陽還亮的「偉大、光榮、正確的」共產黨如此害怕陽光?! 

在2004年3月的兩會上,下面呼聲太高,政治局、政治局常委會只好又把這個老大難問題拿出來,經過多次討論,江家幫占多數席位的政治局及常委會的委員堅決不同意公開自己的財產。根據少數服從多數的規則,提案又一次流產,「幹部公開財產議案」的死結上又結了一個死結。

無法推行新型黨內民主的「理由」充分

據北京政界人士說,江系人馬反對幹部公開財產議案的理由是:

(一)這一提案一旦付諸實施,大多數幹部思想將承受很大衝擊;

(二)社會上會發生混亂,文革式的「攻擊、誹謗、誣釁、造謠」會捲土重來,社會很快會處於無政府狀態;

(三)黨政機關、公安、金融系統會首當其沖處於癱瘓,社會分化為各種派系、山頭林立,甚至會發生內訌、內戰;

(四)屆時局勢失控;國內敵對勢力、境外敵對勢力勢必滲入,插手演變為政治動亂;

(五)幹部和家屬也應有隱私權、私有財產權的保障問題。

為什麼政治局常委和委員們公開了他們的財產就能「發生內訌、內戰」?黨政機關、公安、金融系統就會首當其沖處於癱瘓呢?他們的財產是什麼東西構成的,有這麼大威力?!

原來以江為首的巨貪財產多到了足以製造社會動蕩的地步,所以年年討論,年年解決不了。到了「60年輝煌」,還是「輝煌」依舊,貪腐依舊。

怎麼辦?在全體腐爛的情況下,預防「少數」幹部腐敗是不可能的,只能預防「少數」幹部不腐敗。

60年「大慶」黨媽媽愛人民


“十一”將至,天安門廣場警察林立。
儘管中共出了很多新聞,說是代表的全體民意,但國殤日閱兵前夕卻透露了真情,中國共產黨非法統治中國60年,所以它害怕人民,「坦克生日派對」連蚊子也不敢放過。這不是個形容詞,而是真的不放過蚊子。

愛人民的具體措施是:禁止任何民眾在9月29日至10月2日間靠近遊行區域(長安街附近),除非你就住在遊行區域內。而即便你是遊行區域內的本地居民,是凡能俯瞰或者比較清楚的看到長安街的,均被禁止在此期間接待任何客人,而居民本人在此期間也禁止站立在陽臺或打開窗戶(觀望長安街)。

預演:週日(9月6日)晚間,中共進行整體彩排,北京中央商務區全線封鎖。眾多的坦克、裝甲運兵車、導彈和軍用車輛裝扮成狂歡節彩車雷鳴般碾過長安街。沒有遊行區本地居民證明的人們被禁止靠近遊行區附近的任何場所。即便是有一個比較好的角和度俯瞰長安街的任何居民,遊行期間也絕對被禁止接待客人、或自己在陽臺站立,甚而禁止打開窗戶。

2002年,江出訪德國,要求他的車隊經過的兩旁焊死所有的窨井蓋,現在這個笑話在中共中央所在地北京又重現了,這說明中共內心對人民的巨大恐懼。

愛人民的另一些具體措施是:北京長安街上最有名的幾家賓館均表示慶典期間他們不會公開營業。君悅酒店接待員說:「我們所有的房間都被政府和它的客人預訂完了,沒有房間接待遊客和商人了。」新聞大廈的接待員說:「對不起,先生,政府已經預留了九月29日至10月2號所有的房間。」北京萊佛士公司的發言人說,政府已預訂了「幾乎」所有的房間。

北京如此發瘋,更不會讓外地人進來。為了確保百分之百的安全,中共七省市已聯手建立一個安全「護城河」,維護國殤日穩定。他們的責任是管制上訪的人流入北京,到處豎立路障,把北京變成一座死城。在國殤期間,中共還將配備80萬到100萬的便衣特務居委會小腳偵緝隊等在北京街頭監控和巡邏。

內部通知:哪個地方出問題,哪個地方的頭頭下臺,從北京市委書記、北京市公安局局長到居委會主任。

自我欺騙和欺騙國人

中共總書記出訪的編輯錄像都是出自於殃視之手,與江澤民握手的遊客都是國安安排的便衣,所以此次國殤日閱兵錄像更不能出一點差錯,是把9月6日的預演錄製下來,然後剪接,所以中國觀眾看到的將是一個預制好的慶祝活動圖片,而不是當天的實況。

至於錄像片中的街道和廣場內看似隨意碰到的受訪人,都是中共親手挑選的,還有花錢雇來的國內國外的「政治堅定」的人群,這些人目前正在接受鼓掌和微笑培訓,還有背臺詞。

閱兵藏危機:傳染病蔓延氣勢洶洶


2003年薩斯江逃到上海!
讓外國人不可理解的是,中共在天安門廣場及其周圍發起消滅蟲害的攻勢。這是中共建政60年從來沒有的做法,即使蚊子也不能幸免。

北京市「負責疾病預防」的官員曾曉帆掩蓋說:「老鼠會咬電纜,蚊子會叮人,而擾亂廣場上的集會。」

實際上,是北京發生了罕見的鼠疫等傳染病,而且來勢洶洶,為了不使請來的外國政要們被傳播源蚊子叮咬而致病,所以必須「消滅蟲害」。

離退休老軍官維權就是中共的路走到盡頭

在高層爭權奪利之時,離退休老軍人維權異軍突起。9月10日,萬名中共離退休老軍人及其遺屬因常年飽受住房、醫療兩大生存困難而再次聯名上書請願,要求當局公平、公正地解決全軍6萬軍、師職離退休軍人的住房問題和其它待遇問題,保障老軍人的合法權益。

此次上書請願的老軍人包括四總部(總參部、總政部、總後部、總裝部);海軍、空軍、二炮系統以及國防大學、七大軍區(瀋陽、濟南、南京、北京、蘭州、廣州、成都)萬余名軍、師職離退休的老軍人及其遺屬。

他們在請願書中提出的最大的訴求就是改變被壓在7 0平方米(套內面積)、設施簡陋、質量很差、無電梯、抗不了四級地震的危房艱難度日的現狀。而總政治部、總參謀部等軍中現職高官的幹部樓均是面積在二、三百平方米左右、高檔設施、豪華裝修、抗8度以上地震的別墅。

繼5月之後,此次是萬名離退休老軍人的第二次上書請願。已淪為弱勢群體的老軍人自去年開始已成為中國維權的重要一部分。維權代表數十名老軍官曾於2008年2月、3月三次與總參管理部高官對話。2008年他們通過選舉罷免了總參負責人公開支持的軍級管委會主任。2009年,他們多次到中南海的軍委機關以及位於復興路的軍委八一大樓機關請願。

他們說:政府把錢拿去美國買人家的國債券,成為美國最大的債權國,這不就是為了讓美國聽話嗎?你在國內的麻煩都擺不平,還把手伸那麼遠!臺灣受災,馬上送去好多錢,說是一奶同胞,我們是為國家賣過命的,黨對我們怎麼樣?所以,我們不再相信政府說的漂亮話,政府把錢送給美國和臺灣,都是有企圖的,我們沒用了,就拿我們不當人。這個黨太腐敗了!

中共最後的結局


黨奄奄一息,正在掙扎!
萬里說:六十年了,「黨和國家領導人」這個概念沒有變。在財政上,黨庫與國庫之間的那堵牆還沒有建立起來。再看看,數百萬軍隊還叫解放軍,沒有變,還不是真正意義上的國家武裝力量。軍隊的最高領導人還是黨的最高領導人。黨軍一體沒有被國家對軍隊的領導來代替。六十年了,這一點也沒有變。即便在黨內,六十年了,也沒有建立起真正意義上的競爭性選舉制度,更不用說在國家範圍內了。

萬里還說:從建黨的時候起,我們黨就說自己代表了農工,四九年以後,又說代表了幾萬萬中國人民,到建國六十年的現在,還是這麼來講。大家同時還看到,六十年了,並沒有嚴肅嚴謹的政治程序來賦予那種代表權,選舉的、非選舉的,都沒有。

無論中共十七大四中全會開的如何,哪個人當政,十幾億中國老百姓都不關心,他們關心的是他們自己的權益是否得到保障。而最終、最迅速、最徹底的解決這個問題,那就是解體中共、與民主世界接軌。△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