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法輪功學員對法拉盛常見問題的回答
 
任百鳴(法輪功學員)
 
2008-6-13
 
【人民報消息】在法拉盛事件中遇到以下常見問題,雖然很多問題是中共的謠言,但有些民眾被誤導了,作為一名法輪功學員,個人嘗試簡答如下。

一、四川地震,為什麼退黨集會敲鑼打鼓?

說明:對中國人和中國文化來說,並不只是節日喜慶才會敲鑼打鼓。中國文字中的鼓勵,鼓舞,鼓動等詞匯,都來源於鼓的用途。打鼓有震邪滅亂的用意,也有激勵鬥志的用意。法輪功學員五月十七日當天打鼓,本意是鼓勵中國民眾退出中國共產黨,並沒有對天災幸災樂禍的意思。

其實,討論這樣的問題並不難,但前提是我們應該站在公正的立場上,用一個客觀的標準來看,而不是採用雙重標準。法輪功九年來承受巨大苦難,依然向世人講真相,不願讓人受中共謊言欺騙,這種良心和人性的高尚表現,可能還未被你察覺。卻是一次隔洋跨海的社區退黨活動,打了一回鎮邪鼓,則立即被扣上“沒有良心,沒有人性”的帽子,是雙重標準的表現。

中國的豆腐渣教學樓壓死一萬多中小學生,正如孩子的家長所指出的,這些孩童不是死直接於地震,而是死於腐敗的豆腐渣校舍;中共還拒絕海外高科技救援隊,延誤72小時黃金救災時間;軍隊赤手空拳的進災區,結果只能用手來刨人。第一個趕到四川地震災區的工程隊,是從2000裏外的江蘇、安徽開過去的陳光標率領的民間救援隊,他們還給軍隊疏通道路。

一個民間團隊超過了正規軍,你對中共軍隊的無能氣憤嗎?

而且,中共奧運火炬接力的歡慶,鑼鼓宣天打到17日才停了一下,22日開始又照打不誤,氣憤的華人有沒有去領館抗議!?

對共產黨在地震中的表現,不問責共產黨,反而來恨法輪功,這有反常理。況且法輪功一無軍隊、二無大印,能做的就是他們認為對人最好的事,呼籲人們三退保平安。他們聲援慶祝的是什麼?是這些人退出中共。共產黨建政以來給中國帶來了無盡的災難,退出中共,不是為中國好嗎?不也是為海外華人好嗎?

二、法輪功學員捐款問題

筆者認識的幾位法輪功學員,在地震發生之後都曾經捐款,除了向美國紅十字會指定中國救災用途捐款之外,也有人直接在網絡上向中國的社會組織捐款。筆者本身也在15日向四川紅十字會捐款。所以法輪功學員不捐款的說法,顯然是不真實的。

法輪功從來沒有阻攔別人捐款,17日在法拉盛圖書館門前的退黨集會,是一個月前已經預定時間,並申請了活動場地。該活動總共大約有不到一百人參加,而當時並沒有大型的捐款活動,如何阻擾別人捐款?

回到捐款,這是修煉人作為社會公民的個人的行為,不是修煉本身的內容。很多學員都伸出了援手,但也不會向誰匯報。做好人是修煉人的自然狀態,包括慈悲看世界,他們一遍又一遍的告訴世人救生大訣,告訴你三退保平安,就是因為他們知道,根本上看,這些永遠的平安比捐款對人一時的幫助要大很多,雖然有人不理解,但是,希望你也能像對待捐款考察一樣,來關心脫離中共保平安的生命大事吧。

三、中共四川地震報導透明度很高,中國政府救災很及時,溫家寶胡很快就趕到災區,已比過去好很多,你們為什麼在這個骨節眼上還要去批評。

政府不是用來給老百姓相信的,而是被老百姓批評的,因為是老百姓的納稅錢養著政府,政府必須被監督,必須做的好,不好的要被揭露,要逼著它做好,這就是現代文明社會基本價值觀念。這種關係不因什麼透明、盡力與個人感情好壞而改變。所以時刻聽到批評是最正常的,只是我們的黨文化思維不習慣。

我們習慣的是那種“愛黨就是愛國”,“黨就是母親”的宣傳,這是共產黨捆綁民眾,封口大眾的黨文化洗腦手法。

因為,中共就是靠幹見不得人的壞事鞏固政權,一旦讓人自由監督,就根本存在不下去。民憤民怨太大,歷史的罪惡太多,謊言嵌套累積無解。所以,無論哪個個人如何表現,那是他個人的兢業問題,怎麼能改變人民與政府的納稅、監督的基本關係。比如,在西方國家,如果大家公認某人是個好人,就能不用選舉,直接讓他當總統嗎?哪有這樣的事。你覺得誰好,但是原則關係不能改變,要尊從。

所以,我們應該習慣批評政府,尤其是在中共依然專制獨裁、踐踏人權的時期,更是要給予高度的揭露和監督。我們還要習慣傾聽這些批評,這樣能把我們從黨文化、黨思維裏解脫出來。

再看愛國,要知道中共不等於中國,政權不等於國家。愛國,不是討好政權,討好權貴,不是愛黨。按照正常的人民與政府的關係原則,監督、批評促使其糾正錯誤,這才是對國家真正有益。當然,中共政權不喜歡,可能也讓你很緊張。

四、法輪功學員站在街上發報紙和資料,拿沒拿錢?

如果法輪功講真相是雇傭關係,那麼請問,九年來那些在國內傳遞真相,甚至被抓被打的大法弟子的錢怎麼發,怎麼算。如果沒錢拿,都能在國內那樣艱苦的條件下堅持真理,為什麼在國外只是站街發資料就必須用錢支撐呢?

“有錢能使鬼推磨”,現代社會中這似乎是正常的思維。中共不是雇傭打手流氓演文革嗎?他們是用錢在做,做不長。而修煉人,是修心,是修煉成為無私無我的大覺者,當然做事是用心去做。

修煉就是吃苦,尤其是中共在欺騙毒害世人,誘惑他們反對佛法的時候,更是需要修煉人為守護真理而付出。有人對大法弟子的付出不理解,這是正常現象,這是境界不同造成的理解偏差,但是,請一定記住大法修煉人是為你而來,真的是為你好。

中國人對義務的志願工作者不太熟悉,也不太理解。實際上,在美國社會,大量的社會工作由義務志願工作人員從事。十年前從中國來的黃金冒險號貨輪,載著數百中國來的偷渡客,在紐約被發現的時候,上千名美國的社會團體志願幫助他們,這上千名“神經病”不但沒有拿錢,而且還要花費自己的金錢。當時,紐約中國城數以十萬計的華人,只有寥寥不到十個人參加了志願的救助工作。大家想一下,中國人到底怎麼了?

五、 地震到底可不可以預測?能否預報?天災很難預報,即便預報,也避免不了還有損失;不相信中共知道要地震卻不發布預報。

地震能不能預測我們不去深究,但就此四川地震,我們來看看中共知情不預警的事實,至於結論你自己下。

──5月14日,中央電視臺CCTV-9有英文節目關於川震的訪談,權威人物陳一文電話裏用英文明確說:中國地震局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後被刪剪)

──中國地球物理學會天災預測專業委員會顧問陳一文先生從2006年就汶川地區可能發生強震,曾經向中國地震局提出過三次中期預測。2008年5月3日,陳一文親手又向中國地震局發了一份汶川地區可能發生強震的預報。

──新華網5月20日,甘肅省委書記陸浩說甘肅地震局對汶川地震做過預測報告。陸浩說:省地震局……,在四川汶川8.0級地震的震前、震後做了大量的工作,在震前就對這次地震的趨勢做過預測,並向省委、省政府做過報告……(後來報導被改動,此句刪除。)

──2008年4月26日和27日在中國地球物理學會下屬的“天災預測委員會”經集體討論,作出“在一年內(2008.5-2009.4)仍應注意蘭州以南,川、甘、青交界附近可能發生6-7級地震”的預報(文字報告已報中國地震局等, 4月30日密件發出)

──耿慶國根據強磁暴組合,明確提出“阿壩地區7級以上地震的危險點在5月8日(前後10天以內)”(以上地震預報三要素:震級、地點、時間均已明確)。

──5月9日四川省地震局在《四川防震減災信息網》上刊發了一條信息──《阿壩州防震減災局成功平息地震誤傳事件》,把地震傳言當作“謠言”來辟。(地震發生後,報導被刪)

──5月19日《南方工報》的一篇新聞報導:汶川某學校在地震前一小時接到緊急通知,於是老師帶著學生緊急撤離。

六、關於地震是天譴,是業力,遭報應

生命的消失是一件令人遺憾和悲痛的事情,筆者從來沒有看到和聽到法輪功學員有幸災樂禍的講話。

關於災難、生命與宇宙規律的話題都是非常嚴肅的,因為在有神佛信仰的人看來,這個世界上發生的任何事情都有更為深層的原因。其實這也是真正中國文化的思維方式。中國人遇到好事說“祖上積德”,有人作壞事說他“造孽”。古時候,中國凡是國有大災,上位者必然檢查冤獄,清理官吏,宣布大赦或者下詔罪己。而地震的緣故是“民怨鼎沸,上幹天合”,現代人多不信此說,因為共產黨把國人大都變成了無神論者,講的是戰天鬥地,認為地震是好事,是喚醒了中華民族萬眾一心團結一致精神的時刻,是把“喪事當成喜事辦”宣傳黨的偉光正的好時光,更要“多難興邦”。似乎災難越多,中國才會越快的崛起。

有宗教和神佛信仰的人,其實要比無神論要更加關愛生命,他們對生命的本質更有發言權。



***************************************************************

新唐人2008年全世界系列大賽公告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