阻止黑勢力滲透 中共紅人紐約選舉受挫(圖)
 
2009-8-29
 
【人民報消息】正在緊鑼密鼓中的9月15日紐約市公職初選,因有多個華裔和韓裔參選人角逐市議員、主審計長等職位,而為華人所矚目。就在參選人爭相造勢,為出線參加11月的大選時,被親共媒體力捧的中領館座上客、紐約市主計長候選人劉醇逸又爆出“血汗工廠門”的造假醜聞,成民眾關注焦點。
  
大紀元記者李佳綜合報導,自去年中共操縱海外特務及幫兇在法拉盛發動攻擊退黨服務中心的事件後,中共在海外經營多年的特務網絡曝光,中共在美國政界收買的代言人——前州議員楊愛倫和現任市議員劉醇逸——也浮出檯面。這次競選衝刺階段,中共控制的美國中文電視臺、僑報、世界日報等媒體為劉醇逸助選、造聲勢。
  
劉醇逸競選的市主計長,在紐約這個國際大都會的市府公職排序上,僅次於市長、公益倡導人,位居第三,掌握著審計市府各部門預算和經費運用的實權,起協助市府運轉,監督平衡市長權利的作用。法拉盛居民稱,劉醇逸在競選廣告上撒謊,與去年敗選的楊愛倫一樣毫無誠信,不合適擔當主計長之要職。
  
紐約每日新聞:不誠實者不可擔任主計長
  
英文媒體“紐約每日新聞”針對劉醇逸的競選廣告不實之處曾有三次報導,第一次指出,劉醇逸把揭發大都會運輸署假帳的事都歸功自己,第二次指劉醇逸兜售幼年血汗工廠經歷不實,第三次強調劉醇逸的移民經歷與事實不符,指出劉父當年並非貧窮新移民,低層的小職員,而是銀行主管,其父後來成為冠東銀行總經理,並在2001年時因欺詐罪被定罪。
  
“紐約每日新聞”在2001年劉醇逸參選市議員時,就對劉父涉入前冠東銀行弊案進行整頁報導,並質疑劉醇逸的競選捐款來源與該銀行員工有關。“紐約每日新聞”的社論表示主計長掌管數額巨大基金,不能由不誠實的人擔任。

劉醇逸的“血汗工廠門”遭父母穿幫
  
8月23日“紐約每日新聞”報導,劉醇逸新近在電視競選廣告中描述他在美國的苦難童年:“他5歲來到這個國度,7歲就不得不到血汗工廠打工掙麵包”、“血汗工廠的經歷教會他計較每一分錢的必要性”。
  
更為離奇的是劉醇逸對媒體說:“自己在1974年到1978年在皇后區的這家針織廠擔任紡織經理。”並信誓旦旦的在最近的競選演說中說:“我有切身體驗為什麼叫它血汗工廠。”
  
“35年前,我跟媽媽在血汗工廠的廠房裏和家裏打工……對我,這並不是丟臉的往事……我曾發誓要曝光血汗工廠和摧毀這個體系,我現在仍然堅持。”劉醇逸說。
  
這個煽情的競選廣告片被他的支持者大加渲染,卻不幸被其父母揭穿。

“紐約每日新聞”記者隨後在採訪劉的父母時,他們道出了劉醇逸的“童工”真相。69歲的劉母自己並沒在劉所訴的“血汗工廠”呆過,她說:“我也就是去廠裏領取材料帶回家來做,因為我得照顧孩子們。”當然,孩子們這裏自然也包括劉醇逸。73歲的劉父說得更直接:“當時,劉醇逸在紡機上每織一個球可得25美分,但這只是劉醇逸的零花錢,用獎勵零花錢的方式鼓勵孩子們參加勞動。”
  
這個動人的電視競選廣告原來是虛假偽劣作品。42歲的劉醇逸在過去曾三次競選主計長而未遂,都從沒提到過自己童年在美國血汗工廠打工的經歷,媒體也查不到他以前有過此“慘痛”經歷的相關報導。
  
“血汗工廠門”的造假經歷被媒體曝光後,劉醇逸在“星島日報”發表的一份書面聲明中表示,該記者要求採訪他媽媽談談他的童年,他就同意了,沒想到記者原來“另有所圖”。他狡辯稱,血汗工廠並不是都像好萊塢影片中演的那樣是一個工作坊中很多流水在線的工人整齊的列成一排,一些血汗工廠中工人可以在家做工,血汗工廠雇用海外童工的情況也並不少見。
  
美國價值守護同盟主席卞和祥表示,他推算了一下,剛步入學齡才7歲的劉醇逸竟然可以違反美國法律不上學,而到所謂的“血汗工廠”去擔任“血汗經理”,長達四年,從7歲幹到11歲?“他所謂的‘切身體驗’恐怕是時空倒錯。”
  
卞和祥說,上個世紀七十到八十年代的美國,生產技術已十分先進,劉所謂的“血汗工廠”是違反法律之舉,不可能存在。卞和祥諷刺的表示,這是劉醇逸在中共大陸享受豪華招待後,參觀東莞血汗工廠時的深刻記憶,之所以張冠李戴,絕非偶然,而是他一貫地親共仇美立場的大暴露。
  
卞和祥分析,劉醇逸的這個虛假偽劣競選廣告,將70-80年代美國醜化成一個榨取學齡童工的殘忍世界,這是對美國文明企業制度和人道教育制度的污衊;這種行徑與他目前污衊美國政府是恐怖主義,為中共用於針對美國的“神五”軍用飛行器發射主動上門道賀送匾等親共反美行為一脈相承。
  
卞和祥表示,每個人支持某個參選人,都是希望他當選後,能為自己帶來利益,這無可厚非。但如果支持一個親共的人上去,這個親共者只會為自己的利益、為其主子中共服務。




在法拉盛仇恨事件中,劉醇逸在親共媒體上公開力挺被
紐約警方拘捕的中共幫兇,挑動仇恨。(新唐人電視截圖)

“劉醇逸作為美國議員,卻一直是中共媒體的明星人物”
  
劉醇逸不是簡單的親共者,而是中共長期以來在美國扶植的幫兇。中共從華人社區入手向西方社會進行滲透,並輸出特務組織,在海外建立“紅色根據地”。與此同時,中共還在美國上層社會收買民選官員,成為中共特務網絡中的一環,以備在關鍵時刻出來為中共代言、服務。
  
劉醇逸作為美國民選議員,卻一直是中共媒體的明星人物,中共控制的媒體長期以來用報導中共領導人的口吻和吹捧的話語來報導他。2008年7月2日晚劉醇逸參加了福建公所為他舉行的籌款餐會,中共滲透並控制的美國中文電視臺、《僑報》、《人民日報海外版》、《新華網》等曾廣泛報導福建公所為劉籌款等相關消息。
  
中共掌控的華人會館福建公所的“群眾”要求他競選紐約市長,劉醇逸當即表示:“社區叫我選什麼,我就選什麼。”法拉盛居民諷刺說:“劉議員已經是黨(中共)叫幹啥,就幹啥!”
  
福建公所是中共掌控的外圍“群眾”組織,中共在全球通過設立各類海外同鄉會、僑商會、海外學生學者聯合會來統戰海外華人和各國政治人物,發展特務、親中人士和政治滲透。紐約福建公所為主的中共外圍“群眾”組織一直以來為紐約市議員劉醇逸競選籌款,中共媒體為劉做宣傳,中共近十年來在美國下賭註扶植政治代言人——劉醇逸。

中共也不忌諱和福建公所的直接領導關係。在僑報2008年5月9日社區的一篇報導就直接說,第十屆福建公所全體職員在彭克玉(中共駐紐約領事)帶領下宣誓就職。
  
去年5月份發生在紐約,震驚海外的法拉盛事件中。中共的幫兇和特務毆打、謾罵攻擊法輪功學員的事件震驚國際。劉醇逸以及另一個幫兇楊愛倫處處出面維護那些暴徒,將警察逮捕的暴徒請到辦公室,視為座上賓,卻蠻橫拒絕接待法輪功學員一方的控訴。此二幫兇被中共所操縱的海外中文媒體所吹捧。
  
美國價值守護同盟主席卞和祥表示,中共迫害法輪功的行為是違反了美國188號議案。188號議案的內容是全力支持法輪功反迫害,該議案在美國國會獲全票通過,這在美國議案表決中少有,真正代表美國人民的意願。而劉醇逸作為美國的民選官員卻敢於違背國會決議,做中共幫兇。

張國威:很明顯劉醇逸被中共收買

紐約僑領、黃埔軍校校友會會長張國威表示,很明顯劉醇逸被中共收買。美國國際大赦亞太分布主任庫默(T Kumar)曾就法拉盛事件在接受媒體採訪時曾表示,紐約州兩個華人議員劉醇逸、楊愛倫協助中共幫兇,卻拒絕接見法輪功學員,“令人極度不安”,這樣的事情發生在美國,美國政府、國務院有責任調查此事。
  
他指出,這兩個人不夠做議員的資格、缺乏起碼的素質,“做議員就要像個做議員的樣子,作為民選官員,你的門應該是向所有的人敞開的。”

“阻止中共黑勢力滲透09紐約市選舉”
  
早些時候,美國眾議院外交關係委員會監督調查小組委員會主席、國會議員德納·羅拉巴克(Dana Rohrabacher)抨擊中共操縱和策劃法拉盛事件。
  
針對紐約華裔議員劉醇逸投靠中共,在美國的自由土地上夥同中共幫兇迫害法輪功學員,他表示,這些人不僅在迫害法輪功學員,也在危害美國,不用說長期效應,就短期效應來看,已使美國受到傷害。對於中共在美國建立紅色根據地、紅色恐怖網絡,其中包括輸送特務、在美國各級政府機構收買劉醇逸和楊愛倫這樣的代言人。他對大紀元記者表示,美國國會早就注意到這些情況,美國絕不能對此視若無睹,任中共危害。

羅拉巴克議員說,最基本的一點是,在美國的移民必須遵重美國的信仰自由,如果你不尊重信仰自由,不管你是劉醇逸和楊愛倫,不論你是哪個國家的後裔,都應該被驅逐出境,趕回原籍。

8月25日,法拉盛舉行了主題為:“阻止中共黑勢力滲透”,以及“2009紐約市選舉誰最能代表亞裔利益?”的論壇。與會者提醒選民,不要只是因為是華裔或亞裔參選人,而忽視了中共的滲透。因為中共的滲透會給美國社會帶來巨大的危害。他們並對此作了分析,同時也探討了究竟什麼樣的參選人最能真正代表華裔和其他亞裔的利益。
  
泛亞自由守護聯盟主席崔成鐘表示,自己來自北韓,對共產黨的凶殘、殺人不眨眼的惡行非常了解,亞裔能當選政府官員當然感到驕傲,但決不是這些親共者,呼籲阻止中共黑勢力滲透09紐約市選舉。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