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胡錦濤犯不上為他保鮮的強姦殺人犯(圖)
 
人民報記者唐季民
 
2006-8-8
 
【人民報消息】元代戲劇家關漢卿寫出《感天動地竇娥冤》名劇,想不到這個虛構的故事,竟然活生生的發生在21世紀的湖北省襄樊市。女服務員高鶯鶯2002年3月15日在襄樊市老河口市寶石賓館被強姦後推下樓去滅口,由於案情冤屈,4年來高鶯鶯父母堅持上訪,結果中共當局除了不斷的威脅、劫訪之外,近日竟搞出了令全國為之嘩然的離譜劇情,反咬高父「做偽證」,指稱高父送驗的女兒內褲上的精斑是高父自己的。這種無恥的說辭更說明了兇手就在襄樊市領導中。

案件回放:女兒慘死 父母喊冤4年

據《民主與法制時報》報導,2002年3月15日,襄樊市老河口市寶石賓館服務員高鶯鶯在賓館墜樓身亡。3月16日,老河口警方指派的法醫組屍檢後得出結論,高鶯鶯系「墜樓自殺」身亡。但是據一位現場目擊人透露:在老河口第二人民醫院看到高鶯鶯的屍體,她的喉部有被掐的手印,手腕有黑紫色勒痕,上衣鈕釦少了好幾粒,有一粒鈕釦居然還扣錯了,褲子拉鏈也沒有拉上。

3月18日凌晨4點,老河口市出動上百名警察和武警將放在寶石賓館的高鶯鶯屍體強行拖走,為護衛屍體,高天虎夫婦被打的頭破血流。上百名警察,攔住殯儀館大門,揚言只要高天虎不簽字火化就不讓家屬出去。為揭開死因,高鶯鶯的親人們拒絕在火化屍體的文書上簽字,堅決要求重新調查。在場的市領導斬釘截鐵地回答:「簽字,要燒(屍體)!不簽字,也要燒!」

那情景,當地百姓至今難以釋懷:凌晨四五點時,朦朦夜色中,黑壓壓的人群包圍了寶石賓館,叫嚷聲、呵斥聲、哭喊聲連成一片,驚天動地!老河口市動用了武警與公安的雙重力量,從高鶯鶯親人中搶出屍體,強行火化了。沒做虧心事誰也不可能如此害怕驗屍。

而事後,高鶯鶯的父母將鶯鶯生前的貼身內衣,拿到上海某醫學院化驗,查出在她的內褲上印有精斑。從此,鶯鶯的父母走上了上訪路。其間,因不斷遭遇圍追堵截,而四處躲藏……

據報導,高鶯鶯出事前五天,曾回過一次家,她對父母說,有位市領導老盯著她,要請她吃飯,被她拒絕了。高鶯鶯還對父母講過,賓館裏很複雜,但自己絕不會做對 不起爹媽的事,有些事情能忍就忍,不能忍的決不忍。她打算這個月發了工資就回家,不在這裏幹了。沒想到還沒有離開,就意外死亡。

在當地,從平常百姓到有識之士普遍認為,製造高鶯鶯命案的元兇一定同市委書記孫楚寅關係密切,因為調動駐襄樊的武警,沒有市委書記的命令是不可能做到的;阻止襄樊報刊登載這個事件,除了他,在整個襄樊沒有第二個人有如此大的能量。

顛覆中共政權的怒吼

8月4日,據某刊記者從有關人士處獲知,一直為高鶯鶯案上訪奔走的高鶯鶯父母高天虎和陳學榮因被誣「偽證」罪,已被襄樊有關部門刑事拘留。

據消息人士的透露,高天虎和陳學榮之所以被刑拘,和他們之前掌握的核心證據──被鑒定出精斑的內褲有關。

新聞一出來,網民紛紛認為,這個調查結果太離奇了,就在互聯網上掀起一波轟動。怒吼、指責……彌漫在大陸網民的帖子中:

* 高父除非是傻子,否則肯定不會把自己的犯罪證據送到公安部去。所以他肯定認為內褲上的精斑是別人的。唯一可能下手的地方是送去的途中。注意是專案組和高父一同去的,不能排除在這其中掉包的可能。

* 公民的常識推測:能想到精斑證明強姦案的人,會笨到用自己的精斑?

* 只手遮天,官官相護!!!!!!!!!!

* 我終於相信了:人,是可以無恥到這個地步的!

* 人居然可以到不僅把弱者的死亡視同兒戲的地步,還可以無恥到要封住為弱者呼籲的聲音的地步。

* 當鄭恩寵、黃金高被抓後,我知道,這個國家政權連最後的遮羞布都不需要了!他們已經直露露的要無恥了!

* 大家都面臨著被野蠻宰割的可能。

* 他們在公然挑戰公眾的容忍底線!!!同胞們,喊一聲,高的今天就是我們大眾的明天,公然挑戰公眾的容忍底線,上帝啊!請您拯救這群罪惡的靈魂吧!

* 這樣的政權,離開壽終正寢已經不遠了。

* 黑,太黑暗了,今天我們不做聲,明天就輪到我們!

* 我在想由爛到倒還要多久,有生之年應該可以見到。

人們不約而同的認為這不是袒護個別人問題,而是維護大集團問題,因此按照中共的慣例,有不少民眾,已經把事件的下一步預言出來了。他們說黑色政府將會透露:

「是高父自己強姦了女兒並推她下樓的。」

再過幾天,「高鶯鶯父母在刑拘期間有自殺傾向。」

接下去是,「高父或者高母,由於羞憤難當,雙雙自殺身亡。」

網友說,最後結局肯定是「老高畏罪自殺,自絕於人民!」一個網友在帖子中寫道:「整個一現代版竇娥冤!!!」最後扔了三顆炸彈。

此案越拖民眾反響越劇,這個至今未了的強姦殺人案,兇手就是那個襄樊市的小地頭蛇。中共中央無論從保護政權還是從平息眾怒角度都應該將其繩之以法,為他而壓垮了中共這棵腐爛透頂的朽木,胡錦濤,這種「保鮮」是否值得?!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