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里:和中共談民主不是時候(圖)
 
李威
 
2009年8月30日發表
 

中共第七屆人大委員長萬里在發言,
他頭髮沒染烏鴉黑。
【人民報消息】萬里的《談話》很有嚼頭兒,裏面包含的意義很深,總的精神是:中國共產黨沒戲了。

剛把砍下維族人頭的光碟分發給外國記者後不久,新華網8月30日頭版頭條是《黨中央、國務院大力扶持少數民族地區發展綜述》,點開文章,裏面的題目更「輝煌」:《在黨的陽光照耀下──黨中央、國務院大力扶持少數民族地區發展綜述》。

「黨的陽光」、「黨中央」在前,「國務院」再後!

看來前人大委員長萬里的《談話》非常準確無誤,六十年了,「這個黨至今還沒有在社團管理部門登記過」。「『國家還是黨的國家』,而不是『黨是國家的黨』。六十年了,『黨和國家領導人』這個概念沒有變。」

新華網上醒目紅字,天天寫着;「新中國成立六十週年」「共和國部長訪談錄」「全國"雙百"評選」「共和國足跡」「民族團結」「1949年檔案」「60年最難忘的話語」「 『東北輝煌』徵集老照片老故事」,……。還有「哪些瞬間最令人難忘」「徵集60年來慶典精彩時刻」……,還有多少,不知道。反正都是萬里說的「野蠻」宣傳。都是中共黨花老百姓的錢養着一批人,專門給自己臉上貼金。

新華網8月30日消息,8月28日晚至次日上午,四川省宜賓、瀘州等地普降暴雨,並引發山洪及多處泥石流、山體滑坡等災害,緊急轉移11.8萬餘人,倒塌房屋5900餘間。宜賓市長寧縣縣城及部分場鎮進水被淹,供水、供電、通訊及部分道路中斷。

川南地區發生嚴重暴雨洪澇災害,11.8萬餘人必須離家舍業,5900餘間房屋倒塌,縣城被淹,居然僅「導致7人遇難、2人失蹤」。並且「在黨的陽光照耀下」,「救災工作有序進行」。

萬里的《談話》剛在網上公開發表時,中共還有點忌諱,把新華網上的「輝煌60年」欄目拿下去了。但後來發現不說「輝煌」不行,「十一」眼看要到了,60年要不要大慶特慶,要不要耗費天價銀子閱兵?當然要,不慶祝怎麼能是「偉光正」?所以,萬里說的60年「野蠻」宣傳,至今不變,又被證實。

8月中旬,中宣部長劉雲山出面回應萬里在《國慶六十年前夕談話》,劉雲山說,「老同志對我們的工作有意見,他們有正常的渠道可以反映,不需要在網上發表,更不需要在國外發表。」

中共老幹部是有渠道可以反映,但反映完了有結果嗎?萬里說,有一位八十年代初在中共中央主持書記處工作的老幹部,晚年在深圳住過幾年,有一次去看他,那位書記談到他那曲折的人生經歷,他說,對這個國家、對這個黨,他有兩大遺憾。一個遺憾是,沒有能爲黨的歷史上一個重大冤案平反,另一個遺憾是沒有推動黨對不同意見的容忍政策。他的話不多,說完了,他倆只是相對無語,不是他們瀆職,而是他們向「組織」反映了多次,都不了了之。那位老幹部前幾年已經故去了,萬里說,「他的夙願還依然是個夙願。這怎麼向老百姓交代、向歷史交代?」

正因爲要向中國老百姓交代、向歷史交代,所以萬里不得不公開自己的談話,在談話中他首先說到中共執政是非法的。因爲它從來沒有在政府註冊過。

劉雲山辯解說:「共產黨領導中國是憲法規定的。」這句話本身就是扯大謊,你中共組織60年來根本沒有在中國登記過,中國憲法裏沒有你存在,怎麼規定你中共領導中國啊?!

劉雲山耍着流氓說:我黨「和其他的黨是有區別的。我們的民主形式和西方的民主是不同的,民主可以有各種形式,並不是選舉是民主,不選舉就不是民主。我黨在某個階段做法上有點變是有的,但最終目標沒有變。」

「民主」這個詞,無論哪國語言,內涵都是一樣的,哪個政黨上臺都是選民投票的,不許民衆選舉就不是民主,而是獨裁。

不過,現在和中共扯「民主」、「改革」,還不是時候,不但步子邁得太大了點兒,而且有替中共轉移視線的味道。

人家萬里都93歲了,一點不糊塗,比很多年輕人還清醒,人家一上來不談民主也不談改革,而是單刀直入談中共在中國的非法執政性。萬里的理由任何人都無法反駁,因爲他不說大道理,就是講事實,例如這位前人大委員長,前中共第三把手,出面公開證明中共60年來從沒有在中國註冊過,是非法組織。

萬里提醒國人,中共是「非法組織」這是個既成事實。在這個前提下,跟它往下談什麼執政黨要民主要改革問題,根本談不到,它沒資格。

沒資格怎麼辦?只能野蠻宣傳和酷刑、監獄、屠殺同時並用,來維持非法政權。

萬里說:我說過不止一次,政治宣傳離事實太遠,那叫什麼?那就是不文明的,是野蠻的宣傳。那幾年治理碼頭車站上的野蠻裝卸,這野蠻宣傳也要治一治。我的話沒有人聽。這六十年來,爲什麼這一點沒有變,不但年輕人要想一想,我們這些過來人更要想一想,這叫反思。 △

(人民報首發)

 
分享:
 
人氣:33,455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打賞。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人民報網站服務條款
 
反饋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