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建对联合国信任?难哪,潘基文(图)
 
李威
 
2007-1-1
 

韩国外交通商部长官潘基文接替安南(右)担任联合国秘书长。

【人民报消息】2007年1月1日,南韩外交通商部长官潘基文就任联合国秘书长一职。潘基文说,他希望成为一位“协调者”与“调解人”,并指出中东危机、黎巴嫩情势与达佛危机将是他的优先工作。

去年美国国会把包括雅虎、古狗等四个世界级大企业的执行官叫去,请他们说说为何在中共面前象条狗一样无耻。他们居然毫无愧色的替自己辩解,说应该配合独裁血腥政权的“法律条款”。

他们胆敢这样说,是因为他们知道「害怕中共」不仅是他们的病,而是世界的症结。

例如世界卫生组织,面对惊恐不安、夜不能寐,随时准备逃跑的中国共产党,居然把膝盖贴到了地面,让一个有掩盖疫情前科的中共代表登上了最高职位。这些国家的代表拿世界人民的命不当回事,也拿自己的命不当回事。

南韩对于中共更是唯唯诺诺,南韩政府对中共豢养的北韩流氓只有一个办法,就是往恶狼嘴里不断添肉。南韩外交官潘基文虽然就任联合国秘书长,但他就职后很难违反南韩现政府的惧共政策,他所说的中东危机、黎巴嫩情势与达佛危机将是他的优先工作,已经表明,他继前任秘书长安南之后,还在打太极拳。其实联合国在前任秘书长安南手里已经沦为中共的发声筒。

为何中东危机、黎巴嫩情势与达佛危机都没有让世界众民主国家低头,唯有四面楚歌的中共让那些政府低头呢?因为既得利益,因为中共当作招牌的十五亿人「消费大胃」让支持民选政府的权贵巨贾们头昏目眩。

就算潘基文有心要改革联合国也不是他一个人作的了主的。如果联合国成员国都象世卫选举那样,从中共那里得到好处和想得到好处的那些国家代表,举手表决时都按照中共的意图办,一百多个国家,只有两个投中共代表陈冯富珍的反对票,他潘基文能有什么办法呢,联合国又不是潘基文他家开的。再说,象南韩政府现在那样做中共的应声虫,它的外交官当上联合国秘书长又能有、又敢有什么作为呢?

潘基文上个月召开记者会时曾说,他希望“从建对联合国的信任”。

要想从建信任,必须要从塑道德良知,只有这样才能从腐蚀的污泥浊水中站起来。像安南那样和中共眉来眼去、搂搂抱抱,频频发生丑闻,怎么能让人信任呢?

所以,联合国成员说密切观注秘书长如何改革联合国,那真是笑话,改革联合国是每一个成员国的事情。世界灾难当头,都是因为国家、政府、党派、个人失去道义和良知,并不肯改过所致。

所以,全球各项危机中最大的危机是道德沦丧和见利忘义。这个问题一解决,中共就没有了生存环境,世界就会对联合国从建信任。

不过从目前来看,从建对联合国的信任,难哪,潘基文!

(人民报首发)

听我的,看新唐人晚会,你将得到意想不到的收获!

新唐人中国新年晚会纽约订票并看节目闪画
购买新唐人中国新年晚会票
各国文字介绍并购买新唐人中国新年晚会票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