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列文章】共產黨裏有好人不能說明共產黨好
 
——── 走出對共產邪黨的認識誤區(四)
 
辛聲
 
2007-10-11
 
【人民報消息】(接前文)

“共產黨裏固然出了許多壞人,但也有不少好人,所以不能說它是邪惡的,也不能說它已經壞到了不可救藥的程度。”這種觀點在當下對中共抱有幻想的人當中有相當的代表性。

無需諱言,共產黨一貫宣稱要消滅人剝削人人壓迫人的現象,實現人人平等的共產主義理想,這套理念看上去不無美好動人之處,因而多年來確曾吸引了許多善良的理想主義者加入其中。所以,我們也承認共產黨裏面是有一大批好人,正因為如此,我們才想方設法勸他們退出中共,以免成為它的殉葬品;如果都是壞人,也就沒必要做這件事了。

但問題在於,即使共產黨裏有不少好人,就能證明它不是邪惡的嗎?就能說明它還有希望嗎?不能!為什麼?下面我們就來談一談這個問題。

首先,就整體和部份的關係而言,整體是由部份組成的,但整體不等於部份;反之,部份也不等於整體。共產黨作為一個整體,裏面有壞人,也有好人,但無論是壞人還是好人,他們都只是構成共產黨這個整體的一個部份,都不可能等於或代表這個整體。正因為如此,共產黨裏面有好人,不等於它的本質是好的,這個黨是有希望的。因為共產黨裏面有好人,就推定它的本質是好的,這個黨是有希望的,不正犯了將部份等同於整體和以部份代表整體的錯誤嗎?可見,從邏輯上講,這種說法顯然是站不住腳的。

事實同樣也是如此。我們之所以認為共產黨裏面有不少好人,是因為有不少共產黨員當年是為了實現救國救民的理想加入中共的,而且這些人至今良知未泯,人性猶在,主觀上還是向善的,想為人民做事的。但共產黨作為一個組織,一個整體,從它投胎到人間的那天起,就是一門心思追求一黨私利,毫無良知和人性的。最能說明這一點的莫過於它一以貫之的殺人如麻和說謊成性。

以殺人為例。中共建黨初期即在鄉村煽動暴民造反,濫殺無辜。中共農運領袖彭湃把廣東海陸豐變成了可怕的屠場。他曾厲聲疾呼:“把反動派和土豪劣紳殺得幹乾淨凈,讓他們的鮮血染紅海港,染紅每一個人的衣裳!”他還效法明末張獻忠發布“七殺令”,下達每個蘇維埃代表殺20個人的指標。海陸豐農民暴動後有一萬數千人被殺,燒殺之慘烈,令人心驚膽顫。

中共不但殺“階級敵人”心狠手辣,殺起自己人來也毫不手軟。最典型的莫過於毛澤東一手導演的“消滅AB團”和“富田事變”。這場運動共處決了7萬多被定為 “AB團”的紅軍、2萬多所謂“改組派”、6200多所謂“社會民主黨”。毛的秘書李銳曾在“王實味冤案始末”序言中說,從“富田事變”打擊“AB團”開始,有10萬共產黨人死於自己人手上,而紅軍1934年開始長征時也不過只有30萬人。

1949年中共掌權之後,接著又用暴力殘害了約四千萬中國人,數目超過之前近三十年戰爭時期中國人死亡的總數。如果說,暴力在奪取政權的過程中無可避免,那麼世界上還從來沒有象中共這樣的在和平時期仍然酷愛殺人的政權。

更駭人聽聞的是中共竟然活體摘取和倒賣法輪功學員的器官!據知情人揭發,在瀋陽蘇家屯遼寧省血栓中西醫結合醫院地下曾設有一個專門用來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秘密集中營。這裏至少在2003年已經關押了約6000名法輪功學員。中共把堅定不肯放棄“真善忍”信仰的法輪功學員集中在這裏折磨的奄奄一息,而後活體解剖摘取器官倒賣牟暴利,再把他們送入焚屍爐滅跡。2006年7月6日,加拿大兩位資深調查員向媒體公開了“關於調查指控中共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報告”,指出:1999年以來,中共大規模的對法輪功修煉者活體摘取器官販賣(包括心臟、腎臟、肝臟、眼角膜)的暴行一直存在著,並仍在繼續著。調查員說這是“這個星球上前所未有的邪惡。”

如果說這樣一個好殺嗜血、慘無人道的黨還稱不上邪惡,那這世上還有什麼是邪惡的呢?!可見,共產黨和共產黨裡的好人完全不是一回事。

換一個角度講,之所以不能因為共產黨裏有好人就認定共產黨的本質是好的還在於,從歷史上看,一般情況下在中共內部掌權的,特別是掌握最高權力的,絕大多數都是良知泯滅、毫無人性的壞人,而不是良知未泯、人性猶在的好人。不難發現,在共產黨的權力結構中存在著一種逆向雙重金字塔現象,即越到它的權力結構的上層,好人越少,壞人越多;越到它的下層,則好人越多,壞人越少。通俗的講,好人在共產黨裏面常常吃不開,而壞人卻總是如魚得水。由此可以看出,共產黨其實是掌握在黨內的壞人,特別是最壞的那部份人手中的,是他們而不是那些良知未泯、人性猶在的好人在決定著共產黨的路線、方針和政策。

那麼,為什麼在共產黨裏好人常常吃不開,而壞人卻總是如魚得水呢?道理其實很簡單,因為無論是共產黨的指導思想——馬列主義以及依據它制訂的黨的綱領,還是共產黨在現實生活中的實際作為,都是以踐踏天理人道,顛覆傳統價值和現存秩序,建立共產黨一黨專政的獨裁天下為根本的,因而什麼普世的道德,共同的人性,都是它不消一顧,要徹底打翻在地的。能夠勝任這樣一個暴虐的黨的特殊要求的,當然是那些良知泯滅、毫無人性的壞人,而不是良知未泯、人性猶在的好人。正如有人指出的那樣,共產黨要在外部實行殘酷鬥爭,在內部實行鐵血紀律,你越是有人道情懷,越是有仁愛之心,越是有自己的見解,越是有獨立精神,越是寬容大度,你就越是不能適應。而那些心胸狹隘、冷酷無情、好鬥好殺的人就越是容易嶄露頭角,占據主導地位。如早期的毛澤東並非在理論上信仰蘇俄共產革命,但是他那種好鬥好殺的天性卻使他和列寧主義不謀而合,因此受到蘇共“老大哥”的讚賞。而象陳獨秀這樣的共產黨人,雖然理論上信仰共產主義,可一聽說暴民打人殺人就火冒三丈,堅持要制止,那就免不了會被扣上“右傾”的帽子趕下臺。以陳獨秀當年的威望、地位和中共創始人的身份,尚且在共產黨領導人的位子上混不下去,別的好人要想在共產黨裏占據主導地位就更難指望了。說的形象點,共產黨其實就是一部殺人和說謊機器,適合操作這部機器的當然是那些不懼殺人和喜歡說謊,毫無道德底線的壞人,而那些良知未泯、人性猶在的好人則只能是被他們利用的工具。

當然,文革後中共內部也曾短暫的出現過由胡耀邦、趙紫陽這樣的好人主政的時期,但那只是當年中共面臨全面危機的特殊時期的產物,充其量不過是曇花一現罷了。換句話說,如果沒有黨內黨外一致要求平反冤假錯案和全面改革的強大呼聲,胡耀邦和趙紫陽這樣的好人在文革後也是不可能脫穎而出的。即便如此好景也不長,面對接踵而來的自由化民主化運動,因為胡耀邦、趙紫陽拒絕鎮壓,威脅到了中共獨裁統治的根本,很快便被中共淘汰出局。而江澤民由於在鎮壓民眾時表現出的殘酷無情,則順利的成了中共新的一把手。在中共內部,最壞者又一次當政。

最後,讓我們再來對共產黨裡的好人做一番具體分析。

首先,從中共的演變過程來看,能夠稱的上好人的黨員可以說是越來越少。普通民眾對黨員的評價主要著眼於其個人品質,他們眼裡的好人也就是不謀私利、一心為公的人。如果說在中共當權初期,黨員在民眾眼中尚且以好人居多的話,那麼到今天,被他們公認為不謀私利、一心為公的黨員可以說已經寥寥無幾,以至於在很大程度上,黨員在老百姓的眼中如今已經成了投機分子和腐敗分子的代名詞。之所以會發生如此顯著的變化,一個重要的原因就在於,共產黨總是助長人性中惡的那面,不斷放大人的魔性,一旦你加入其中,就像掉進了一個大染缸,絕大多數人都會身不由己的越染越黑,許多原本很好的人,漸漸的也就變的不那麼好,甚至變壞了。就像有人說的,共產黨能把天使也變成魔鬼。這不也從一個角度反映了共產黨的邪惡麼。

其次,共產黨裡的好人也不一樣,也有不同的類型。第一種是那些從共產黨的謊言欺騙中完全覺醒過來,思想上已經徹底拋棄中共的人。這種人不多,被中共視為敵人。即使中共不清除他們,他們自己遲早也會退出中共。因為兩者之間如同冰火,是絕對不能相容的。

第二種是那些堅持獨立思考,反對共產黨的專制獨裁,要求中共實行民主的黨內自由派人士。這種人數量也不多,一向被中共視為“黨內異己分子”。黨內有這樣的人在,對中共來說無異於骨鯁在喉。因此,他們的結局要麼是被中共清除,要麼是在黨內受到不同程度和不同方式的迫害。

第三種人是那些不謀私利,個人品質比較好,有向善之心,想要造福於民,對黨內的貪污腐敗深惡痛絕,但因為被“黨文化”洗腦,喪失了獨立思考精神,在關鍵時刻和重大問題上,總是毫無條件的“相信黨”“跟黨走”的人。這種人數量最多。他們雖然不貪污腐敗,在職權範圍內能夠做一些有益於民眾的事,但由於對共產黨始終認識不清,在關鍵時刻和重大問題上,總是“黨叫幹啥就幹啥”——黨叫他們殺地主富農,他們就毫不猶豫的把槍口對準地主富農;黨叫他們反右派,他們就把右派打翻在地;黨叫他們起來造走資派的反,他們就揪鬥走資派;黨叫他們鎮壓“六四反革命暴亂”,他們就刺刀上膛,口誅筆伐;黨叫他們迫害法輪功,他們就把法輪功學員當敵人整。長期以來,他們其實一直被共產黨當槍使,被中共欺騙和利用著做了許許多多助紂為虐的壞事,自己還不自知。所以,雖說從個人品質上講他們還是好人,但他們的政治生命卻已經完全變質。而造成這一悲劇的不是別人,恰恰是他們盲從的共產黨。

細細想想這三部份人的命運軌跡,不也可以看出中共的邪惡和不可救藥嗎?

(待續)


---------------------------------------

新唐人電視臺首推「全世界華人聲樂大賽」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