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語“中國最危險的媒體女人”(圖)
 
王華
 
2009-10-14
 
【人民報消息】今天看到《財經》高層集體辭職的消息,有點吃驚,但也在預料中。時值中共以青草騙毛驢往前走的把戲剛演完,全球包括美聯社、路透社等九大新聞媒體的 CEO們還在回味“世界媒體峰會”北京端出的“進一步開放媒體市場”的畫餅充饑時,胡舒立的辭職無疑是對“中共式新聞自由”的生動註釋。

當胡舒立報考北大中文系卻被錄取到人大新聞系,從認定一生就做好一件事──寫好新聞而決定離開美國時,當“獨立、獨家、獨到”的《財經》辦刊方針在11年前確立時,當“基金黑幕”、“銀廣廈事件”等一系列縝密、犀利、簡潔的“講真話”文章問世時,人們知道,這個被稱為“中國最危險的媒體女人”、“改革前沿的領導者”(2001年美國《商業周刊》“亞洲之星”的評語),她遭遇的事就是中國財經新聞的標桿。

北京奧運花巨資想告訴世界的是:中國在與推行民主自由普世價值的國際社會接軌,然而中共的禁錮言論,令霧鎖中國下的國人見不到陽光,財經雜誌也同樣厄運難逃。比如,儘管央視大火意外燒出工程腐敗黑洞,包括副臺長在內的20多人被公安拘留,但“央視新址大火餘波未了”卻在網上隨著中共高層內鬥時隱時現。

1949年前,有人還敢在鐵屋子裏高聲吶喊,60年後,敢言的南方窗主編能說的只有“今天中國的構造,還沒有能夠讓你自由舞蹈的空間”。短短幾個月裏財經多篇稿件被斃,從央視失火到石首暴亂,從新疆騷亂到通鋼打死人,想獨立的《財經》在中共治下也不可能獨善其身。五十步不笑一百步。

借用胡舒立的話說,“任何道理都不可能淩駕於市場‘公開公正公平’的原則之上,而在三‘公’之中,‘公開’居於首位”,其實何止基金會等財經新聞要公開,任何事實真相都應該公開,沿著這條思路走下去的胡舒立,被中共黑勢力圍剿,也是預料中的事。

說道胡舒立,讓人想起另一個才女何清漣。《中國的陷阱》帶給她自身的困境,最後被迫遠離故土。如今人們盛傳胡舒立會在新的平臺上力爭用市場化力量抗衡中共體制的阻力,並祝願她能“直接掛上胡溫的派系”,但我想,憑借她的才智,胡舒立完全知道這一切罪惡的根源在哪裏。只有徹底看清中共反天反地反人類的邪惡本質,從心底拋棄幻想,才能進入新平臺,否則在同一平面搬家,無法真正提升。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