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一绝:法拉盛的“国骂”(多图)
 
恒定
 
2008-6-15
 
【人民报消息】“骂街”,在中国是一个很典型的俗文化现象。泼妇当街一站,破口大骂,那真是一妇当关,万夫莫开。“骂街”独到的杀伤力与威慑力被毛看中,于是便被导入文革的群斗中,充分发挥了其战斗力,所向披靡,无往而不胜。经历了文革的群体历练与扩充进化,“骂街”便从巷间挺进大庭广场,从民间的“个骂”升级为举邦之 “国骂”。

文革后,“国骂”虽有所收敛,有所衰落,但却从未绝种,它依然深藏于诸多国人之细胞中,只是与时俱进地增添了些许惑人的时代色彩罢了。一旦需要,中共便会即刻启动这一“国骂”机制,巧妙而不失时机地操纵一些“国骂”病菌携带者,掀起一波波的“国骂”狂潮来。此前,早已飘洋过海、打入世界的“国骂”,在“法拉盛事件”中再度登场亮相,再次向世界展示了中共此秘密武器之独到效能,令世界瞠目结舌。

“骂街”,是不需要什么道理与依据的,是不需要什么理性与对话的,更不顾及什么颜面与人格的;“骂街”,就是无端谩骂,就是竭力喧嚣,就是撒野不羁。这些骂街的基本模式,在本次“法拉盛事件”中都一一得到对号入座。“骂街”,不只停留于叫骂,还往往伴随着造谣诽谤、无事生非、恶意中伤、挑拨离间、人格侮辱,乃至生命威胁、人身攻击等等。这些骂街的准规范套路,也皆在本次“法拉盛事件”中一一得到实施。

然而,这次“法拉盛事件”,却不是一个简单的“骂街”,而是一个由中共暗地操纵的有组织、有预谋的的“国骂”,是中共为了转嫁危机而在国际舞台上所导演的一场阴谋构陷,是中共对国际准则与人类道德尊严的公然挑衅。而那些“国骂”病菌携带者们,也就再一次被中共动员起来,污言秽语,狂呼鼓噪,不亦乐乎。

文革的“国骂”之所以喧嚣一时、举国鼎沸,就在于它被定义为“革命”。因“革命无罪”,所以任何形式的“造反”也就皆“有理”了。如今,法拉盛上演的“国骂”一幕,显然与时俱进了许多,它不再带有人们所厌恶的“革命”,取而代之的是迷人的“爱国”。于是,在“爱国”的旗号下,任何的语言攻击、肢体暴力也都变得“合情合理”了。本次“法拉盛事件”,“国骂”者们虽然打着“自发”的幌子,但却是成群结队地被中共邪灵圈来并牢牢操控;“国骂”者们虽然声称“言论自由”,却不允许被攻击者道出真相,并颠颠狂狂,拳脚相加,不停地释放出红色恐怖,丝毫不改文革的疯狂遗风;“国骂”者们虽然打着“爱国”的旗号,但行的却是分裂、辱国、卖国的秽行……

文革后,那些红极一时的“国骂”高手们,一个个不是被卸磨杀驴,就是被历史唾弃,余者则在自责与民众鄙夷的目光下苟度余生。如今,那些法拉盛的“国骂”者们,你们也将面临同样的未来:当此波短暂的“爱国”红潮滚过,当中共垮台后,当国人要求追究那些无事生非、混淆视听、且带来诸多严重后果的“国骂”者们的责任时,你将如何面对?难道你真的就不顾及道义、良心、舆论、未来的谴责与法律的审判吗?

其实,国人中还存在着另一种真正的“国骂”:举国无人不骂祸国殃民的中共。在“天灭中共”的时代大潮中,也诚劝那些法拉盛的“国骂”者们:即便你不能即可投入时代的真正爱国大潮中,也切莫为了几吊子钱给自己留一个千古骂名,更不要因为昔日作了中共邪灵的奴婢而今后还继续作它的陪葬品!切切!






不顾廉耻,在法拉盛街头撒野谩骂法轮功的强大动力,
来自他们千方百计要逃离的中共独裁政权。好不可怜!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