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報 简体版
 
中共瀋陽馬三家教養院淫亂成風(圖)
 
2008年11月14日發表
 
【人民報消息】遼寧省瀋陽市于洪區的馬三家教養院,是中共迫害法輪功的重點單位,據知情人透露,這裏的警察除在搞滅絕人性的大迫害中惡名遠揚外,整個教養院上下淫亂成風。

上級找妓女陪吃、喝、玩、睡成爲了「潛規則」

據悉,二零零八年過年期間,遼寧省司法廳廳長張家成到位於瀋陽市于洪區馬三家地區的遼寧省監獄城「慰問」警察,在監獄城的食堂吃飯期間,該廳長公開要監獄頭目給他找妓女陪吃,監獄城頭目不敢違抗,當時就叫手下開車到附近朝鮮族聚集的大興村,拉了兩個朝鮮族的年輕女子陪吃,吃完後又陪睡。

馬三家教養院院長張朝英因迫害法輪功賣力,被提拔爲遼寧省司法廳副廳長、勞教局局長,該人逢年過節都要到各地勞教所「深入基層」「慰問」警察,其中最重要的一項「慰問」項目就是和各個勞教所的頭目們打麻將,頭目們每次打麻將都會「巧妙」的輸給張朝英幾萬、十幾萬現金,這已經成爲了各個勞教所最重要的「政治任務」,而且每次打完麻將後,找妓女陪張朝英吃、喝、玩、睡已經成爲了「行業」「潛規則」。

攀比情人、相互淫亂、勾引男犯、姦污女犯

馬三家所長帶頭,包括各級男女警察,幾乎人人都在社會上有多個情婦(情夫),而且這些警察之間也互相亂搞男女關係。有男警察姦污女普犯、有女警察勾引男普犯,相互之間攀比情人的數量和富有的程度。

據悉,工資一個月才二、三千元的女警察,一個個帶數萬元的手表、開轎車、穿名牌,一出教養院大門,就奔舞廳或約會情人。有一次,一個被勞教的賣淫女,指着女警李某吃驚的問周圍的人,她是警察嗎?原來,該她認出了這個女警竟然是和她爭奪同一個歌廳老闆的「情敵」。在馬三家有的未婚女犯人在服刑期間,懷了孕生了小孩,據說,到期滿釋放都沒有查出孩子的父親是誰。

據知情人透露,因迫害大法弟子而被追查國際點名惡人榜的女警李明玉與其丈夫劉永都是馬三家獄警(劉永都警號2108020),兩人都在外面淫亂,互不干涉,實際上其夫妻之間已經到了互相拆臺、水火不容的地步。2008年3月,瀋陽市大東區法輪功學員肖立新在馬三家被迫害的生命垂危,李明玉在勒索了肖立新未修煉的家人鉅額現金後把她「保外就醫」,劉永知道後妒火中燒,於2008年4月1日下午4點多鐘,帶着馬三家警隊,夥同大東區六一零警力四人、洮昌派出所、一一零警力等把剛剛回家養傷且生命垂危的肖立新再次綁架回教養院繼續勞教。

當局獎賞馬三家警察住陰宅

馬三家是迫害法輪功重點單位,2000年曾經發生過把十八名女學員扒光衣服投入男牢房的震驚各界的惡行。由於名聲太臭,馬三家在當局的授意下掛起了「遼寧省思想教育學校」的牌坊,搞所謂「人性化教育」,並邀請海外記者到黑窩內進行「採訪」,以事前佈置好的騙局應對,試圖改善名聲。

據悉,瀋陽市于洪區西江街有一塊土地,九十年代之前是一個槍斃死刑犯的刑場,在前些年圈地狂潮中,周圍幾乎所有的土地都被「開發」了,唯獨這塊冤魂出沒的大坑沒有人要。當地人稱其爲陰陽宅地,意指陰間的冤鬼勾人間的惡鬼同住的地方。二零零三年,遼寧省委書記聞世震將這塊地獎賞給馬三家,給各級警察們修建家屬樓小區,冠名「河畔人家」,其實是典型的陰陽凶宅。

當年回不去的知青「剩渣」是馬三家警察主力

教養院警察一般來說都是在教養院的各級警察的子女、近親屬中內部招聘,但在一九七九年,遼寧省各地各個知青點還剩二百多人回不了城的,這些人或是什麼也不會幹、或是什麼也幹不好、或是人品有問題沒有單位要。當局臨時決定馬三家教養院在全省返城剩下的這200青年中招聘警察。招聘考試只考三門課:政治、語文、數學,考前把試題答案事先發給了他們,這些「知識」青年幾乎沒有人平均成績過六十分的,最後只好一再降低錄取分數,直到最後降到一百二十分(單科成績四十分),才把這些沒人要的大齡青年留下來。從此,這些人被稱爲「一百二十干部」。據悉,最近幾年在迫害大法中特別賣力的的李明玉、周謙、王乃民、邵麗等人,都是這批「一百二十干部」成員。

「選拔」人見人嫌的人渣集中起來迫害法輪功

1999年七二零前夕,中共各地教養院面臨破產倒閉的處境,馬三家教養院,99年以前連年虧損,連電費都繳不上。對法輪功的鎮壓使得這些幾乎要失業的警察又忙碌了起來,1999年10月末成立的馬三家勞動教養院女二所,隸屬中央司法部管轄,專門負責關押和迫害法輪功女學員。原來,女二所幹警連門衛都算上不足10名,至2004年就有幹警百名,劫持法輪功學員1500名。

隨着鎮壓的升級,被綁架、非法勞教的法輪功學員的增加,當局加大了對專職迫害大法弟子的教養院等機構投資和控制。但是很多有點良知警察也是不願意參與迫害,當局在勞教所的警察中進行了一次「選拔」,把各單位、各部門、各科室工作不好好幹、道德敗壞亂、搞男女關係、索賄敲詐、幾乎人見人嫌的人渣集中起來,組建了迫害法輪功的專職大隊。當地政府對於從省內各地押送到馬三家教養院的法輪功學員,按每人1萬元撥款,幹警每月開兩次工資,福利待遇豐厚。至2004年鎮壓高峯期,非法關押在馬三家的法輪功學員總人數已達到4000餘人。

知情人介紹,這些在正常社會狀態下被主流社會拋棄的人渣敗類,在這場最邪性的迫害中,就像被中共邪靈從地獄召喚回來的小鬼,一個個像充了電一樣,積極的充當了中共鎮壓的基層打手。司法部曾撥專款100萬元給馬三家「改善」環境,女二所所長蘇境因爲積極參與迫害被司法部獎勵5萬元,被評爲「一級英雄」。副所長邵麗得獎金3萬元,各大隊長都得了獎金,全體獄警被評爲「集體二級英模」。羅幹、劉京等多次親自到此坐陣。獄警公開說:「不給錢,誰幹這種缺德事。」

流氓成性,僞善行惡

遼寧是被迫害法輪功學員虐死的前列省之一。據知情人透露,鎮壓前幾年,在馬三家經常聽到撕心裂肺的慘叫聲。對拒絕接受「轉化」的學員,馬三家誣陷他們得了精神病,強行注射和灌食破壞神經系統的藥物;強制看洗腦錄像;毒打、電擊等酷刑司空見慣。僅至2004年迫害高峯期,在馬三家被迫害導致的學員至少有5人、7人精神失常、多人致殘。隨着國際上臭名曝光,迫害轉入地下。

獄警王乃民,近兩年多來,表面上在公開場合不動手,但只要旁邊沒有第三者,只剩她和女大法弟子時,她就常常變態般的折磨女學員,包括連續幾十下的打耳光、扒光女法輪功學員的衣服用電棍電擊女學員的陰部等等。

幾年來馬三家警察以表面的僞善欺騙社會,包括他們的朋友、家人。比如,有法輪功學員找到他們給他們講真相、勸三退時,他們竟然也口頭答應三退了,甚至還說大法好了,但是一回到了勞教所,迫害大法弟子依然如故。

據悉,在社會上的一次聚會,有知情者當衆揭露了獄警李某迫害大法弟子的惡行,當時在場的還有其母親等家人,她們根本不相信自己的家人是這樣的一個惡魔,但當這位知情者當衆舉證、列舉了李某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惡行徑後,在確鑿的證據面前,李的家人立即開始譴責李的行徑,李某被迫當衆表態以後再也不迫害大法弟子了。

爲了遮掩罪惡,馬三家惡警們開始進一步的僞裝,比如,把公開、半公開的酷刑、電擊、虐待轉移到了地下室或揹人看不見的地方進行。

馬三家警察非正常死亡遠遠高於同行

迫害法輪功的幾年來,馬三家遭報的警察越來越多,甚至連教養院的頭目們都感到駭人。據悉,參與迫害大法弟子的各級警察們病死、車禍、事故等各種天災人禍接連不斷,非正常死亡遠遠高於其他同行警察、更高於普通百姓。

知情人透露,目前馬三家以及遼寧省瀋陽監獄城的警察們普遍的多病、衰老,由於請病假的人太多,有時甚至都排不開班,以至於邪黨監獄不得不限制請病假的人數、提高請病假的條件。

女所一大隊獄警周謙,曾迫害瀋陽大東區法輪功女學員林葉,逼迫林葉吞針,一度把林葉逼瘋。近兩、三年來,周謙的父母先後得心臟病、腦溢血等惡疾死亡,二零零三年,周謙的丈夫劉福克(馬三家男所警察)開車時,在沒有任何外因誘導的情況下,自己把車撞到樹上,導致其長期昏迷,幾乎死亡。而同車的人卻受了點驚嚇和輕傷。周謙在這件事後,想起大法弟子多次告誡其丈夫不要再參與迫害大法弟子若有所悟,其後,她確實主動遠離,不再參與迫害了。

馬三家教養院院長張朝英,不到五十歲,衰老的像一個六、七十歲的老頭,並身患心臟病等多種重病。張朝英有一個兒子,原本聰明、刻苦好學,以優異的成績考入了遼寧省實驗中學,然而隨着其父張朝英在深度參與迫害法輪功,這個兒子突然間性格大變,開始厭學、抽菸、早戀,精神頹廢,學習成績全面下降。有人說,父親作惡殃及家人、後代。

據悉,馬三家教養院下分男所和女所,各有所部,同時,教養院又有總的所部,現在各所仍然關押不少法輪功學員,以女所人數爲最多。

(大紀元)


***************************************************************

新唐人2008年全世界系列大賽公告


 
分享:
 
人氣:32,601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捐款和支持!
 
       

 
 

 
 
人民報網站服務條款
 
反饋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