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抱?超过10秒中共跟你急(图)
 
晓翠
 
2007-1-2
 

搂时间长了,中共跟你急!

【人民报消息】最近在中国出现了由一些年轻男女所组成的一个很时髦的团体──抱抱团,这又是在中国最窜起的新兴行业之一。

这个行动的首创者为澳洲人曼恩,他站在雪梨街头与陌生人拥抱,他解释自己的行为时说,每天都有机会遇见许多陌生的脸孔,大家目光接触时大多都带着警觉、排斥,甚至敌意,但是,只要有一个人与他拥抱,就会带动旁边经过的五个路人脸上的微笑。

这种说法没有错,但那五个路人的微笑里是什么内涵?为什么大家目光接触时大多都带着警觉、排斥,甚至敌意?如果没有受过伤害,不会整个社会都出现这个现象,所以不找出问题的根本,不提高自身的道德,抱谁都没用,而且这种行动会变了味儿。

由于在网上看到曼恩街头免费拥抱活动的报导,这种由一群热情的青年男女,自发组成的“抱抱团”在二个月之间迅速在北京、长沙、上海、苏州、郑州、成都、昆明等地,蔓延开来。这些青年男女走上闹市街头,高举着“抱一抱”、“来自陌生人的关怀”等字牌,等待着与街上的陌生人拥抱。

在吃什么都有毒,用什么都有毒,说什么都有人举报,走在十字路口有视频在监视的独裁社会里,“抱一抱”、“来自陌生人的关怀”确实不敢消受。

果然,12月25日,一组关于“美女收费拥抱”活动的照片在网上迅速的传开。照片说的是,24日,一群年轻人在武汉群光广场举行“收费拥抱”活动,并明确在告示牌上标出了“一元拥抱一次限时十秒”的字样。现在的人什么事情都能跟钱挂上钩。

有人担心收费的“美女抱抱”会不会发展为新型性交易的“抱抱打工”呢?由于“十秒一元”的收入,远远高于在便利店或加油站打工的收入,因此可能会吸引更多年轻人投入于“抱抱打工”。令人担忧的是,那些花了钱参加拥抱的人中,是不是都仅仅“抱一抱”就了事,会不会继续进行进一步的性交易呢?

新京报报导,一些上过街的抱抱团开始演变为义工组织,一些商业机构开始参与时,长沙最先上街的抱抱团六人组却选择了悄悄隐退。

最先上街的六人组成员王凯说:当抱抱团开始走向变形的时候,我们该离开了,我们希望保留最初走上街头的单纯。”王凯回忆说,第一次看到曼恩“FREEHUGS”的视频,自己在刹那间感到人突然变得好单纯,“像是一层硬壳突然间被捅破了。”

报导说,长沙的抱抱团组织者澄宇有一个勇敢的计划,12月初,他将带领10个成员去医院拥抱艾滋病人。他说:“比起我们已经拥抱过的拾荒者、流浪儿,他们更需要温暖。”可是,抱一抱并不能解决艾滋病人患病减轻和艾滋病越来越泛滥的现实。

最重要的是,抱抱团的街头活动惊动了警察、城管、保安、物管、业委会等管理机构,北京、上海和广州的活动因此被迫中止。曼恩的街头FREE HUGS视频里,同样出现了警察问话的镜头。

“警察说这里是王府井,中非论坛马上就要开始了,你们这样活动影响不好,容易被不法分子利用。”火星回忆道,“他们最后问我们还会不会犯类似的错误”。

看来,王凯他们确实是抱着很单纯的愿望开始去拥抱陌生者的,但是中共害怕,它不知两个陌生者搂在一起会说什么,它总有幻觉,担心他们会不会悄悄问一句:“你退了吗?”“你看九评了吗?”“现在已经有XX多人退党了!”中共最不怕的就是那种拥抱十秒赚一元的人。

(人民报首发)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