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巴馬談笑化幹戈 共產黨瘋狂起事端(圖)
 
華明
 
2009-8-27
 
【人民報消息】七月十六日,美國哈佛大學黑人教授蓋茲(Henry Gates)撞開自家門遭白人警長克勞利(James Crowley)逮捕,令輿論大嘩。美國掀起批評“種族歧視”的浪潮,甚至總統奧巴馬也高調介入,引發當地警方強烈反彈。誰是誰非還未了斷,奧巴馬三十日邀請兩人到白宮參加“啤酒高峰會”化解衝突,一場風暴就此偃旗息鼓,各方皆大歡喜。

此事恰逢中共也在處理新疆“種族事件”。自七月五日維族人抗議廣東韶關當局處理維漢衝突不公、遭武警鎮壓以來,“秋後算帳”的規格不斷擴大,烏魯木齊公安局二十九日公布,拘捕人數已達一千七百人,三十日公布通緝十五人名單,其中多為維族人。烏市通訊至今未恢復正常,外界無法了解真相,但很清楚“清算尚未了結”。

為何美國平息“種族”風暴,化干戈為玉帛如此容易,而高談“和諧”的中國,其族群之間、官民之間的衝突接踵而至?中共不斷召集官員培訓,但仍截止不了民間抗暴越演越烈之勢。尋根溯源,中共統治六十年,反天、反地、反人,到如今“誠信”盡失,民怨積累深厚,遍布地雷,隨時可能引爆。

“啤酒高峰會”化解衝突




奧巴馬與副總統拜登在白宮舉行“啤酒高峰會”,邀請劍橋市白人警察
克勞利(右後)及哈佛大學黑人教授蓋茲(左後)會面,試圖藉酒泯恩仇。

美國的種族問題由來已久,就在十多年前還爆發過近代最嚴重的種族衝突事件。一九九二年四月,洛杉磯四名白人警察毆打黑人被宣判無罪釋放,數千黑人抗議,洛城硝煙四起,造成五十餘人喪生,二千多人受傷,隨後老布什總統宣布重新起訴警察,兩名警察被裁定有罪,另兩名被無罪開釋,平息了這場風暴。

具有黑人血統的奧巴馬在去年十一月的總統大選中,有人預言,無論他當選與否,都可能在美國觸發一場種族戰爭。奉行白人至上主義的三K黨領袖警告,要抗爭以阻止國家落入黑人手中。而如果麥凱恩爆冷勝出,全美黑人勢必認為總統寶座被偷去,爆發騷亂以示不滿。但奧巴馬任職至今,什麼都沒發生。

而此次事件中,五十八歲的蓋茲七月十六日自中國訪問回來,因門鎖故障與司機強行撞開家門,被路人報警。四十二歲的克勞利來查詢時,認為蓋茲行為不端妨礙秩序予以逮捕,關押四小時,引發全美種族爭議。二十二日,奧巴馬批評警方“行為愚蠢”。二十四日,劍橋警方要求奧巴馬對其批評言論道歉。奧巴馬當日對“草率”言辭道歉,並邀請雙方到白宮。

在七月三十日的“啤酒高峰會”後,克勞利告訴媒體,“四人有很熱烈及建設性的討論”,他說,將與蓋茲教授進一步會面,他很樂意多聽聽蓋茲教授的看法。克勞利表示“這是一場私人會談,一場很坦白的討論”。但他並未透露討論細節,僅表示沒人道歉。

奧巴馬則在一份聲明中表示,他很感謝蓋茲及克勞利能參加“一場友善而深入的談話”,“我一向相信,讓我們團結的力量比撕裂我們的力量要強大。我對今晚的事很有信心,也希望我們所有人能從中學到正面教訓。”顯然,奧巴馬的“啤酒高峰會”有效並迅速化解了可能發生的種族衝突,也說明美國作為民主及多元文化社會的高度包容性。

維漢衝突 當局難咎其責




七·五事件後,數百名頭戴面紗的維吾爾族婦女完全不顧自己的安全,與中共
軍警扭打成一團。很多婦女大聲喊叫,要求中共當局釋放她們的丈夫或孩子。

反觀新疆烏魯木齊七月五日維漢民族衝突的發生過程。世界維吾爾代表大會(世維)發言人迪裏夏提表示,因不滿當局對廣東韶關玩具廠發生的涉及維吾爾人群毆事件的處理,有一萬名維吾爾人走上街頭和平抗議,要求當局懲罰幕後黑手。

七月二十九日,世維主席熱比婭在東京也表示,五日維吾爾學生向政府和平請願,還舉著五星旗,因維吾爾人相信政府,但很快中共私服警察混入隊伍,逮捕領頭者,暴力開始。但當時周圍警察並不干預,任由暴力狀態持續,並拍攝這些暴力現場。

據阿波羅網站網民披露,暴徒開始打砸漢人商店,並入室殺人時,“中共警車經過也不下車,轉一圈就走了”。被無辜虐殺的漢人既深感無助又無比憤怒。他們被迫成立“自衛隊”,自己捍衛自己。

可“暴徒”是誰?據《大公報》報導,這些凶殘暴徒,對維漢兩族民眾的生命都不珍惜,對兩個民族都持殺害態度。誰在挑起暴力?七·五後,烏魯木齊市民向自由亞洲電臺透露,當地公安不管維漢兩族的互相仇殺,讓他們見到有動向的,自己打死。據報導,七日,烏魯木齊近千民眾高舉“反對暴力”的橫幅,冒死走上街頭呼籲兩族停止仇殺。

顯然,維漢兩族民眾都在斥責暴力。官方《中國日報》三十一日稱,該事件至少造成一百九十七人喪生,一千七百多人受傷。並稱,境內外三股勢力挑起事端,最終目的是要分裂祖國。但海外維吾爾團體說,可能有六百到八百維族人喪生,並直指當局是挑起維漢兩族鬥毆的始作俑者。

而對於廣東韶關旭日玩具廠六月二十六日數千漢族工人毆打維族工人,官方英文媒體稱,起因是一位漢族青年女工誤闖維族青年宿舍、一聲尖叫引發漢人誤認為“強姦”而開始毆打維吾爾族人。官方說,兩名維族人被打死,一百二十人受傷(維族人占三分之二)。但有人質疑,誰在造謠,漢人為何不先向受害女工求證,就暴力相對?

對於民眾一連串的疑問,官方只管自說自話,全不回答,令人一團霧水,對此重大流血事件,不找出真正兇手,民眾如何能服?!

“民怨”積累 易燃易爆

不僅民族衝突,漢族民間抗議事件更是層出不窮。就這些天,湖北大型國企武漢鍋爐廠上千職工三度發起堵路抗議;七月二十五日,寧波象山昌國鹽場三千多農民抗議政府賣鹽場對鹽農不公;二十四日,吉林通鋼三萬名工人抗議當局將最大的鋼鐵企業通鋼廉價賣給私營建龍集團,並將建龍派到通鋼的總經理陳國軍揮拳打死。

六月,湖北石首發生大規模群體性事件,中共湖北省委書記、省長親自出馬指揮,動用萬名軍警搶一具屍首;去年,貴州甕安、雲南孟連、甘肅隴南也相繼發生大規模群體性事件。最新資料顯示,二零零七年全國群體事件已超過八萬,每天約二百起民眾抗議暴政事件。

這一系列社會矛盾的長期積累,猶如埋放在全國各地的一個個炸彈,只要有導火索,就可能引起連環爆炸。中共六十年統治製造的社會矛盾,都以鎮壓、封鎖言路求得表面平息。但每鎮壓一次,仇恨增加一成,民怨不斷積累,這長期醞釀的風暴一個接一個爆發。

“誠信”盡失 官員外逃

實際上,最清楚中共現狀的莫過於大大小小的官員們,他們自知坐在火山上,隨時可能身敗名裂。《人民日報》曾報導,中國從一九九二年至二零零七年六月底,外逃省部級、副省部級八十七人,正副地廳級二千多人;正副處級近二萬人。這些人侵吞、攜帶出境資金就有一萬億元以上。

近日,中共緊急籌建首座國家級應急管理培訓基地,以應對突發和災害事件。今年初,中共公安部在北京開設專題培訓班,半年分七期培訓三千多名縣級公安局長。去年十一月,全國二千多名縣委書記進中央黨校,接受為期七天的大規模培訓。

胡溫期望尋求“和諧”、“穩定”之道,但中共統治六十年,信奉“鬥爭哲學”,近年來雖然表面不提,但反天、反地、反人的本性不改。到如今“誠信”盡失,民怨積累深厚,想此時和諧,談何容易?尋根溯源,只有拋棄共產黨教旨,找回中華傳統神傳文化,或許可以化解中國社會的危機。

(此文轉載《新紀元周刊》133期)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