仿效万里 梁光烈给江一重锤(图)
 
林立
 
2009-12-1
 
【人民报消息】毛泽东定了「党指挥枪」,因此初建政时自己任党主席,把「国家主席」给了刘少奇。毛还批示,在「建国」口号中加一句「毛主席万岁」。

世界都认为,军队是属于国家、保卫国家的,这一点唯有没注册的中国共产党不服从,把党权凌驾在国家之上。

这个问题万里在他和中央党校年轻教授的谈话中谈到过,他说,「再看看,数百万军队还叫解放军,没有变,还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国家武装力量。军队的最高领导人还是党的最高领导人。党军一体没有被国家对军队的领导来代替。六十年了,这一点也没有变。」

万里的谈话没人敢在党媒上骂咧子,第一是人家通过60年的亲身经历才说出这些话,第二是人大委员长万里在党内有资格、资本,所以以江泽民为首反对他的人,唯一能做的就是在人民日报和新华社网站上拼命用「60年辉煌」这几个字暗着与万里对抗。

万里的谈话在中共高层掀起轩然大波,在军队高层也掀起轩然大波。很多将领认为建国60年了,还是党指挥枪实在说不过去。而且至今中央政治局常委里没一个是军人,至今党对军队说了算,军队只是听党的喝儿。

最近,中共国务委员、国防部长梁光烈也仿效万里,发出一封公开信,内容是上书中央政治局和国务院各相关部委、办、局,要求全面改革军队体制编制,尽快实现军队国家化。

梁光烈在军中人脉很深很广


仿效万里的国防部长梁光烈发表公开信。
梁光烈,四川三台人,1958年1月入伍,河南大学党政干部班毕业,在职大专学历。1979年武汉军区作战部副部长;后历任20军58师副师长、师长,20军副军长,20集团军军长;54集团军军长;1993年12月任北京军区参谋长。1995年7月任北京军区副司令员、军区党委常委。1997年任沈阳军区司令员。2000年1月任南京军区司令员,总参谋长。1988年9月被授予少将军衔,1993年12月晋升为中将军衔,2002年6月晋升上将。

中共第十三、十四届中央候补委员,第十五届中央委员。中共中央军委委员,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军委委员,国务委员兼国防部部长。

梁光烈的公开信要削去江实力

在这份以《对当前我国国防体系存在问题的思考和建议》为名的公开信中,梁光烈提出,为了从根本上改变中国军队的现状,需分四个步骤:
  
(一)全面整编改变国防动员体制

现在,全军军以上单位编制,三十一个省军区就占去了一多半,还有近十万人的边防部队。改变军队编制体制的问题,首先应该撤销各省(直辖市)省军区、军分区、人武部编制,成立省、市、县兵役局,负责战时征兵、平时预备役民兵训练等任务。
  
(二)效仿美军三军联席会议制度

撤销中国共产党中央军事委员会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军事委员会,撤销四大总部、七大军区、二炮和武警编制,成立陆军部、海军部和空军部。全国省军区、军分区的部队直接归国防部长指挥。全国国防动员系统包括近十万人的边防部队,也应该直接接受国防部长指挥。
  
(三)大军区编制全部撤消后,整编成若干个可独立完成军事任务的合成军及特种作战师、旅,由陆军部直接指挥调度。海军、空军和二炮部队配合遂行军事作战任务。
  
(四)武警部队撤销后,除压缩部分兵员,大部分改制公安民警,划归地方政府管理指挥。

现时军队实际指令来自江泽民

今年三月两会后,中央军委进行了重新分工,郭伯雄分管后勤和装备,徐才厚分管政治思想工作,梁光烈分管作战并受胡锦涛委托主持军委日常工作,同时,梁在国务院任国务委员兼国防部长,负责军事体制改革和军事外交。

梁光烈认为,全世界的军队都是由国防部领导、组织指挥的,惟独中国军队不是。这样的军队是不能打仗的。

中国军队名义上受四大总部和两个军委的领导,实际上军队攥在中央军委副主席郭伯雄等人手里,而这些人服从的指令来自江泽民。

最典型的自白是,2008年12月9日,新华网刊发的那篇中共总参谋长陈炳德的撰文《忆汶川大地震救灾的日子》。文章不小心泄露了江泽民在震后72小时黄金救生时间内,置国家和人民的生命财产于不顾。事隔半月,12月23日,梁光烈在《解放军报》第七版,发表题为《与时代同行的中国军事外交》,公开反对江泽民,他写道:「无论何时何地坚决听从胡主席指挥!」在这个时刻做这样的表态,是和江明确划了界线。

最近,在江泽民被西班牙国家法庭宣判20年重罪后,梁光烈高调提出军队国家化,等于在江头上再击一锤,对军队彻底去江化、打击江系将领滥权,提出了具体防范措施。

中共体制高层将有更多人出公开信

自从万里发表公开信,给中共高层开了个好头儿。为什么万里要开这个头儿呢,他说,「有一个学者写信给我喊屈叫冤,我给有关领导转了他的信,最后还是石沉大海了」。人大委员长这个位置的高干转信都这个结果,无怪万里说,「那些不同意见统统因为不能反映我们党的『正确』就听也不听。」 既然一党独裁,「那么全权施政,那就全权独担责任吧,又不是。」中共60年如一日反复告诉人民,它叫「伟光正」。

万里痛心的说,「六十年里有多少时间,国家发展受到阻碍,国民的发展机会失去了,宪法权利也得不到实现。这种现象是很不伦理的。」

为了不让自己的想法、看法和建议放在大人物的抽屉里睡觉,万里改变了内部上书的形式,以公开信的方式发表出来。梁光烈看到了效果,也佩服万里的胆气,他把万里所说的军队国家化的话题具体化,也仿照万里的做法发表公开信。

近一阶段,中共体制高层将会陆续爆出各种各样的公开信。有人说:江泽民都被审判了,共产党马上要完了,再傻的人也知道自己现在该怎么做。△

(人民报首发)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