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證中共迫害法輪功 理性思考走入修煉
 
2007-7-12
 
【人民報消息】在眾多的法輪功學員中,每個人都有自己走進大法的經歷。小曾是個剛走入法輪大法修煉一年多的新學員,在中共迫害法輪功的八年中,他見證了中共利用媒體誹謗法輪功、利用軍警暴力虐待法輪功的過程。經過一段長時間的觀察、思考後,他選擇了修煉法輪大法。那麼從他聽說法輪功到二零零六年走入修煉至今,八年來的心路歷程是怎樣的呢?為此記者採訪了小曾。

從中共反法輪功中了解法輪功

我是在一九九九年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時聽說大法的,從一開始就對法輪功學員抱有很深的同情。出於對中共邪惡的了解,我相信這只是它們又一次象文革一樣的政治運動,又要整一批人來樹立它的權威,刷新人民的恐懼。然而對於大法我並不了解,只以為是一般的氣功。所以當時我認為法輪功不會堅持很久,一定會被很快打壓下去。出於多年在中共邪黨社會裏養成的明哲保身的習慣,儘管我同情法輪功,卻也沒有公開為其說句公道話。

見證中共懼怕法輪功

在二零零一年五一期間,我當時正好在北京。一天我正在天安門廣場轉,突然兩個武警在我前方十米左右的地方大喊著向我這個方向跑來。當時我腦子一片空白,不知道自己做了什麼事情。然而他們從我身邊跑過,到了我身後。我轉過身,才發現後面有個老太太,被這兩個武警和另外兩個便衣,抓起四肢就扔到一輛車上。這個場面讓我當時非常震驚,一個老太太,看上去行動都困難,卻被四個彪形大漢這樣對待,而旁邊的人,包括我,連聲大氣都不敢出。而我還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沒過五分鐘,那個老太太又被從車上推下來。我聽見一個便衣大聲說:她不是法輪功。這時我才明白他們為什麼這麼緊張,只因為他們以為這個老太太是法輪功學員。這時我才知道法輪功還沒有被打壓下去,而且這個政權對法輪功怕的要死。

後來很多時候,當有人不相信法輪功被迫害,我就把自己看到的這個事情告訴他們。我想讓他們知道,在光天化日之下中共都能這樣對待法輪功學員,那麼到了什麼看守所裏法輪功學員會遭到怎樣的虐待可想而知。

在海外了解法輪功真相

二零零一年六月來到加拿大後,我發現法輪功不僅僅在中國有,在國外也有這麼多修煉人。但是,由於自己悟性低,也許是機緣沒到。我幾次和街上發資料的大法弟子擦身而過,卻都沒有去接一份資料。就這麼過了幾年。在這期間我也經常看大紀元時報和新唐人電視,從中了解了很多真相。

敬佩法輪功

二零零四年底,大紀元推出社論《九評共產黨》。我在第一時間讀了,當時對法輪功真的是非常佩服。因為在那段時間,我在一些論壇上也看到好象中共又要平反法輪功。我在想中共又要玩這種平反的把戲了,同時我想這麼幾年的迫害,可能法輪功天天都盼著被平反,也許很快就會被招安了吧。我沒想到的是,法輪功這麼有骨氣,不但沒被招安,而且推出了九評,深刻全面的揭露了中共的醜惡。

有人說九評是搞政治。在那時我就說,共產黨這麼迫害別人還不許別人說話,人家揭露迫害有什麼不對。搞政治怎麼了,誰規定只能共產黨搞政治,何況九評中說的都是事實。後來在退黨活動中,儘管我並不明白天滅中共的涵義,但為了表示支持,我在二零零五年四月退黨人數剛剛過百萬時在網站上聲明退出。

無神論思想導致與大法失之交臂

然而直到那時,我對法輪功仍然沒有更多的了解,我佩服大法弟子的精神。但是中共無神論的教育仍然充斥著我的大腦。在二零零五年我萌發了了解法輪功的想法,從網上下載了《轉法輪》來看。當我剛看了《論語》的第一句:“佛法是最精深的”,就不想再看下去了。我那時的思想還停留在把佛法當作迷信來對待,就這樣我又一次與大法失之交臂。

為法輪功辯護

到了二零零六年,我再一次想要了解法輪功。因為那時蘇家屯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事件被揭露出來,而網上很多中共的文字打手又跳出來說這是謠言。憑直覺我也相信這件事情的真實性,因為中共的邪惡註定了只有人想不到的壞事,沒有它做不到的壞事。所以我經常為法輪功辯護,特別是看到網上的論壇中有人發帖罵大法,我就會爭辯。有一天,我太太問我:你又不煉法輪功,也不認識煉法輪功的,怎麼老是替法輪功說話。這一句話提醒了我,我覺的自己真的應該好好了解一下法輪功是什麼再說。

《轉法輪》改變了我的世界觀

於是我又一次拿起來《轉法輪》。這一次我抱著非要好好了解的態度,所以碰到什麼不理解的不符合我觀念的我都不管,一心想看完了再說。當看完了一遍之後,我覺的這是自己從沒看過的理,完全和我從前想的不一樣,說是氣功,但又不僅僅是氣功,其內涵要比一般氣功大的多。而且對於真善忍的論述非常圓容,整篇都是在教人怎麼做個好人,怎麼從做個好人開始走向返本歸真之路。看完之後,就像書中所講的,我的世界觀都變了。我為自己曾經對大法的輕慢態度感到慚愧,為自己這麼晚才看到這本書感到遺憾。當時我已經動了一念想要修煉。在我看完第二遍之後,我就告訴自己如果要修煉,就是他了。

我震驚——講真相目地是為了救人

後來我又看了李洪志先生的一些新經文,更讓我震驚的是,連大法弟子一直做的講真相也不是我原來理解的僅僅是為了制止迫害,根本目地是為了救人。我被大法弟子的慈悲深深感動了。然而此時我卻產生了一些懷疑,真的能有這麼好的人嗎?自己在承受著迫害還去救度別人。如果法輪功學員並不是那麼好的人,這本書還能相信嗎?我決定還是好好了解一下再說。就這樣,我抱著將信將疑的態度走進這個群體。在二零零六年多倫多法會期間我看到了大法弟子的真誠善良,見證了他們無私忘我的大忍之心。在這樣一群道德高尚的修煉人面前,我自慚形穢。

緣歸大法 呼喚世人明真相

在此之後,我不再猶豫,堅定的走進了大法修煉。

一年過去了,當我回首一年來的修煉歷程,感到無比幸運。當我走上這條修煉之路,才知道自己存在於世的目地是什麼,才知道自己千百年輪回中等待的是什麼。當世人在這紅塵迷霧中隨波逐流,放任著自己的欲望,任由道德墮落,我卻能有幸緣歸大法,走上返本歸真之路。那些還在迷中找不到出路的人,我真為他們惋惜。而那些助紂為虐迫害大法弟子的,才是真正可憐的人。他們在無知中做惡,一步步把自己推向毀滅。作為一個剛剛得法一年的法輪功修煉者,我真心希望每個人能夠好好了解法輪功是什麼,用自己的感受,用自己的心去判斷,而不是盲目聽從中共的謊言。這才是對自己未來負責,對自己靈魂的拯救。

(明慧記者肖妍採訪報導)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