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以“兩潮”穩定危機 中共火上澆油
 
2009-1-6
 
【人民報消息】《動向》月刊2008年12月號發表作者朱健國的文章《“當場擊斃潮”與“三聚平反潮”》指出,標誌大陸經濟危機的企業倒閉潮,在逼出了“老板逃逸潮”、“民工失業潮”之後,又在上演“當場擊斃潮”與“三聚平反潮”──中共當局似乎想以當場擊斃並無死罪的犯罪嫌疑人阻止社會治安急劇惡化,以為三聚氰胺平反來緩解企業倒閉潮。然而,事與願違,這般踐踏法治的“救市猛藥”,更激發了社會動蕩。

“倒閉潮”引發“當場擊斃潮”

文章寫道,即使以我天天被干擾限制的電腦上網勉強搜索,也能得到二○○八年的一些由近及遠的“當場擊斃”案例──

十一月二十九日上午,昆明市龍泉路家樂福超市發生歹徒劫持人質事件,對峙四小時後歹徒被警方當場擊斃。

十一月二十七日,廣東深圳市公安局龍崗分局警員在追捕一名涉嫌盜竊汽車的犯罪嫌疑人時,將犯罪嫌疑人當場擊斃。

十一月十一日,廣東深圳光明新區民警追捕一搶劫團夥時,當場擊斃一名犯罪嫌疑人。

十一月十日,遼寧省莊河市公安局興達派出所民警將一到其前妻母親家鬧事的男子當場擊斃。

十一月五日,廣東珠海鬥門區白蕉鎮城東中學發生一起“駕車故意撞人”事件,犯罪嫌疑人被警方當場擊斃。

十一月四日,廣東佛山公安局打擊街面犯罪專業隊自十月三十日以來再次當場擊斃“飛搶拒捕襲警”嫌疑人。

這些信息表明,僅十一月一個月,大陸就公開報導了六起“當場擊斃”事件,其中四起發生於廣東。以往幾年才有一次的“當場擊斃”,現在一個月就要出現六次,這表明大陸已出現“當場擊斃潮”,潮頭正在廣東。

為何在廣東隆重紀念改革開放三十周年時,該省卻出現令人不安的紅色恐怖“當場擊斃潮”呢?人們都把眼光盯住了廣東企業倒閉潮──五萬多家中小型企業如多米諾骨牌轟然倒閉,致使千百萬人失業流離,勢必讓一些饑寒交迫者因一念之差鋌而走險。正是“倒閉潮”逼生了“當場擊斃潮”。

“當場擊斃潮”引發網民抗議

對於“當場擊斃”,中共廣東當局和警方皆大加鼓勵,先由檢察院出面認定“合法”,繼由當局開慶功會隆重嘉獎,執行“當場擊斃”的警員獎金高達十萬元,然後讓喉舌大肆宣傳:“當場擊斃”大快人心,有利於震懾犯罪集團,及時穩定社會。

然而百姓的感覺與官方全然兩樣。

民意認為,即使根據官方喉舌發布的消息,許多“當場擊斃”都嚴重違反了現有法規,是讓百姓惴惴不安的紅色恐怖,讓人擔心一不小心得罪警方後,會被有報復心的警員“當場擊斃”,再贈以莫須有罪名。

十一月七日,網上有篇《“是否蓄意撞人”是最大的懸疑》,對十一月五日珠海警察的“當場擊斃”提出質疑,認為珠海警方將此事件定性為“蓄意惡性撞人事件”是不實之詞。文章引用《信息時報》報導,“肇事者之前也是摩托搭客仔,因無證經營被沒收摩托,後來開泥頭車。這次是因交通違章,被交警攔截罰十二分,不服,一路躲避執法導致慘劇”。而且這並非孤證,另一個目擊者也講述:“泥頭車慌不擇路,背後是三輛交警的摩托車和一輛警車在追趕。到了學校旁的三叉路口,(泥頭車)就發瘋一般向路邊行人撞去。”這分明是始而“官逼民反”,繼而“當場擊斃”。何其冤哉!

一個署名魯國平的網貼,質疑十一月二十七日《偷車賊襲警拒捕被擊斃深圳通令嘉獎開槍民警》──那位盜賊在逃跑中雖然惡言相向,但絕無威脅持槍警察以及旁邊群眾生命安全,訓練有素的警察制服一個持刀歹徒應該並不為難,當時警察猝然擊斃拒捕嫌疑人,決不符合國家槍枝管理的相關規定。

還有網民以《警方擊斃報警者》更有力地說明了許多“當場擊斃”的違法。

二○○八年二月二十九日,二十六歲的公民陳振翊住在江西上饒鄱陽賓館時,遭到不明身份的人捆綁、毆打。後來受傷逃出,一路不斷報警。結果,警員到來,卻對他採取當場擊斃。事後在網民的強烈抗議下,下令“擊斃報警人員”的鄱陽公安局王副局長雖然被停職,卻一直沒有透露“當場擊斃”的真相。

再聯繫到海南海口市、湖南長沙市和河南滎陽市等地公安局四處懸掛“飛車搶劫,當場擊斃”標語,可見,在今日大陸公安部門,執行“當場擊斃”的程序早已混亂而無視國法。

署名王先琳的網民在博客中指出,按照《中華人民共和國立法法》,剝奪犯罪分子生命權這類事關重大的問題,只能由全國人大及其常委會監督的法院來決定,即使中央政法部門和地方權力機關也無權擅自作出規定,更不用說地方當局或者某一部門了。

中共當局暗中為三聚氰胺平反

如果說,中共當局以掀起“當場擊斃潮”來應付社會動蕩危機,那麼對待經濟危機的一個辦法,就是暗中為三聚氰胺平反。從二○○八年十一月二十七日,大陸各大媒體興高采烈地報導美國兩種暢銷奶粉檢出含微量三聚氰胺,中共各級喉舌開始了一場頗有聲勢的“微量三聚氰胺於人無害”的宣傳,連“一向為民請命”的《南方都市報》,從十一月二十八日開始,也連續三天用多個版面刊登“化工專家”為三聚氰胺叫屈的系列報導。這意味著,面對已經確證全國因“含微量三聚氰胺奶粉”致二十九萬嬰兒為“結石寶寶”的現實,中共當局在一度聲稱要嚴懲嚴管不法企業後,突然一百八十度大轉向,轉而暗示食品“含微量三聚氰胺”沒有害,暗暗為三聚氰胺平反,這是為什麼?

研究者說,因為當局突然明白已到了毒食品積重難返、法不責眾的萬分危急之勢:不僅國產奶製品皆有“微量三聚氰胺”,而且雞魚肉鴨,甚至面粉也都“三聚氰胺化”。此時如若堅持查處一切“三聚氰胺毒食品”,就得使全國食品企業皆停產倒閉,就像讓一個病危患者再開刀除病一樣,只會加速其死亡。此時只有維持現狀才能茍延殘喘。而在全國已出現了十萬企業倒閉潮,國際金融危機還將波及中國造成更大的倒閉潮、失業潮。

同理,中共當局也並非不知時下的“當場擊斃潮”有違法治精神,但當亂世之際,只能採取非常之“戰時管制”、“警察治國”了。這自然更激起全國網民抗議:微量三聚氰胺食品也有小毒!久吃必然積毒難返!美國兩種暢銷奶粉檢出含微量三聚氰胺,不等於美國政府同意人民食用!中共當局不是監督企業真正下決心杜絕三聚氰胺污染食品,而是以鼓勵大膽吃“含微量三聚氰胺食品”來救活“毒奶企業”,確保經濟增長,說明不是民選出來的“政府”不可能真正“以民為本”。一些自己吃特供絕對安全食品的高官,卻一再勸人民吃“微量三聚氰胺”,這叫什麼“人民政府”?

集體抗議正在帶動許多新的群體衝突。“的士罷運”已擴展到“教師罷課”……。“當場擊斃潮”與“三聚平反潮”不但沒能如願穩定危機,反而火上澆油。


***************************************************************

2009神韻全球巡演時間表及購票信息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