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江堰見聞盡顯中共邪惡
 
章明路
 
2008-6-5
 
【人民報消息】“5•12” 汶川特大地震發生已經有20多天了。這20多天來,中共控制的媒體刻意淡化災區人民的苦難、豆腐渣工程造成的人禍,連篇累牘的歌頌它在抗震救災中的“豐功偉績”以及災區人民的“感恩戴德”,通篇充斥著“偉光正”的陳詞濫調,幾乎讓人要產生“地震後的生活比地震前還好”的錯覺,而真實情況又是如何呢?

一、種種跡象表明,中共惡黨隱瞞了地震預報

除國外媒體和個別國內媒體已揭露出的中共惡黨隱瞞地震真相外,我們目前通過一些渠道了解到的跡象還有:

個別單位事前接到過地震預報。映秀灣電站和太平驛電站同在汶川,映秀灣電站廠部500多職工死亡近半,而太平驛電站未死一人。有消息說,太平驛電站的領導曾向職工暗示(因上面有壓力,不敢直言):最近不能在辦公樓內辦公。位於綿陽的核工業研究和生產基地很多都採取了轉移和加固措施,基本都很安全,受災的基本都是因整座大山垮塌掩埋造成的。在地震前,據說在成都軍用機場周圍的居民都看到:平時用偽裝布掩蓋的飛機都把偽裝布移走了,隨時準備起飛。還有消息說,汶川的一所學校也在事前得到了預報而撤離的。

據災民分析,部份單位採取了預防措施有兩種可能:一是軍工、國防單位,是得到了秘密通知的;二是得到了通知的單位又私下通知了自己的親人(不敢明說,泄露了被滅口都是可能的),逐漸散布了一些消息出來。

二、中共草菅人命,人性全無

位於都江堰市復興街的災民都不能忘記這一幕:5月17日21點16分,來自俄羅斯的救援隊將一名64歲的老年人徐榮欣(女)從廢墟下救出,這是已經距離地震發生127個小時了。這幢樓原為6層住宅樓,地震後底樓完全垮塌,底樓居民被埋。在俄羅斯救援隊來臨之前,都江堰市政府安排了3、4批救援隊伍來,過來看了一眼,不是說“人肯定沒救了”,就是說“我們沒辦法”。而俄羅斯救援隊在地震剛發生就向中國政府發出了前來救援的請求,但4天后才被批准。俄羅斯救援隊第一天在德陽綿竹市的救援行動就受到了多方阻撓,第二天到都江堰市荷花池市場救援時也被拒絕,俄羅斯援救隊員指出國內救援隊用挖掘機盲目蠻幹的救援方法不對時,還受到了中方人員嘲笑。

據說都江堰市抗震救災指揮部為避免俄羅斯救援隊的“糾纏”,隨便就指了復興街的這處“炭圓”給他們,結果人家用了一個小時就救了一個大活人出來!在幸存者剛從廢墟中被抬出半個身子的時候,中央電視臺的記者居然為搶新聞,按下了設定了閃光燈的相機快門!誰都知道,在黑暗處待了100多小時的人就算突遇常光都會失明,何況是夜晚的強烈閃光!這時,俄羅斯救援隊員一面用身軀擋住幸存者,一面用俄語痛斥這名喪失人性的中共央視記者!當幸存者被救出時,不少圍觀的市民不禁噙著熱淚鼓掌,嘴裏喃喃自語:“要是外國救援隊早點到新建小學、聚源中學(都垮塌並掩埋了大量學生),不知要多救出好多人!”而中國政府除了阻撓俄羅斯救援隊在第一時間趕到之外,對來自日本、韓國、臺灣、新加坡等國家和地區的救援隊也是百般刁難,錯過了 72小時的黃金救援時間。等這些高素質、高科技的救援隊在4、5天後陸續趕到時,只有徒勞的在廢墟之下挖出一具具屍體。“唯一感到遺憾的是,可能我們來的時間稍微晚了一點。”韓國救援隊隊長金永錫無奈而又意味深長的說。

在四川電視臺報導了這麼一幕:一名廢墟下的幸存者在昏迷中被挖掘機的轟鳴聲震醒,在挖掘機第一鏟下去的時候他就大聲喊叫,結果被機器聲所淹沒;在第二鏟下去的時候他拼命呼救,才被發現並被救援出來。這則新聞播出後就再沒被重播過,那些喜歡新聞噱頭的中共各大報刊也無一例外的對此新聞視而不見。很多救援現場的圍觀者說:“這哪是救人嘛,好多活人都被鏟死了。”這種不顧科學,野蠻瞎幹的做法,有普通軍人缺乏營救知識的因素,更多的卻是部隊首領盲目執行上級命令,不顧一切的要達到所謂“救援進度”,贏得政治資本並配合宣傳需要。

三、貪污腐敗造成的“豆腐渣工程”,掩埋多少無辜的生命!

都江堰市新建小學在多年前就被鑒定為危房,年復一年的學校給市教育局、市教育局給市政府打報告申請加固或搬遷,每年卻都不了了之了。近年來都江堰市房地產方興未艾,地價扶搖直上,都江堰市政府高價賣地,年財政收入突破了30億元,幸福大道兩旁的公安局、地稅局、武裝部等黨政單位辦公樓修得豪華氣派,動輒耗資數千萬,而花幾十百把萬就能解決的新建小學危樓問題卻歷經幾屆教育局、市委市政府領導班子都依然毫無作為。“5•12”地震發生後,500多名幼小的生命還來不及反應就被轟然掩埋在已成廢墟的校舍之下。廢墟中有的預制板居然沒有鋼筋,水泥象泥塊一樣手一捏就粉碎。由於死難者太多,又無消防通道,為爭取時間刨出來的屍體就丟在路邊,對面的水電十局醫院的醫護人員一邊踩著死者的小手小腳和弱小身軀,一面流淚痛哭著在廢墟中搜尋搶救為數極少的生還者。由於場面極其慘烈,連見慣流血場面的醫護人員在多少天之後回憶當時場面時還不禁淚流滿面。

都江堰市聚源中學和中醫院住院大樓都是由聚興建築公司承建的。地震發生後,這兩處建築周圍的樓房雖破壞嚴重但都尚還挺立,它們卻“不約而同”的轟然倒塌。前來聚源中學救援的是先後參與巴基斯坦地震、伊朗地震、印尼海嘯等災難國際救援工作的中國國家地震災難緊急救援隊,在聚源中學廢墟之上,救援隊隊員悲憤的長呼:“這是典型的豆腐渣工程!這哪裏是鋼筋,簡直就是鐵絲!”由於學校垮得又快又徹底,救援隊消耗了大量時間和人力才只救出了少量學生。

都江堰市華夏廣場目前也是該市的一大焦點。華夏廣場由都江堰市華夏房地產開發公司建設開發,公司董事長為前任市委書記徐振漢,都江堰市民都稱其為“徐整爛”,總經理為其乾兒子羅世福。該小區是都江堰市竣工不久的高檔小區之一,而且是屬於抗震性較強的框架式結構,很多人窮盡一生積蓄才得以買房入住。在“5•12”地震中,該小區所有單元都受嚴重破壞,兩幢大樓垮塌。而該市其它2000年後建成的小區基本未發生垮塌事件。具有諷刺意義的是,該小區旁一座破舊待拆的“釘子戶”樓房卻還安然無恙。建築專家在廢墟上檢查後說該小區是“設計有問題、施工有問題、材料有問題”,而這樣的建築居然在竣工驗收時被評為“優良工程”,埋在廢墟之下的人們真是死不瞑目啊!

由此可見,中共的貪污腐敗是比地震還更可怕的災難,吞噬了多少本可以幸存的生命!無怪乎悲憤的學生家長在孩子遺體旁打出這樣的標語:“我們不怨天災,只恨人禍!”

四、趁火打劫,雪上加霜

誰都知道,中共很多地方都是“賣地經濟”,土地收入占縣市財政收入的一半乃至大半。政府配合開發商把房價炒高,然後轉賣給老百姓,輕而易舉的擄走了百姓一生的積蓄,還使其負債累累。其實開發商是高價從政府那裏拿來土地,所以建築成本是遠低於土地成本的,老百姓的購房款大都用在了購買那期限只有幾十年的“土地使用權”!按理說土地是全民所有制,每個公民都應享有土地居住權,而實際上是中共特權階層利用所謂的“全民所有制”將每個公民的土地使用權收繳剝奪,再把本屬於你的東西高價轉賣給你,象吸血鬼一樣吸幹你的家財。怪不得人們憤憤不平的說:“全民所有制就是全民沒有制!”

都江堰市毗鄰世界文化遺產“青城山——都江堰”,上風上水,環境優美,因此土地價格很高,地震前新開發的小區售價已達到4000—5000元/平方米。都江堰市政府急功近利,已經將一環路以內的全部土地、二環路以內的大部土地出售一空,快要面臨土地緊缺的局面。地震過後,中共都江堰市政府心中暗喜,把災難當作機會,不顧帳篷裏還有眾多瑟瑟發抖的災民,作出了“一環路之內拆除90%,二環路以內拆除50-60%”的決定。很多經受了地震考驗,被專家鑒定為非嚴重損傷,可以入住或簡單維修後可入住的房子,現都被政府武斷的鑒定為危房,必須統一拆除,而且拆除後土地使用證也就跟著報廢。很多小區業主用肉身擋在挖掘機、推土機之前,高呼:“還我土地!”“要拆就從我身上碾過去”的口號,場面十分緊張。

位於幸福大道的國家電網辦公樓,是由映秀灣電廠出資修建的,還花錢購買了旁邊的一大塊空地。地震之後,都江堰市政府眼饞這片肥肉,居然派出人員強行占領了這片土地。而映秀灣電廠也不是省油的燈,上報了上級四川省電力總局。本來這塊土地省電力局也有份,一聽都江堰市政府要趁亂占地,就去請武警部隊的某個中隊幫忙。該中隊素來常受電力局吃請,和電力局關係甚好,派出一個排的兵力去驅趕占地的人。而占地的人有地方政府撐腰,也不輕易讓步,最後竟然發展到武警荷槍實彈,強力驅逐,想趁亂圈地的地方政府才悻悻離開。這種仿似黑社會火並的場面,居然發生在地震重災區的都江堰市!

五、虛假宣傳,文過飾非

地震之後,中共的宣傳媒體開足馬力,全體出動,在鋪天蓋地的宣傳中人們看到的只是救援如何有力,工作如何主動,災民如何幸福,而反映災區人民深重苦難、政府貪污腐化、冤死者家人悲憤沖天的報導卻鮮有涉及。

一名網友這樣說道:

  到處是生命的奇蹟,到處是生命的讚歌,到處是愛心的奉獻,到處是堅強的孩子。

  我們現在成天被什麼樣的故事引導?生命的奇蹟,英雄的讚歌,捐款的多少,學生的復課,壓死的軍犬,煽情的詩朗誦,明星的表演秀,甚至各種第一,第一次空投,第一支隊伍,第一個生還者,生存極限第一名。

  很快,悲劇變成了鬧劇,創傷變成了談資。

  慘絕人寰的災難又變成庸俗的英雄讚歌。

  埋葬著孩子和隱藏著罪惡的廢墟變成了比賽生命奇蹟的競技場。

  我們是不是已經快忘記廢墟下面成堆的孩子屍體?我們是不是已經忘記了那些鏡頭前的孩子他們的肢體已經被鋸掉?我們是不是忘記了哭幹了眼淚的無助父母?我們是不是忘記了在完全垮塌的教學樓的旁邊是完好的建築?我們是不是忘記了掩埋孩子幼小屍體的廢墟是象泥塊一樣的水泥和沒有鋼筋的預制板?

  對逝者最好的悼念是什麼,不是宣傳活著的英雄,不是違反《青少年保護條例》宣傳“小英雄”,而是讓孩子的屍體永遠留在我們的記憶中,找出孩子冤死的原因,為他們申冤,而不是將他們遺忘。

  我們還應該做什麼,我們應該將錢花在哪裏?我們應該趕快檢查中國大地所有的學校幼兒園,我們應該趕快改造加固那些磚混結構的學校,我們應該調查那些建造了學校的官員建築商學校頭腦,我們應該將最悲慘的照片繼續放在網站的首頁,讓人們永遠記住這是發生在二十一世紀的慘絕人寰的災難,而不是繼續沉浸在庸俗的英雄讚歌和偉大勝利中。大家想象一下,當我們正沉浸在抗震救災“偉大勝利”中時,明天,如果在中國某地再發生一次這樣的地震,是不是孩子們還是一樣被壓在坍塌的教室裏?是不是還是散落在廢墟中孩子的書包和肢體?

很遺憾,中共的媒體從來沒有這麼做過。地震之後,比救援隊伍反應更快的中宣部及其喉舌媒體。地震發生當晚,中共常委李長春就召開宣傳報導會議,命令全國媒體要開展“正面宣傳”。而全國數十萬網特更是於第一時間被要求上崗,監視全國網民並開展瘋狂的“主旋律灌水大行動”。更為令世人瞠目的是,喪心病狂的中共居然在抗震救災的緊要時刻在美國法拉盛組織了對法輪功退黨集會的流氓攻擊,歪曲以“天滅中共、天佑中華”為主旨的集會為“天滅中國”,還在國內大肆報導,妄圖通過樹立假想的敵人來轉移民眾注意力,用心之毒,古今罕有。

惡黨的宣傳喉舌在都江堰的採訪中發生了這樣一件插曲。一成都媒體的新聞記者來到某政府機關的抗震救災指揮部裏採訪,正好在門口的值班者是一位在華夏廣場豆腐渣工程中損失慘重的某處長。這位一肚子怨氣的處長問記者:“你們主要採訪哪方面內容?”記者說:“上面有規定,只能正面報導。”那位處長說:“這個事情你們敢不敢報導,我的房子……”記者還沒聽完,就說:“我們不敢報導。”氣得那個中層幹部大喝一聲:“你走!我們不接待你的採訪!”

前天是“六•一兒童節”,新建小學遇難孩子的家長500多人在學校廢墟前集體給孩子過最後的兒童節。很多家長悲哭至暈倒,更多家長的眼淚已經哭幹了,一直神情恍惚的坐在那裏。在廢墟前他們拉出一條長長的標語:“嚴懲新建小學豆腐渣工程的責任者!”在聚源中學,遇難學生的家長阻止挖掘機繼續清理廢墟,要為這個豆腐渣工程留下最後的證據。而在惡黨電視臺的“六•一”節目中,我們永遠看不到這些,只能看到倖免於難的孩子在驚恐未定中被組織起來表演節目,用孩子稚氣的臉龐粉飾黑暗的現實。

六、結語

中國人歷來敬重天地,認為天地是萬物滋生繁衍的根源,如果國君無道、社會敗壞,天地都會有異象示警。在中國古代,彗星和地震是最受統治者畏懼和重視的天象,每當發生地震,即使是最昏聵的統治者都要下詔罪己,檢視朝綱。正是奉行 “無神論”的中共一直不遺餘力的破壞中國傳統文化,割裂天地與人的關係,使世人只知有今生,不知有來世;視道德為糞土,笑神靈是迷信;神州大地官僚腐敗,社會墮落,令天地為之震怒,近年來天災人禍不斷。而萬惡之源的中共卻能將每一次危機都宣傳為惡黨的偉大勝利,在精神上綁架著十多億民眾一步步走向無底深淵。前幾年的“薩斯”事件,多少生命因惡黨隱瞞疫情而被無辜斷送,可是災情結束後不一樣只能聽到“戰無不勝的中國××黨”麼?套用《九評共產黨》中的一句話,被騙的中國人死去了,幸存的中國人繼續對中共的謊言著迷,這是中國人最大的悲哀,也是中華民族的大不幸。

如果有地震專家在“5•12” 之前冒著生命危險告訴你:“四川汶川一帶在2008年5月-7月可能發生大地震”,你或許會認為他是危言聳聽或者惡意詛咒。但地震真的來臨之後,你會感謝他敢說真話,拯救了無數生命。我們頂著巨大的紅色恐怖,冒著生命危險向人們講述真相,目的也是告訴你:“更大更可怕的災難還在後頭!”這可不是危言聳聽,更不是惡意詛咒,你可知道,二零零二年六月,在貴州省平塘縣掌布鄉發現了距今2億7千萬年的“藏字石”,五百年前崩裂的巨石斷面內驚現六個排列整齊的大字 “中國共產黨亡”,其中那個“亡”字特別的大。中國的各路地質專家經實地考察後一致認為,這“藏字石”上未發現任何人工的痕跡,海內外一百多家報紙、電視、網站轉發了這消息,“藏字石”的圖片還被赫然印在貴州“藏字石”風景區的門票上!中共邪黨已經被天地神靈判了死刑,一切加入過其組織的人都將在最後的審判中面臨極為悲慘的命運!

那怎麼辦?!如何才能逃脫這可怕的劫難呢?在這裏先給你講一則真實的故事。都江堰城區內有一青年工人曾聽信了真相,退出了早先加入的中共共青團,在這次地震中他看住的樓房快要垮了,縱身從4樓跳下,居然毫髮無傷!周圍的人都驚嘆這真是奇蹟,他的家人在都江堰的受災最重的向峨鄉,也倖免於難。是的,退出惡黨的一切組織,就是遠離災難的最好辦法!上天慈悲,只看人心,用化名、小名均可。不能上網退出的,可暫用公開張貼或寫在人民幣上的方式退出。為了你的現在和永遠的將來,作出你最重要的抉擇吧!

(全文結束)


***************************************************************

新唐人2008年全世界系列大賽公告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