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江堰见闻尽显中共邪恶
 
章明路
 
2008-6-5
 
【人民报消息】“5•12” 汶川特大地震发生已经有20多天了。这20多天来,中共控制的媒体刻意淡化灾区人民的苦难、豆腐渣工程造成的人祸,连篇累牍的歌颂它在抗震救灾中的“丰功伟绩”以及灾区人民的“感恩戴德”,通篇充斥着“伟光正”的陈词滥调,几乎让人要产生“地震后的生活比地震前还好”的错觉,而真实情况又是如何呢?

一、种种迹象表明,中共恶党隐瞒了地震预报

除国外媒体和个别国内媒体已揭露出的中共恶党隐瞒地震真相外,我们目前通过一些渠道了解到的迹象还有:

个别单位事前接到过地震预报。映秀湾电站和太平驿电站同在汶川,映秀湾电站厂部500多职工死亡近半,而太平驿电站未死一人。有消息说,太平驿电站的领导曾向职工暗示(因上面有压力,不敢直言):最近不能在办公楼内办公。位于绵阳的核工业研究和生产基地很多都采取了转移和加固措施,基本都很安全,受灾的基本都是因整座大山垮塌掩埋造成的。在地震前,据说在成都军用机场周围的居民都看到:平时用伪装布掩盖的飞机都把伪装布移走了,随时准备起飞。还有消息说,汶川的一所学校也在事前得到了预报而撤离的。

据灾民分析,部份单位采取了预防措施有两种可能:一是军工、国防单位,是得到了秘密通知的;二是得到了通知的单位又私下通知了自己的亲人(不敢明说,泄露了被灭口都是可能的),逐渐散布了一些消息出来。

二、中共草菅人命,人性全无

位于都江堰市复兴街的灾民都不能忘记这一幕:5月17日21点16分,来自俄罗斯的救援队将一名64岁的老年人徐荣欣(女)从废墟下救出,这是已经距离地震发生127个小时了。这幢楼原为6层住宅楼,地震后底楼完全垮塌,底楼居民被埋。在俄罗斯救援队来临之前,都江堰市政府安排了3、4批救援队伍来,过来看了一眼,不是说“人肯定没救了”,就是说“我们没办法”。而俄罗斯救援队在地震刚发生就向中国政府发出了前来救援的请求,但4天后才被批准。俄罗斯救援队第一天在德阳绵竹市的救援行动就受到了多方阻挠,第二天到都江堰市荷花池市场救援时也被拒绝,俄罗斯援救队员指出国内救援队用挖掘机盲目蛮干的救援方法不对时,还受到了中方人员嘲笑。

据说都江堰市抗震救灾指挥部为避免俄罗斯救援队的“纠缠”,随便就指了复兴街的这处“炭圆”给他们,结果人家用了一个小时就救了一个大活人出来!在幸存者刚从废墟中被抬出半个身子的时候,中央电视台的记者居然为抢新闻,按下了设定了闪光灯的相机快门!谁都知道,在黑暗处待了100多小时的人就算突遇常光都会失明,何况是夜晚的强烈闪光!这时,俄罗斯救援队员一面用身躯挡住幸存者,一面用俄语痛斥这名丧失人性的中共央视记者!当幸存者被救出时,不少围观的市民不禁噙着热泪鼓掌,嘴里喃喃自语:“要是外国救援队早点到新建小学、聚源中学(都垮塌并掩埋了大量学生),不知要多救出好多人!”而中国政府除了阻挠俄罗斯救援队在第一时间赶到之外,对来自日本、韩国、台湾、新加坡等国家和地区的救援队也是百般刁难,错过了 72小时的黄金救援时间。等这些高素质、高科技的救援队在4、5天后陆续赶到时,只有徒劳的在废墟之下挖出一具具尸体。“唯一感到遗憾的是,可能我们来的时间稍微晚了一点。”韩国救援队队长金永锡无奈而又意味深长的说。

在四川电视台报道了这么一幕:一名废墟下的幸存者在昏迷中被挖掘机的轰鸣声震醒,在挖掘机第一铲下去的时候他就大声喊叫,结果被机器声所淹没;在第二铲下去的时候他拼命呼救,才被发现并被救援出来。这则新闻播出后就再没被重播过,那些喜欢新闻噱头的中共各大报刊也无一例外的对此新闻视而不见。很多救援现场的围观者说:“这哪是救人嘛,好多活人都被铲死了。”这种不顾科学,野蛮瞎干的做法,有普通军人缺乏营救知识的因素,更多的却是部队首领盲目执行上级命令,不顾一切的要达到所谓“救援进度”,赢得政治资本并配合宣传需要。

三、贪污腐败造成的“豆腐渣工程”,掩埋多少无辜的生命!

都江堰市新建小学在多年前就被鉴定为危房,年复一年的学校给市教育局、市教育局给市政府打报告申请加固或搬迁,每年却都不了了之了。近年来都江堰市房地产方兴未艾,地价扶摇直上,都江堰市政府高价卖地,年财政收入突破了30亿元,幸福大道两旁的公安局、地税局、武装部等党政单位办公楼修得豪华气派,动辄耗资数千万,而花几十百把万就能解决的新建小学危楼问题却历经几届教育局、市委市政府领导班子都依然毫无作为。“5•12”地震发生后,500多名幼小的生命还来不及反应就被轰然掩埋在已成废墟的校舍之下。废墟中有的预制板居然没有钢筋,水泥象泥块一样手一捏就粉碎。由于死难者太多,又无消防通道,为争取时间刨出来的尸体就丢在路边,对面的水电十局医院的医护人员一边踩着死者的小手小脚和弱小身躯,一面流泪痛哭着在废墟中搜寻抢救为数极少的生还者。由于场面极其惨烈,连见惯流血场面的医护人员在多少天之后回忆当时场面时还不禁泪流满面。

都江堰市聚源中学和中医院住院大楼都是由聚兴建筑公司承建的。地震发生后,这两处建筑周围的楼房虽破坏严重但都尚还挺立,它们却“不约而同”的轰然倒塌。前来聚源中学救援的是先后参与巴基斯坦地震、伊朗地震、印尼海啸等灾难国际救援工作的中国国家地震灾难紧急救援队,在聚源中学废墟之上,救援队队员悲愤的长呼:“这是典型的豆腐渣工程!这哪里是钢筋,简直就是铁丝!”由于学校垮得又快又彻底,救援队消耗了大量时间和人力才只救出了少量学生。

都江堰市华夏广场目前也是该市的一大焦点。华夏广场由都江堰市华夏房地产开发公司建设开发,公司董事长为前任市委书记徐振汉,都江堰市民都称其为“徐整烂”,总经理为其干儿子罗世福。该小区是都江堰市竣工不久的高档小区之一,而且是属于抗震性较强的框架式结构,很多人穷尽一生积蓄才得以买房入住。在“5•12”地震中,该小区所有单元都受严重破坏,两幢大楼垮塌。而该市其它2000年后建成的小区基本未发生垮塌事件。具有讽刺意义的是,该小区旁一座破旧待拆的“钉子户”楼房却还安然无恙。建筑专家在废墟上检查后说该小区是“设计有问题、施工有问题、材料有问题”,而这样的建筑居然在竣工验收时被评为“优良工程”,埋在废墟之下的人们真是死不瞑目啊!

由此可见,中共的贪污腐败是比地震还更可怕的灾难,吞噬了多少本可以幸存的生命!无怪乎悲愤的学生家长在孩子遗体旁打出这样的标语:“我们不怨天灾,只恨人祸!”

四、趁火打劫,雪上加霜

谁都知道,中共很多地方都是“卖地经济”,土地收入占县市财政收入的一半乃至大半。政府配合开发商把房价炒高,然后转卖给老百姓,轻而易举的掳走了百姓一生的积蓄,还使其负债累累。其实开发商是高价从政府那里拿来土地,所以建筑成本是远低于土地成本的,老百姓的购房款大都用在了购买那期限只有几十年的“土地使用权”!按理说土地是全民所有制,每个公民都应享有土地居住权,而实际上是中共特权阶层利用所谓的“全民所有制”将每个公民的土地使用权收缴剥夺,再把本属于你的东西高价转卖给你,象吸血鬼一样吸干你的家财。怪不得人们愤愤不平的说:“全民所有制就是全民没有制!”

都江堰市毗邻世界文化遗产“青城山——都江堰”,上风上水,环境优美,因此土地价格很高,地震前新开发的小区售价已达到4000—5000元/平方米。都江堰市政府急功近利,已经将一环路以内的全部土地、二环路以内的大部土地出售一空,快要面临土地紧缺的局面。地震过后,中共都江堰市政府心中暗喜,把灾难当作机会,不顾帐篷里还有众多瑟瑟发抖的灾民,作出了“一环路之内拆除90%,二环路以内拆除50-60%”的决定。很多经受了地震考验,被专家鉴定为非严重损伤,可以入住或简单维修后可入住的房子,现都被政府武断的鉴定为危房,必须统一拆除,而且拆除后土地使用证也就跟着报废。很多小区业主用肉身挡在挖掘机、推土机之前,高呼:“还我土地!”“要拆就从我身上碾过去”的口号,场面十分紧张。

位于幸福大道的国家电网办公楼,是由映秀湾电厂出资修建的,还花钱购买了旁边的一大块空地。地震之后,都江堰市政府眼馋这片肥肉,居然派出人员强行占领了这片土地。而映秀湾电厂也不是省油的灯,上报了上级四川省电力总局。本来这块土地省电力局也有份,一听都江堰市政府要趁乱占地,就去请武警部队的某个中队帮忙。该中队素来常受电力局吃请,和电力局关系甚好,派出一个排的兵力去驱赶占地的人。而占地的人有地方政府撑腰,也不轻易让步,最后竟然发展到武警荷枪实弹,强力驱逐,想趁乱圈地的地方政府才悻悻离开。这种仿似黑社会火并的场面,居然发生在地震重灾区的都江堰市!

五、虚假宣传,文过饰非

地震之后,中共的宣传媒体开足马力,全体出动,在铺天盖地的宣传中人们看到的只是救援如何有力,工作如何主动,灾民如何幸福,而反映灾区人民深重苦难、政府贪污腐化、冤死者家人悲愤冲天的报道却鲜有涉及。

一名网友这样说道:

  到处是生命的奇迹,到处是生命的赞歌,到处是爱心的奉献,到处是坚强的孩子。

  我们现在成天被什么样的故事引导?生命的奇迹,英雄的赞歌,捐款的多少,学生的复课,压死的军犬,煽情的诗朗诵,明星的表演秀,甚至各种第一,第一次空投,第一支队伍,第一个生还者,生存极限第一名。

  很快,悲剧变成了闹剧,创伤变成了谈资。

  惨绝人寰的灾难又变成庸俗的英雄赞歌。

  埋葬着孩子和隐藏着罪恶的废墟变成了比赛生命奇迹的竞技场。

  我们是不是已经快忘记废墟下面成堆的孩子尸体?我们是不是已经忘记了那些镜头前的孩子他们的肢体已经被锯掉?我们是不是忘记了哭干了眼泪的无助父母?我们是不是忘记了在完全垮塌的教学楼的旁边是完好的建筑?我们是不是忘记了掩埋孩子幼小尸体的废墟是象泥块一样的水泥和没有钢筋的预制板?

  对逝者最好的悼念是什么,不是宣传活着的英雄,不是违反《青少年保护条例》宣传“小英雄”,而是让孩子的尸体永远留在我们的记忆中,找出孩子冤死的原因,为他们申冤,而不是将他们遗忘。

  我们还应该做什么,我们应该将钱花在哪里?我们应该赶快检查中国大地所有的学校幼儿园,我们应该赶快改造加固那些砖混结构的学校,我们应该调查那些建造了学校的官员建筑商学校头脑,我们应该将最悲惨的照片继续放在网站的首页,让人们永远记住这是发生在二十一世纪的惨绝人寰的灾难,而不是继续沉浸在庸俗的英雄赞歌和伟大胜利中。大家想象一下,当我们正沉浸在抗震救灾“伟大胜利”中时,明天,如果在中国某地再发生一次这样的地震,是不是孩子们还是一样被压在坍塌的教室里?是不是还是散落在废墟中孩子的书包和肢体?

很遗憾,中共的媒体从来没有这么做过。地震之后,比救援队伍反应更快的中宣部及其喉舌媒体。地震发生当晚,中共常委李长春就召开宣传报道会议,命令全国媒体要开展“正面宣传”。而全国数十万网特更是于第一时间被要求上岗,监视全国网民并开展疯狂的“主旋律灌水大行动”。更为令世人瞠目的是,丧心病狂的中共居然在抗震救灾的紧要时刻在美国法拉盛组织了对法轮功退党集会的流氓攻击,歪曲以“天灭中共、天佑中华”为主旨的集会为“天灭中国”,还在国内大肆报道,妄图通过树立假想的敌人来转移民众注意力,用心之毒,古今罕有。

恶党的宣传喉舌在都江堰的采访中发生了这样一件插曲。一成都媒体的新闻记者来到某政府机关的抗震救灾指挥部里采访,正好在门口的值班者是一位在华夏广场豆腐渣工程中损失惨重的某处长。这位一肚子怨气的处长问记者:“你们主要采访哪方面内容?”记者说:“上面有规定,只能正面报道。”那位处长说:“这个事情你们敢不敢报道,我的房子……”记者还没听完,就说:“我们不敢报道。”气得那个中层干部大喝一声:“你走!我们不接待你的采访!”

前天是“六•一儿童节”,新建小学遇难孩子的家长500多人在学校废墟前集体给孩子过最后的儿童节。很多家长悲哭至晕倒,更多家长的眼泪已经哭干了,一直神情恍惚的坐在那里。在废墟前他们拉出一条长长的标语:“严惩新建小学豆腐渣工程的责任者!”在聚源中学,遇难学生的家长阻止挖掘机继续清理废墟,要为这个豆腐渣工程留下最后的证据。而在恶党电视台的“六•一”节目中,我们永远看不到这些,只能看到幸免于难的孩子在惊恐未定中被组织起来表演节目,用孩子稚气的脸庞粉饰黑暗的现实。

六、结语

中国人历来敬重天地,认为天地是万物滋生繁衍的根源,如果国君无道、社会败坏,天地都会有异象示警。在中国古代,彗星和地震是最受统治者畏惧和重视的天象,每当发生地震,即使是最昏聩的统治者都要下诏罪己,检视朝纲。正是奉行 “无神论”的中共一直不遗余力的破坏中国传统文化,割裂天地与人的关系,使世人只知有今生,不知有来世;视道德为粪土,笑神灵是迷信;神州大地官僚腐败,社会堕落,令天地为之震怒,近年来天灾人祸不断。而万恶之源的中共却能将每一次危机都宣传为恶党的伟大胜利,在精神上绑架着十多亿民众一步步走向无底深渊。前几年的“萨斯”事件,多少生命因恶党隐瞒疫情而被无辜断送,可是灾情结束后不一样只能听到“战无不胜的中国××党”么?套用《九评共产党》中的一句话,被骗的中国人死去了,幸存的中国人继续对中共的谎言着迷,这是中国人最大的悲哀,也是中华民族的大不幸。

如果有地震专家在“5•12” 之前冒着生命危险告诉你:“四川汶川一带在2008年5月-7月可能发生大地震”,你或许会认为他是危言耸听或者恶意诅咒。但地震真的来临之后,你会感谢他敢说真话,拯救了无数生命。我们顶着巨大的红色恐怖,冒着生命危险向人们讲述真相,目的也是告诉你:“更大更可怕的灾难还在后头!”这可不是危言耸听,更不是恶意诅咒,你可知道,二零零二年六月,在贵州省平塘县掌布乡发现了距今2亿7千万年的“藏字石”,五百年前崩裂的巨石断面内惊现六个排列整齐的大字 “中国共产党亡”,其中那个“亡”字特别的大。中国的各路地质专家经实地考察后一致认为,这“藏字石”上未发现任何人工的痕迹,海内外一百多家报纸、电视、网站转发了这消息,“藏字石”的图片还被赫然印在贵州“藏字石”风景区的门票上!中共邪党已经被天地神灵判了死刑,一切加入过其组织的人都将在最后的审判中面临极为悲惨的命运!

那怎么办?!如何才能逃脱这可怕的劫难呢?在这里先给你讲一则真实的故事。都江堰城区内有一青年工人曾听信了真相,退出了早先加入的中共共青团,在这次地震中他看住的楼房快要垮了,纵身从4楼跳下,居然毫发无伤!周围的人都惊叹这真是奇迹,他的家人在都江堰的受灾最重的向峨乡,也幸免于难。是的,退出恶党的一切组织,就是远离灾难的最好办法!上天慈悲,只看人心,用化名、小名均可。不能上网退出的,可暂用公开张贴或写在人民币上的方式退出。为了你的现在和永远的将来,作出你最重要的抉择吧!

(全文结束)


***************************************************************

新唐人2008年全世界系列大赛公告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