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江宋偷奸站崗的警衛局長被踢出十七大(多圖)
 
林淩
 
2007-7-5
 

外國攝影師為江澤民拍的寫實照!

【人民報消息】江澤民的警衛局長由喜貴是怎麼竄成上將的。有人給總結出他的四大會來事:老江講話,帶頭鼓掌;老江唱歌,調好音響;老江洗澡,搓背撓癢;老江鬼混,放哨站崗。

這可不是逗笑,句句實情。

江和宋祖英鬼混由喜貴站崗

前兩年江澤民經常到某軍種司令部看宋祖英的演唱,該部也經常在禮堂舉行有宋祖英作壓臺唱的演出,江澤民每次必到,並頻頻接近宋祖英。有一次演出完後江澤民在與宋祖英握手時偷偷遞給宋祖英一張小紙條,宋祖英接過後因人多當時沒敢看,就裝進了口袋,回去後打開一看,紙條上寫著:「以後有事找大哥,大哥可以幫助你解決任何事情。」紙條上所說的「大哥」,就是爺爺輩兒的江澤民自己。後來宋祖英把紙條的這段話告訴給了別人,才成了眾所周知的密聞。

江澤民為了與宋祖英秘密來往不受干擾和外傳泄露,宋祖英便和丈夫離了婚,宋離婚後就住在該部的招待所裏。這以後江澤民經常在晚上到該招待所與宋聚會,來時相當保密,隨從警衛防備很嚴,不許外人接近。而且每次來的車子都換了新的牌照,一次一換,使人認不出是江的專車,江下車後就逕直到宋室。對於江、宋在某處招待所幽會,該所的人只當沒看見,而且大為噁心反感,後來一位黨性原則很強、有正義感的老幹部本著對黨和軍隊負責的態度,把江、宋的這種事和傳聞向有關上級領導作了反映,可是反映者卻反而受到了監視,電話被監聽。

中央委員名單由喜貴排行倒數第一


右一戴墨鏡者由喜貴
由喜貴是江澤民的貼身保鑣,江澤民去和宋祖英鬼混時,做警衛的是貼心馬仔由喜貴。為此名聲很臭的由喜貴硬被江澤民提拔當了十六大候補中央委員。按照中共規定,中央委員、候補中央委員名單是根據得票率排行的,由喜貴排行倒數第一!正因為此,軍委主席江澤民在2004年臨下臺前不能不把這個壞種兒保護起來,怎麼保護?和對待黃菊、賈慶林一樣,往上拔,拔當了將軍。

「偉哥」不管事,輪椅當阿Q

人一般是缺啥補啥,偷國庫的江澤民決不會滿處嚷嚷說自己拿了20多個億美金存在海外了。 偷不著國庫的人才願意在北京胡同裏神侃自己進國庫如同進自己家一樣隨便。

近期,江實在是太虛弱了,否則不可能總發消息說自己怎麼怎麼開音樂會,那些真花天酒地的人家不會往外放這類消息。更有趣的是,江澤民吃「偉哥」管事的時候,見小宋一次,車子換一個新的牌照,等江下臺了,宋祖英和別人生了兒子,江不需要換車牌,卻非得用各種外交手段讓美國華盛頓市長給宋祖英頒發了個「宋祖英日」,好象給自己長了臉,實際上越讓宋張揚,證明江越不行,江不過是坐在輪椅上的阿Q而已。

一個上將只照料一個坐輪椅的


摸著糟慷之妻手,好似左手摸右手,
攥著妖媚小嬌手,彷彿回到十八九。
現在江總在雜誌上放消息說,現在住在上海什麼什麼地方,甚至幾號樓都寫清楚了。凡是明白點事的,都知道這證明他不住在那兒。

江澤民真去上海的時候決不透露自己在上海,那時鐵路、公路、街道全線戒嚴,三步一崗,五步一哨,江澤民要求站崗執勤的人員不准面向著他乘坐的專列。

現在省事了,被老江提拔成上將的中央警衛局局長由喜貴,被胡錦濤繳了械,只負責保衛江澤民。一個上將只照料一個坐輪椅的,怪不得有老將軍發牢騷說:街上走的「將軍」比修鞋匠還多!

前些日子,江還吹牛說,北京市要換個宣傳部長都得他點頭,結果十七大解放軍及武警正式代表二百九十六名代表中楞沒有江澤民和他的警衛局長由喜貴。中共十七大名單,百分之六十三的平均年齡只有五十二歲。當然還有年歲大的特殊人物,但江和由都沒被歸類在特殊人物裏。

天意難違

此次的特點是軍人在十七大全部代表中占比例很大,占二千二百二十人代表的百分之十三點三,這個局面是前所未有的,也是個非常引人注目的動向。

要把美國華人也都炸死的前中共國防部長遲浩田臭名在外,這是中共最忌諱的,所以遲浩田並沒得到什麼實惠,沒再當十七大代表。曾幫江澤民留任軍委主席的張萬年也不在名單中。

江成不了氣候,江氏人馬的命運自然更差。這不是誰的本事,只不過是順天意而行罷了。

(人民報首發)

新唐人電視臺7月6日至8日隆重推出“全世界中國舞舞蹈大賽”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