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彪日記剝光神壇上的毛澤東(多圖)
 
蕭良量
 
2006-8-16
 

林彪日記剝光神壇上的毛澤東!(爭鳴)

【人民報消息】據透露,周恩來臨死都沒有單獨向鄧穎超留下什麼心裡話。和周恩來相反,被中共中央稱為陰謀家的林彪對老婆無話不說,甚至在當毛澤東「最親密戰友」時對毛的惡劣評價都口述給葉群,記錄下來。

林彪的叛逃加速了毛的死期

1971年「九一三事件」後,中共對寫入黨章、定為毛的親密戰友和接班人的林彪摔死在蒙古溫都爾漢,無法解釋,於是編造出各種情節。那時的毛已經被造成神,很多民眾在聽完傳達報告後都有一個疑問:紅太陽高瞻遠矚,怎麼會對「親密戰友和接班人」看走了眼?毛在無法言表的精神重壓下,身體迅速衰弱下去。林彪的叛逃加速了毛的死期。

林彪對葉群無比信任


林彪和黃永勝、吳法憲、李作鵬、邱會作合影。
爭鳴雜誌8月刊透露,中共官方一直嚴密封存的《林彪日記》是林彪從1964年3月至1971年9月5日(13日死亡),每隔幾天,就把他親身經歷的黨內重大事件,加上個人見解,口述給妻子葉群記錄下來的《工作札記》。這本日記後來一直被中共列為絕密的檔案材料。由此可見,林彪對葉群無比信任。

《林彪工作札記》中透露,林彪對毛澤東的很多陰謀陽謀看的非常清楚,林彪夫妻倆對毛竭力讓江青插手軍隊都非常反感。而且林彪和周恩來不同的是,有時還耍弄毛澤東,反對或拒絕同意毛澤東的意見。

毛澤東要整劉少奇

《林彪工作札記》1964年3月3日寫道:「是福還是禍?毛囑:要我關注政局在變化,要我多參與領導工作,又問:上層也在學蘇聯,搞修正主義,怎麼辦?中國會不會出赫魯曉夫搞清算,搞了怎麼辦?毛認為被人架空,這個人是誰?我吃了一驚,冒了一身冷汗。一場大的政治斗爭要來臨。」當時林彪並不知道老毛要整的這個人是在黨內威望比毛高的劉少奇。

1964年5月7日,《毛主席語錄》袖珍本出版。毛對林彪說:「我的小冊子在書記處就通不過。那本《修養》,東西南北,遍地開花!」林彪寫道:「毛對劉、鄧、彭很感冒了。」當時劉少奇的《論共產黨員的修養》那本書在社會上很受歡迎,很多人都在閱讀。林彪從毛的講話中敏感的意識到,劉少奇、鄧小平和北京市長彭真要有麻煩了。

毛竭力拉攏有軍權的林彪為其所用


林彪女兒林豆豆一直在為父親叫冤。
從林彪的日記中可以明顯感到,他對毛的陰謀是不滿的,例如1964年12月20日他評論說,毛在政治局會上沒提出過的對鄧小平和李富春的看法,卻突然拿出來在擴大會議上「搞政治襲擊,比赫魯曉夫對死人搞政治襲擊,來得更狠心。」

1964年12月26日林彪被邀請成為毛生日座上貴客,第二天他寫道:「好不尋常!」他回憶,當時毛翻來覆去的問:「中央有人要搶班奪權,怎麼辦?要搞修正主義,怎麼辦?」又問:「軍隊不會跟著搞修正主義吧!中央政治局、國務院、中央書記處都要排斥姓毛的。毛還是黨的主席、軍委主席,要逼我造反,我就造個天翻地亂。」

通過毛的這一番話可以明白,為何請林彪當生日貴客,是因為林有軍權。並且毛還以給葉群提高級別來拉攏林彪,毛問了葉群行政級別,說:「十四級,太低、太低!」然後毛談到的才是他真正關心的軍隊問題。毛說:「不能再幹等著,國慶節後準備對各大區第一書記放炮」,毛提出:「中央出修正主義造反,中央不正確的就可以不執行,不要迷信中央,不要怕兵變,不要怕亂,不要怕造反。大亂才能大治,是我革命斗爭實踐中的思想理論結晶。」林彪評論道:「毛要從輿論上、組織上發動進攻,要整人,要搞垮人了。」在林彪的心中,毛是一個陰謀家。

中共頭腦們的講話是被強姦出來的


毛澤東與林彪。(爭鳴)
按照中共的官方講法,毛對江青非常不滿,江青要見毛都困難。但林彪日記揭露了毛要利用婆娘(對江青的鄙稱)到部隊插手文藝,要從文藝上作政治突破口,借用軍隊力量,搞政治權力斗爭。1966年1月毛對婆娘到部隊的事,很著急,去電話說,江青要來拜訪林彪,要安排她到部隊體驗生活。1月5日林彪評論道:「玩什麼花招,體驗什麼生活?是接聖旨搞政治斗爭。」

但胳膊擰不過大腿,4月10日,中共中央批准了《林彪同志委託江青同志召開的部隊文藝工作座談紀要》。看了林彪的日記,就會明瞭中共中央的很多講話都不是本人的意思。就好像最近胡錦濤在《江澤民文選》發佈會上的重要講話一樣。純粹是被強姦出來的!

毛決意除劉、鄧──為此搞「文化大革命」

1966年5月26日,林彪寫道:老毛施陽謀外出,由劉(少奇)主持中央會議,經劉除「彭、羅、陸、楊」作第一步,再通過毛的政治斗爭綱領文件,鏟除劉、周、鄧,這是毛的陰謀。

1966年12月7日,林彪看出「毛已決意要除劉、鄧。」他寫出了毛澤東當面是人背後是鬼的一套把戲:「毛在會上指:劉鄧主要還是五十天的問題,能認識、檢討就可以了。會後,毛和伯達、康生、謝富治說:劉鄧是十年、二十年的問題,特別是劉。」

所謂的反擊「二月逆流」

如果沒有林彪1967年2月19日的日記,誰也不知道為何毛澤東突然要反擊軍隊的「二月逆流」,原來是「「B52」(林私下對毛的鄙稱)下指令,要整一批不服氣、不買賬的老帥,借此以中央文革小組取代中央政治局的權力。」而中央文革小組組長是陳伯達,副組長是江青。他們「執行「B52」部署不遺餘力」。

毛教唆全國大規模武斗

1966年12月30日林彪寫道,運動要失控:學校停課了,工礦企業大部分停頓了,農村也要革命了,黨政機關都反了,全國都動了。

「B52」 說:「亂一亂怕什麼?大亂才能大治。」毛澤東在天安門城樓接見了師大女附中的宋彬彬、北大附中的彭小蒙等紅衛兵代表,毛說:「要武嘛!」宋彬彬隨即改名「宋要武」!上海十多萬人參加武斗,全市癱瘓。奪權斗爭,全國大亂。到67年1月20日,25個省區告急癱瘓。動用武裝部門、保衛部門武器參與武斗……每天上報武斗傷亡數目數千人。

林彪寫道:「:一月革命,上海奪權斗爭,是「B52」授權眼鏡蛇、婆娘搞的。全國各處,從上至下、天南地北展開奪權斗爭。誰奪誰的權?」「婆娘代「B52」 到處放炮,到處打、砸、搶、抓、斗,到處埋下仇恨種子。」

毛終於對失控的局勢感到不安,向林彪提出軍隊下去支左穩定局面,如不行,實施軍管。那時很多老帥懷著對毛的忠誠,以為都是江青背著毛胡鬧的,於是1967年3月15日,一批老帥(中共總共有10大元帥)鬧了懷仁堂,「是衝著「B52」的婆娘和幾個得意忘形的先鋒的,激怒了「B52」,下令叫老帥去休息。」原來如此!毛和江青還是一家親。

毛對林彪怵一頭


林彪墜機後的飛機殘骸。
毛讓江青插手軍隊,遭到林彪的抵制。1967年7月23日,林彪寫道:我林彪還能睜著眼!就決不能讓婆娘插手軍隊。亂了,失控了,派軍隊到地方、到學校,是「B52」的主意。鼓動造反派打倒軍內走資本主義道路當權派是 「B52」指使婆娘煽風點火的。軍內走什麼資本主義道路?衝擊軍事機關、衝擊軍區,是對著誰來沖的?

林彪對毛看的很透。毛澤東授意謝富治向林彪提議,安排江青到軍委辦掛個副主任,或到總政掛個副主任職務。林彪強調「要有主席批示或指示,才能安排」。將了毛一軍,毛對林彪怵一頭,只好作罷。

毛還怕亂的不夠

1968年7月,毛派工宣隊進駐上層建築領域,工人領導高級知識份子。7月27日,林彪譏諷道:又是一大創舉!從工人、農民中選拔學生上「B52」命名的「七二一大學」。用不了五年,國防、科技、工業、學校、文化,都要鬧人才荒。

林彪還寫道,最高指示又下達:工人宣傳隊進駐學校,進駐科研、教育系統,要打破知識分子獨霸的一統天下,占領那些大大小小的獨立王國。看來亂的還不夠,還未能看到盡頭。

40年後的今天,看看毛澤東幹的這些事情,再想想那三個往天安門城樓的毛澤東像上潑油漆的年輕人,真讓人感到他們是英雄。

王光美死刑立即執行

1968年9月29日林彪寫出一件毛考驗他們忠誠的事情來:婆娘整出劉少奇五大「死罪」,王光美是美國情報局特務的材料。文革組意見:王光美死刑,立即執行。「B52」在材料上圈閱了,其他成員照樣畫圈,無一例外,再批上「完全同意」四字。我也跟隨。第二天又退回。「B52」批上「刀下留人」四字,果然不道你不服。

毛的陰謀還是被林彪識破。

毛把林定為親密戰友、接班人並寫入黨章


林彪和林立果生前合影。
「九一三事件」後中共傳達了毛在1966年給江青信中對林不信任,其實1969年3月,毛澤東親自提議定了林彪為中共黨的副主席,親密戰友和接班人。篡改歷史只不過是為了遮掩毛不高瞻遠矚,不「偉光正」而已。

林彪寫道:婆娘來電恭賀我是主席唯一接班人,又表示在任何情況下捍衛我、保衛我的一套!話的主題還是要求安排她在軍隊擔任高職。

林彪一眼看穿這是毛的把戲。但是林彪同意當「親密戰友和接班人」,實際上就等於同意把自己拴在老毛的褲腰帶上,任毛驅使。這在毛的一次發怒中表露無遺:當時林彪不同意毛的分析,結果毛當即發怒:「看來我和親密戰友不夠親密了,我又變成了少數。」原來林彪是使毛成為多數派的工具。

雖然林彪依然持反對意見,但當天晚上,即以中央軍委作出《關於加強戰備,防止敵人突然來襲》的緊急指示,要求全軍進入緊急戰備狀態。第二天,10月18日,以《林副主席第一號令》正式下達緊急指示,引起全國、國際極大震動。林彪成了毛的一個玩偶。

毛曾經有過多少玩偶?利用完丟棄的又有多少?不知道。但毫無疑義林彪是其中非常聰明的一個。正因為此,毛澤東在玩死林彪的時候,把自己也一起玩死了。

這段歷史雖然已經過去,但它留給中國人民的教訓是,只要有獨裁者和獨裁政權存在,就會有造神運動和運動群眾的事情發生。最近江鬼不就是出版了什麼東西要裝「神」嗎?


(人民報首發)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