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層在四川地震中地震(多圖)
 
姜平
 
2008-5-22
 

傷天害理的周永康!
【人民報消息】在江澤民的提拔下,周永康仕途直線上升的速度實在驚人,第十四屆還剛當上中央候補委員,十五屆就成中央委員,十六屆就任中央政治局委員、公安部長,中央書記處書記;十七屆進入中共最高決策層,接替了羅幹的中央政治局常委,國務委員、中央政法委員會書記,中央社會治安綜合治理委員會主任。

1999年到2002年是江澤民手握黨政軍三大權的最後三年,也是江無人束縛、濫用職權、最為所欲為的三年,在這三年裏,江把四川省交給了流氓周永康,這個省委書記居然多次強姦賓館女服務員,直至他調到北京,低調成為公安部長。此時周已經是江的侄女婿了,這是周永康用原配妻子的命換來的。

登頂珠峰的鏡頭是電影技術


登頂珠穆朗瑪峰未成功!
在北京奧運火炬準備在西藏傳遞前,中央就已經得到地震預測報告,說西藏和四川在三週之內會有6級左右地震,為此中央緊急決定在5月8日無論如何要完成登頂珠峰。一切宣傳機器都發動起來,讓人不相信登頂珠峰的鏡頭都是利用電影技術來回切換的,就好象設計人員不說,誰也不會想到神五上天的壯觀一刻是動畫片。

政治局同意周永康建議

中共中央政治局為此幾次開會討論,到底要不要通知西藏和四川,怎樣做才利大於弊。

郭伯雄說,四川負責核設施和武器彈藥的軍事部門一定要通知,這些方面出了問題可不得了。他說:「至於其它政府部門怎麼做,那就不是我考慮的問題了」。

周永康說:「西藏有地震,倒省了我的事了」。四川有地震他不同意通知全省,他的說辭是,「6級地震造成的災害不會太大,即使塌一些房、死一些人,和奧運前的穩定相比,算不了什麼事」。

最近一個階段,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帶著市委班子出去找錢正帶勁兒,他更是怕下達地震預報,攪亂了肥肉計劃,所以周永康說話時,他重重的點頭,表示完全同意。

「穩定壓倒一切」這個理由最是萬金油,各有各的想法,大家都沉默不語。

「我看還是要把地震預報傳達下去,把損失減少到最低程度。」溫家寶語調中略帶焦灼。

「我不同意,如果預報失誤呢?搞的人心惶惶,」周永康略略提高聲調,「我當過四川省委書記,在座的當中,哪個比我對四川更知情、更有發言權?」

「四川的建設我敢拍胸脯,是保質保量的,就是8級地震來了也能頂住」。大家瞧著他,不說話。「這樣吧,不同意我意見的請舉手……」。沉默、再沉默。溫家寶環顧四周,說,「我保留意見」。

溫家寶怒摔電話依然指揮不動


14日,溫家寶在四川震中
汶川縣映秀鎮察看災情。
5月12日下午2時許,四川地震了。把心提到嗓子眼兒的溫家寶乘坐隨時待命的飛機在一小時內起程。

在飛機上溫家寶已經在部署搶救計劃,但是到了四川才發現災情比估計的要嚴重的多,溫家寶指示搶救人命是救災工作中「重中之重」。

在地震翌日的5月13 日,房倒屋塌之後,又下起大雨,由於橋樑倒塌,彭州市10萬群眾被堵在山中,泥石流已經出現,有的地區砸下來的石頭象雨,有的竟然象房子那麼大,把逃生的人砸倒,鮮血迸出老遠。

北川縣城位於峽谷中,人口約3萬。地震發生後,整個縣城下陷,兩側群山大面積滑坡,將縣城幾乎掩埋。幸存者表示,縣城三萬多人,相信「只有兩成左右能活」。汶川縣城、北川縣城、綿陽、德陽、都江堰一共上百平方公里的所有村鎮都不存在了。

溫家寶急於把救災物資送到需要的地區去,但救災人員表示因天氣不佳,一直下雨,視野差,還有可怕的泥石流威脅,所以物資無法運入。溫家寶急的在電話裏大喊,「我不管你們怎麼樣,我只要這10萬群眾脫險,這是命令!」激動之下,他把電話也摔了,並撂下重話:「是人民在養你們,你們自己看著辦。」現在的人,你讓他自己看著辦,他就照著自己怎麼合適怎麼辦。

連續親自打電話督戰,又氣又急的溫家寶喉嚨變的嘶啞,幾乎發不出聲音來。

溫家寶要求外援被拒

溫家寶15日晚表示,汶川地震是中共執政以來破壞性最強、波及範圍最大的一次地震,其強度、烈度都超過了唐山大地震。外國有關機構監測後說,這次由於地表非常堅硬,所以震波繞地球兩圈。

但是,溫家寶5月13日罕有發出的怒火並沒有燒到軍隊的眉毛。因為成都軍區早收到通知,早有防備,沒有受到什麼損失,所以地方受損,那是地方的事情。

中央高層以溫家寶為首的溫和派,強烈要求請求外援。此決議兩次在高層被否決和拖延。到後來溫家寶和胡錦濤都作了讓步,先同意日本進入。


抗震總指揮溫家寶指揮不動江系人馬!
5月15日,救人的72小時黃金時刻到臨界線,分裂的中央各行其事,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央軍委副主席郭伯雄,與溫家寶對抗,15日在成都獨自主持召開抗震救災部隊軍以上領導幹部會議。此前,主管宣傳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李長春也曾自行召開會議,對抗震救災宣傳報導工作作出部署,要求「正面宣傳為主」。16日胡錦濤不得不到四川親自為溫家寶打氣。

15日,由軍委副主席郭伯雄和徐才厚發話, 解放軍總參謀部、總政治部才聯合發出指示,要求各救災部隊要發揚「尖刀」精神去赤手空拳的與鋼筋水泥「肉搏」。

在幸存者跪地苦求軍人救救壓在廢墟中尚存氣息的親人時,毫無救援經驗和設備的軍人個個臉上掛淚、束手無策。民眾自發送去的食物和衣物都被堆在地上壞掉爛掉扔掉,而救援的戰士們卻餓著肚子在救人。

急於救人的西方國家救援隊看到這些消息,幾乎急瘋,反覆申請,才被允許來援助,但飛到香港,最後還是都被拒進中國大陸。

江系掌權者藉口,這個時候請求外援特別是美國和西方國家,雖然會救幾個孩子和老百姓,但國家安全有可能受到威脅。同時也在世界人面前展示中國示弱,無法獨立救災。如果他們離開後在海外攻擊中國的救援如何落後,如何缺乏有效的指揮,那將會在世界民眾中造成極壞的影響。如果消息傳到國內,會削弱民眾對政府的信心。

日本援助隊來了,臨走時,面對讚揚和掌聲,他們個個臉色鐵青,他們痛苦的說:我們沒有救出一個活人!

周永康擔心的都來了


慘不忍睹的“5-12”四川地震現場。(Getty Images)

地震中傷亡最慘重的是震區學校的孩子們,有的中學和小學的師生幾乎死絕,原因是學校的幾層樓在地震中證明是豆腐渣工程,當一個個豆腐渣校舍成為埋葬學生的墳墓,學校旁邊的政府大樓卻傲然聳立。這讓失去孩子的父母親痛不欲生。

最讓家長無法釋懷的是,「四川漢龍集團」援助的、辦公室主任親自監工的5所希望小學,統統安然無恙,僅「最牛希望小學」──劉漢希望小學,就保住了483名小學生,全校僅有3名在家的學生遇難。家長說:孩子死的太冤,這不是天災,而是人禍造成的。

5月16日,中央宣布,會徹底調查地震為何令大批學校倒塌,警告如有任何人被發現與「豆腐渣」工程有關,將受到懲處。周永康在政治局拍著胸脯做出的保證成為他最大的軟肋。

曾任四川省委書記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書記周永康在胡錦濤趕到四川的同一天也匆匆趕到,要四川省委趕快把罪證處理掉。目前連有人要去揀一塊塌樓碎石或鋼筋都被視為違法,都被視為「有目地」。周永康要求「停止挖掘屍體」,用最快的速度把學校廢墟和壓在下面的學生們趕快清理掉,藉口是怕有疫情。

周永康要解套兒


肇事者在退黨服務中心前謾罵和撕碎“退黨
保平安”的標語牌!
周永康是江澤民在決策層的最得力幹將,如果周永康因為此事被強迫引疚辭職,那麼就等於伸著脖子等人宰。為了度過這官場上的最大危機,江周要轉移國內的視線和為國人災民的憤怒找一個釋放口,於是決定利用「退黨中心」舉行慶祝集會時,找人鬧事,再讓親共媒體偷梁換柱,改頭換面,栽贓法輪功是在阻止捐款,用這種方式在國內樹立起一個仇恨對象,把自己解脫出來。

江澤民說:「胡錦濤、溫家寶不是多次要求平反法輪功嗎?事情鬧大些,讓他們吃不了兜著走!」

周永康命令各使領館,用海外為四川災民捐的部份善款來收買當地的華人地痞流氓。周說:「有錢能使鬼推磨,多給錢,不怕沒人來」。△

(人民報首發)

新唐人2008年全世界系列大賽公告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