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巴马谈笑化干戈 共产党疯狂起事端(图)
 
华明
 
2009-8-27
 
【人民报消息】七月十六日,美国哈佛大学黑人教授盖兹(Henry Gates)撞开自家门遭白人警长克劳利(James Crowley)逮捕,令舆论大哗。美国掀起批评“种族歧视”的浪潮,甚至总统奥巴马也高调介入,引发当地警方强烈反弹。谁是谁非还未了断,奥巴马三十日邀请两人到白宫参加“啤酒高峰会”化解冲突,一场风暴就此偃旗息鼓,各方皆大欢喜。

此事恰逢中共也在处理新疆“种族事件”。自七月五日维族人抗议广东韶关当局处理维汉冲突不公、遭武警镇压以来,“秋后算帐”的规格不断扩大,乌鲁木齐公安局二十九日公布,拘捕人数已达一千七百人,三十日公布通缉十五人名单,其中多为维族人。乌市通讯至今未恢复正常,外界无法了解真相,但很清楚“清算尚未了结”。

为何美国平息“种族”风暴,化干戈为玉帛如此容易,而高谈“和谐”的中国,其族群之间、官民之间的冲突接踵而至?中共不断召集官员培训,但仍截止不了民间抗暴越演越烈之势。寻根溯源,中共统治六十年,反天、反地、反人,到如今“诚信”尽失,民怨积累深厚,遍布地雷,随时可能引爆。

“啤酒高峰会”化解冲突




奥巴马与副总统拜登在白宫举行“啤酒高峰会”,邀请剑桥市白人警察
克劳利(右后)及哈佛大学黑人教授盖兹(左后)会面,试图藉酒泯恩仇。

美国的种族问题由来已久,就在十多年前还爆发过近代最严重的种族冲突事件。一九九二年四月,洛杉矶四名白人警察殴打黑人被宣判无罪释放,数千黑人抗议,洛城硝烟四起,造成五十余人丧生,二千多人受伤,随后老布什总统宣布重新起诉警察,两名警察被裁定有罪,另两名被无罪开释,平息了这场风暴。

具有黑人血统的奥巴马在去年十一月的总统大选中,有人预言,无论他当选与否,都可能在美国触发一场种族战争。奉行白人至上主义的三K党领袖警告,要抗争以阻止国家落入黑人手中。而如果麦凯恩爆冷胜出,全美黑人势必认为总统宝座被偷去,爆发骚乱以示不满。但奥巴马任职至今,什么都没发生。

而此次事件中,五十八岁的盖兹七月十六日自中国访问回来,因门锁故障与司机强行撞开家门,被路人报警。四十二岁的克劳利来查询时,认为盖兹行为不端妨碍秩序予以逮捕,关押四小时,引发全美种族争议。二十二日,奥巴马批评警方“行为愚蠢”。二十四日,剑桥警方要求奥巴马对其批评言论道歉。奥巴马当日对“草率”言辞道歉,并邀请双方到白宫。

在七月三十日的“啤酒高峰会”后,克劳利告诉媒体,“四人有很热烈及建设性的讨论”,他说,将与盖兹教授进一步会面,他很乐意多听听盖兹教授的看法。克劳利表示“这是一场私人会谈,一场很坦白的讨论”。但他并未透露讨论细节,仅表示没人道歉。

奥巴马则在一份声明中表示,他很感谢盖兹及克劳利能参加“一场友善而深入的谈话”,“我一向相信,让我们团结的力量比撕裂我们的力量要强大。我对今晚的事很有信心,也希望我们所有人能从中学到正面教训。”显然,奥巴马的“啤酒高峰会”有效并迅速化解了可能发生的种族冲突,也说明美国作为民主及多元文化社会的高度包容性。

维汉冲突 当局难咎其责




七·五事件后,数百名头戴面纱的维吾尔族妇女完全不顾自己的安全,与中共
军警扭打成一团。很多妇女大声喊叫,要求中共当局释放她们的丈夫或孩子。

反观新疆乌鲁木齐七月五日维汉民族冲突的发生过程。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世维)发言人迪里夏提表示,因不满当局对广东韶关玩具厂发生的涉及维吾尔人群殴事件的处理,有一万名维吾尔人走上街头和平抗议,要求当局惩罚幕后黑手。

七月二十九日,世维主席热比娅在东京也表示,五日维吾尔学生向政府和平请愿,还举着五星旗,因维吾尔人相信政府,但很快中共私服警察混入队伍,逮捕领头者,暴力开始。但当时周围警察并不干预,任由暴力状态持续,并拍摄这些暴力现场。

据阿波罗网站网民披露,暴徒开始打砸汉人商店,并入室杀人时,“中共警车经过也不下车,转一圈就走了”。被无辜虐杀的汉人既深感无助又无比愤怒。他们被迫成立“自卫队”,自己捍卫自己。

可“暴徒”是谁?据《大公报》报导,这些凶残暴徒,对维汉两族民众的生命都不珍惜,对两个民族都持杀害态度。谁在挑起暴力?七·五后,乌鲁木齐市民向自由亚洲电台透露,当地公安不管维汉两族的互相仇杀,让他们见到有动向的,自己打死。据报导,七日,乌鲁木齐近千民众高举“反对暴力”的横幅,冒死走上街头呼吁两族停止仇杀。

显然,维汉两族民众都在斥责暴力。官方《中国日报》三十一日称,该事件至少造成一百九十七人丧生,一千七百多人受伤。并称,境内外三股势力挑起事端,最终目的是要分裂祖国。但海外维吾尔团体说,可能有六百到八百维族人丧生,并直指当局是挑起维汉两族斗殴的始作俑者。

而对于广东韶关旭日玩具厂六月二十六日数千汉族工人殴打维族工人,官方英文媒体称,起因是一位汉族青年女工误闯维族青年宿舍、一声尖叫引发汉人误认为“强奸”而开始殴打维吾尔族人。官方说,两名维族人被打死,一百二十人受伤(维族人占三分之二)。但有人质疑,谁在造谣,汉人为何不先向受害女工求证,就暴力相对?

对于民众一连串的疑问,官方只管自说自话,全不回答,令人一团雾水,对此重大流血事件,不找出真正凶手,民众如何能服?!

“民怨”积累 易燃易爆

不仅民族冲突,汉族民间抗议事件更是层出不穷。就这些天,湖北大型国企武汉锅炉厂上千职工三度发起堵路抗议;七月二十五日,宁波象山昌国盐场三千多农民抗议政府卖盐场对盐农不公;二十四日,吉林通钢三万名工人抗议当局将最大的钢铁企业通钢廉价卖给私营建龙集团,并将建龙派到通钢的总经理陈国军挥拳打死。

六月,湖北石首发生大规模群体性事件,中共湖北省委书记、省长亲自出马指挥,动用万名军警抢一具尸首;去年,贵州瓮安、云南孟连、甘肃陇南也相继发生大规模群体性事件。最新资料显示,二零零七年全国群体事件已超过八万,每天约二百起民众抗议暴政事件。

这一系列社会矛盾的长期积累,犹如埋放在全国各地的一个个炸弹,只要有导火索,就可能引起连环爆炸。中共六十年统治制造的社会矛盾,都以镇压、封锁言路求得表面平息。但每镇压一次,仇恨增加一成,民怨不断积累,这长期酝酿的风暴一个接一个爆发。

“诚信”尽失 官员外逃

实际上,最清楚中共现状的莫过于大大小小的官员们,他们自知坐在火山上,随时可能身败名裂。《人民日报》曾报导,中国从一九九二年至二零零七年六月底,外逃省部级、副省部级八十七人,正副地厅级二千多人;正副处级近二万人。这些人侵吞、携带出境资金就有一万亿元以上。

近日,中共紧急筹建首座国家级应急管理培训基地,以应对突发和灾害事件。今年初,中共公安部在北京开设专题培训班,半年分七期培训三千多名县级公安局长。去年十一月,全国二千多名县委书记进中央党校,接受为期七天的大规模培训。

胡温期望寻求“和谐”、“稳定”之道,但中共统治六十年,信奉“斗争哲学”,近年来虽然表面不提,但反天、反地、反人的本性不改。到如今“诚信”尽失,民怨积累深厚,想此时和谐,谈何容易?寻根溯源,只有抛弃共产党教旨,找回中华传统神传文化,或许可以化解中国社会的危机。

(此文转载《新纪元周刊》133期)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