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比婭兒女“滅”的哪門子親?
 
趙靜芝
 
2009-8-9
 
【人民報消息】被冠以“三股勢力”總操盤手的熱比婭註定如她的名字一般要“熱”一把,7.5新疆事件後,她成了中共的“興奮點”,天天念叨著她,按照中共以前包裝達賴的脾氣,不把老太太包裝成“超級老女生”是不會輕易撒手的。俺估摸著,在沒有直接證據證明熱比婭是“黑手”的情況下,中共又要拿那些爛招損招來顯擺一回了,果不其然,一不留神熱比婭在大陸的兒子女兒以及七大姑八大姨被拉了出來給熱比婭寫了封信,在齊齊指認熱比婭是“黑手”後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希望熱比婭 “停止分裂活動”。為了顯示其真實性,大陸中央電視臺還讓熱比婭的長子卡哈爾、女兒茹仙古麗、小兒子阿里木和弟弟買買提出來亮了相。

中共雖然自稱是政治鬥爭的辣手和高手,但手段沒有“與時俱進”,其特徵是不思進取、抱殘守缺,常用的方法是通過政治醜化、人格和道德貶損以及親情撕裂來抹黑對手,特別是親情撕裂這一招最毒最爛最無聊,有點恬不知恥更有點狗急跳墻,按理在資訊發達、政治昌明、家庭倫理不斷慎密的今天,已經沒有人願意鋌而走險,用此招術丟人現眼,但中共為了“批倒批臭”對手常常很賴很潑皮,到頭來反而成全了對手再把自己搞得“很受傷”。

小時候,老師說起一個故事,孔夫子的一個學生發問,如果父親偷了別人一隻羊,兒子發現後大義滅親報了官,導致父親被抓,兒子的行為是不是合乎道德?孔子回答說,子不德。因為在社會的各種人際關係中,父子關係是最基礎的血親關係,是萬萬不可以以任何理由去破壞的。孔子的意思很明瞭,道德是有底線的,突破底線便沒有道德可言。換句話說,如果連血親都靠不住,都可以背叛,試問,還有什麼可以堅守?中共是最輕言底線的,因為大義滅親一直是被他拿來整人的祖傳技法,以致“文革”中,為了不受“連坐”之苦,父子之間、夫妻之間、親友之間互相揭發;左鄰右舍、前門後院紛紛互相告發彼此告密……中國幾千年來形成的貴人倫、重親情的傳統受到了災難性的毀滅。這個國家號稱有5000年的歷史,有文字的信史也有3000多年,但有一股勢力總是想把區區60年裏樹立的某些近似邪惡的道德原則當作這個民族的道德。

在加拿大看新聞,常看到十惡不赦的犯罪分子的親人,在對受害人及其家屬表示同情之後,卻很少厲聲譴責或劃清界限,總會對著電視屏幕喃喃自語:“我永遠愛他”。起先我是非常憤怒的,覺得洋人的認識水平和思想覺悟比之中國人真是差遠了,這不是明擺著敵我不分非且黑白不明嗎?原諒罪犯、寬恕施暴者,這不是和文明社會唱反調嗎?但後來發現,西方社會對罪犯家屬的這種態度習以為常,非但不感到憤怒,反而覺得順理成章,這恐怕和基督教文化中的大愛有關係。看來,古今中外,大義滅親從來不被主流社會所接受。

現在的問題是熱比婭親友真的有“大義”嗎?焦點是他們的親人熱比婭老奶奶究竟有沒有“偷”羊。如果熱比婭沒有偷,她的那堆親屬被人拉出來“滅”的是哪門子親?分明是幫著別人製造冤假錯案,完全是一種近似荒唐的自殘行徑。有人就是要用這種方式來獲取權力的快感,他們要看到熱比婭的“眾叛親離”,也要讓大家看到槍桿子裏面出的“真相”。

關於熱比婭製造了7.5事件的“直接”證據是熱比婭的弟弟“揭發”的,說當天熱比婭打來電話,說今天要出大事。而熱比婭熱也承認確實打過電話給弟弟,內容卻是要求他們不要出門,防止被中國政府利用,並勸告他們不要出門不要參與任何抗議活動。至少,雙方的說辭無法證明熱比婭“偷”了羊。

面對黑洞洞的槍口,妥協就是為了求生。如果是俺,俺也會卑微地出來承認,全世界的“羊”是俺早就去世的外婆偷的。熱比婭的親屬沒有什麼可責怪的,俺們也沒有比他們更堅強。沒有“偷羊”卻要那群熱比婭的骨肉出來栽贓,不就是為了有個活法嘛,熱比婭老奶奶當過大陸的政協委員,這個規則應該懂,想必也不會太生氣。

中共出這種爛招,就是要炒熱熱比婭,進而為自己民族政策的缺失找到最佳的替罪羊。這種不顧倫理、不顧真相、不顧廉恥的三不顧精神和氣概,文革時曾經讓中共國家主席的女兒都不得不站出來給自己的父親扣屎盆子,熱比婭那幫親人算個啥?不過俺還是勸中共一句,別太把熱比婭當回事,如果一個一句英文不會、體弱多病的老奶奶在美國真的神不知鬼不覺遙控挑起了7.5事件,那不能說熱比婭狡猾,只能說自己太無能。

試圖瓦解家庭凝聚力的人和勢力,沒有一個不抱有野心的。他們要看到人最基本的羽翼和屏障都被一一摧毀,只剩下孤零零的個體,這種時候,獨裁者以為就可以下手了。俺現在要做的,就是讓這種計謀出點小狀況。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