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比娅儿女“灭”的哪门子亲?
 
赵静芝
 
2009年8月9日发表
 
【人民报消息】被冠以“三股势力”总操盘手的热比娅注定如她的名字一般要“热”一把,7.5新疆事件后,她成了中共的“兴奋点”,天天念叨着她,按照中共以前包装达赖的脾气,不把老太太包装成“超级老女生”是不会轻易撒手的。俺估摸着,在没有直接证据证明热比娅是“黑手”的情况下,中共又要拿那些烂招损招来显摆一回了,果不其然,一不留神热比娅在大陆的儿子女儿以及七大姑八大姨被拉了出来给热比娅写了封信,在齐齐指认热比娅是“黑手”后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希望热比娅 “停止分裂活动”。为了显示其真实性,大陆中央电视台还让热比娅的长子卡哈尔、女儿茹仙古丽、小儿子阿里木和弟弟买买提出来亮了相。

中共虽然自称是政治斗争的辣手和高手,但手段没有“与时俱进”,其特征是不思进取、抱残守缺,常用的方法是通过政治丑化、人格和道德贬损以及亲情撕裂来抹黑对手,特别是亲情撕裂这一招最毒最烂最无聊,有点恬不知耻更有点狗急跳墙,按理在资讯发达、政治昌明、家庭伦理不断慎密的今天,已经没有人愿意铤而走险,用此招术丢人现眼,但中共为了“批倒批臭”对手常常很赖很泼皮,到头来反而成全了对手再把自己搞得“很受伤”。

小时候,老师说起一个故事,孔夫子的一个学生发问,如果父亲偷了别人一只羊,儿子发现后大义灭亲报了官,导致父亲被抓,儿子的行为是不是合乎道德?孔子回答说,子不德。因为在社会的各种人际关系中,父子关系是最基础的血亲关系,是万万不可以以任何理由去破坏的。孔子的意思很明了,道德是有底线的,突破底线便没有道德可言。换句话说,如果连血亲都靠不住,都可以背叛,试问,还有什么可以坚守?中共是最轻言底线的,因为大义灭亲一直是被他拿来整人的祖传技法,以致“文革”中,为了不受“连坐”之苦,父子之间、夫妻之间、亲友之间互相揭发;左邻右舍、前门后院纷纷互相告发彼此告密……中国几千年来形成的贵人伦、重亲情的传统受到了灾难性的毁灭。这个国家号称有5000年的历史,有文字的信史也有3000多年,但有一股势力总是想把区区60年里树立的某些近似邪恶的道德原则当作这个民族的道德。

在加拿大看新闻,常看到十恶不赦的犯罪分子的亲人,在对受害人及其家属表示同情之后,却很少厉声谴责或划清界限,总会对着电视屏幕喃喃自语:“我永远爱他”。起先我是非常愤怒的,觉得洋人的认识水平和思想觉悟比之中国人真是差远了,这不是明摆着敌我不分非且黑白不明吗?原谅罪犯、宽恕施暴者,这不是和文明社会唱反调吗?但后来发现,西方社会对罪犯家属的这种态度习以为常,非但不感到愤怒,反而觉得顺理成章,这恐怕和基督教文化中的大爱有关系。看来,古今中外,大义灭亲从来不被主流社会所接受。

现在的问题是热比娅亲友真的有“大义”吗?焦点是他们的亲人热比娅老奶奶究竟有没有“偷”羊。如果热比娅没有偷,她的那堆亲属被人拉出来“灭”的是哪门子亲?分明是帮着别人制造冤假错案,完全是一种近似荒唐的自残行径。有人就是要用这种方式来获取权力的快感,他们要看到热比娅的“众叛亲离”,也要让大家看到枪杆子里面出的“真相”。

关于热比娅制造了7.5事件的“直接”证据是热比娅的弟弟“揭发”的,说当天热比娅打来电话,说今天要出大事。而热比娅热也承认确实打过电话给弟弟,内容却是要求他们不要出门,防止被中国政府利用,并劝告他们不要出门不要参与任何抗议活动。至少,双方的说辞无法证明热比娅“偷”了羊。

面对黑洞洞的枪口,妥协就是为了求生。如果是俺,俺也会卑微地出来承认,全世界的“羊”是俺早就去世的外婆偷的。热比娅的亲属没有什么可责怪的,俺们也没有比他们更坚强。没有“偷羊”却要那群热比娅的骨肉出来栽赃,不就是为了有个活法嘛,热比娅老奶奶当过大陆的政协委员,这个规则应该懂,想必也不会太生气。

中共出这种烂招,就是要炒热热比娅,进而为自己民族政策的缺失找到最佳的替罪羊。这种不顾伦理、不顾真相、不顾廉耻的三不顾精神和气概,文革时曾经让中共国家主席的女儿都不得不站出来给自己的父亲扣屎盆子,热比娅那帮亲人算个啥?不过俺还是劝中共一句,别太把热比娅当回事,如果一个一句英文不会、体弱多病的老奶奶在美国真的神不知鬼不觉遥控挑起了7.5事件,那不能说热比娅狡猾,只能说自己太无能。

试图瓦解家庭凝聚力的人和势力,没有一个不抱有野心的。他们要看到人最基本的羽翼和屏障都被一一摧毁,只剩下孤零零的个体,这种时候,独裁者以为就可以下手了。俺现在要做的,就是让这种计谋出点小状况。

 
分享:
 
人气:22,244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打赏。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人民报网站服务条款
 
反馈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