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地震引起的政治問題
 
2008-5-31
 
【人民報消息】自由亞洲電臺日前播出著名民運人士魏京生的文章說,四川的大地震,牽動著大家的心。特別是那麼多死亡孩子的畫面,甚至整個學校的孩子無一幸存,這讓人又心疼又憤怒。怒火直接燒到了建築商和那群同流合污的大小官員們身上。從災區傳出的第一批照片,就已經使得海外大部份人怒不可遏。

文章說,一邊是完全倒塌成為一片廢墟的學校,和躺滿了孩子們屍體的操場。另一邊是廢墟旁巍然聳立的官府大樓,和住在帳篷裡的首先被搶救出來的官員和他們的家屬。這樣強烈的對比,不能不引起人們的憤怒。現在人們還沒有從震驚和悲痛中恢復過來,一旦大多數人頭腦漸漸清醒之後,所有的疑問和指責,都會指向當局。

為什麼沒有及時派出軍隊協助救災?即使軍隊救災的技術水平不高,但也比沒有好得多吧。為什麼不准許技術水平最好的國際援救隊伍進入中國?難道災區成千上萬的生命,還不如黨國要掩蓋的家醜重要嗎?到底有什麼家醜如此重要:竟然使得政府提前去進行了防震準備,但卻不准許老百姓提前有所準備。

中共當局或許可以用這樣那樣的理由替自己辯護。但是災前不預報,災難發生時又拖延搶救,甚至把各地救災的物資囤積倒賣,繼續盤剝災民。任憑災難中的百姓們衣食無著,甚至連水都喝不上,當局卻一邊發國難財,一邊在媒體上為自己歌功頌德。這種無恥的行徑,正在漸漸地引起災區人民、全國人民和全世界的憤怒。

天災不是永久的擋箭牌。1976年的唐山大地震,毛澤東和四人幫還不像現在這麼冷酷無情。隨之而來的政治地震還是導致了毛澤東體制的崩潰。這次中共的表現如此的低能和冷酷,漸漸清醒過來的人民會饒過它們嗎?

不關心人民死活的中共統治集團,還是會關心它們自己的生存,還想躲過即將到來的滅頂之災。因此它們一反常態,對來自海外的以華人為主的批評,採取了迅速改正但絕不認錯的態度。迅速改正是因為害怕海外的輿論會漸漸影響到國內的人民,會造成他們統治的崩潰。決不認錯是因為他們本來就不認為自己錯了。向海外輿論讓步,僅僅是迫於壓力而非情願。所以凡是牽涉到中共官僚集團重大利益的事務上,決不讓步或很少讓步。

什麼事情可以讓步呢?海外反對派人士強烈抨擊遲遲不派軍隊全面救災,特別是不派空降兵進入災區。幾天後中共終於更改了最初的決定,派出了空降部隊和直升機。海外熱愛人民的朋友們強烈抨擊阻止外國救援隊的惡劣行徑,幾天後,中共就修改了已經公開的決定,準許外國和港臺救援隊進入災區搶救。然而,救災最重要的黃金時間錯過了,成千上萬人民的生命被耽誤了。

不過,對中共來說這些事情都是不牽扯什麼大的利益得失,改不改無所謂的事情。有些事情就很難改了。對老百姓重要,對中共不那麼重要。例如海外輿論強烈要求追究和懲治官商勾結所造成的建築質量不合格。善於做秀的中共領導人對此只字不提,有的也僅僅去視察了一下救災物資,試圖聲東擊西、大事化小拖延著不願承擔這一重大責任。

特別是牽扯到中共官商勾結的重大利害,就遭到了節節的抵制。例如牽涉到貪官污吏的重大利益的奧運會。在地震的第二天,就有海外人士提出停止奧運火炬傳遞,以便向受難者們致哀。但中共連想都不用想,就宣布火炬仍然要喜氣洋洋的跑下去,而且計劃不變,仍然要從災區通過。

這是對死難者的侮辱;對成千上萬活著的災民的嘲弄。在我回答了澳洲廣播公司有關大災之中辦奧運是否合適的問題之後。海外輿論更加關注這個時間辦奧運會是否合理,越來越多的中外人士建議停止或部份停止奧運會和附加的各種喜慶活動。

中共當然也自知理虧。但仍想折中,李代桃僵。想用三天哀悼降半旗來應付輿論的批評。而絕不打算為了人民的巨大傷痛和悲哀,損失他們在奧運會上可能撈到的好處。這種不合禮制傷害百姓的做法,連古代的皇帝都不如。也只有中共,才會如此無恥無道。


***************************************************************

新唐人2008年全世界系列大賽公告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