歇吧!官場富豪笑傲中紀委(多圖)
 
瞿咫
 
2006-8-8
 

中國的錢都讓「偉光正」的子女們收為己有了!(爭鳴)



【人民報消息】中共有一個龐大的權力網,各種各樣的利益交織在一起,透視其中,非常複雜,怎麼複雜也跑不出 「爭權」和「奪利」。

在中共的「有社會主義特色」的官場,那些當婊子立牌坊的既可以本人當「清官」,留「廉名」,又可以讓子女據要津,成鉅富。真正是錢權全摟,樂在其中。至於那些被「雙規」 的,坐監獄的,見閻王的,給全國人民做反面教材的,其實只是少數「單幹戶」。你不進入那個網去制約別人,也被別人制約著,你就勢單力薄,出了事誰也不為你說話。成克傑和王懷忠就是最好的例子。

安徽副省長王懷忠被處決前,留言:「我罪該死,但也不該死,因為我沒有靠山。請帶個信給中央:省級幹部中,不貪、不拿、不占、不造假的,不會超過十分之二。」

河北省委書記的秘書李真在被執行死刑前,留下遺言:「無悔一生,罪雖該死,但我一無後臺,二官職小,司法不公,怎服人心。」

這兩個人都點到了實處,就是中共殺官不是根據罪行大小,而是根據自己的需要、形勢的需要。

中共億萬富豪資產來源是權力


有權能吞多少吞多少!(爭鳴)
爭鳴雜誌8月刊報導,中共官方研究機構的不完全的調查報告披露:在金融、外貿、國土開發、大型工程、證券五大領域中,擔任主要職務的基本上都是高幹子弟。中國的億萬富豪,九成以上是高幹子女,其中有二千九百多名高幹子女,共擁有資產二萬億。

億萬富豪的資產來源非常簡單,不需要有聰明才智,只需要有強硬的家庭背景,他們發橫財主要走三個方面。

1、坐在家裡就掉餡餅

例如(一)以引進外資(包括駐外中資到內地投資)從中獲取回傭。(二)進口、引進成套設備,一般比國際市場高出百分之六十至百分之三百。例如,從意大利引進製造皮鞋的自動流水線,國際市場價二百萬美元,廣東、江蘇引進同一型號,報價分別為六百萬美元及七百二十萬美元。一套年產五十萬噸化肥成套設備,國際市場價二點二億美元,山東、遼寧以四億美元報價引進。(三)操控國內資源、商品,出口獲利。

這類坐在家裡就掉餡餅的買賣,沒有強硬的後臺是摸不到手的。這種生意一年做一兩單就能舒舒服服的活好幾年。

2、明擺著就是非法

(一)國土開發、地產倒賣,靠銀行借貸,無本獲暴利。(二)走私、逃稅,每年走私進入市場的日本、歐洲轎車三萬至四萬輛。(三)金融機構無抵押信貸,資金外流到個人口袋,這也是金融機構壞帳的主要因素之一。

自從江澤民上臺以後,江氏家族銀行儲備的來源主要靠銀行借貸,借完存起來就屬於自己了,就成為銀行的壞賬了。這就是王雪冰、劉金寶們蹲監和尋求自殺的原因。

3、合法外衣下行非法的勾當

(一)獨家或霸占大型工程承包。高速公路百分之八十五由私企承包,承包商是當地高幹親屬。一公里程的高速公路,能獲利七百萬至一千一百萬。(二)抽逃資金到個人帳戶,一般通過金融機構、中資進行。(三)操控證券市場,製造假信息勾結金融、傳媒造市,從中獲利。

窮苦出身的部長田鳳山被拋出去了

近日,國務院研究室、中央黨校研究室、中宣部研究室、中國社會科學院等部門的最新一份關於社會經濟狀況的調查報告出爐了。該報告較詳細地記錄了社會不同階層的經濟收入。其中列出城市高、中級公務員收入已經超過西方歐美發達國家公務員收入及中產階層。

該報告表明:在金融、外貿、國土開發、大型工程、證券五大領域中擔任主要職務的,有百分之八十五至九十是高幹子女,實際上已形成了官僚資產階級。


前國土資源部部長田鳳山
這就不奇怪,為何國土資源部部長田鳳山給拋出去了,原來他是窮苦出身的部長,儘管今年1月份,在北京市第二中級法院開庭審理前,田鳳山供認錢沒擱自己兜兒裡,「在黑龍江省省長任期,長期造假,挪用三億二千萬元,給省正廳級以上高幹作購買住宅用;在國土資源部部長任期,挪用稅收一億七千萬元,供高幹借貸及出國觀光用」。但田鳳山還是進去了,因為他不屬於那個官僚資產階級的一員,他不過是他們的奴仆而已。稍有不如意,送進監獄,換一個就是了。據一位元老的秘書說,他們都知道這些沒有背景的部長省長們揪出來不揪出來,有時甚至就憑高幹子女在飯桌上的一句話就定了命運。沒有背景一定不要當大官,否則隨著人家的指揮棒轉,轉來轉去,屎盆子最後全扣到自己腦袋上,弄不好連腦袋都沒了。

三千高幹子女,擁有資產二萬億

該報告披露:至2006年3月底,內地私人擁有財產(不包括在境外、外國的財產)超過5千萬以上的有2萬7千3百10人,超過一億元以上的有3千2百20人。超過一億元以上者,有2千9百32人是高幹子女,他們僅在大陸就擁有資產二萬零四百五十余億元。他們較集中在以下八個省市:廣東省,1千5百66人;浙江省,4百62人;上海市,2百25人;北京市,1百95人;江蘇省,1百72人;山東省,1百41人;福建省,92人;遼寧省,79人。

粵、滬、蘇等省市高幹家屬及子弟致富概況


有權來錢如流水!(Getty Images)
據中紀委、中組部調查:上海市區局級幹部家屬,有三個95%:95%的配偶、子女經商、服務於金融界;95%擁有二幢或以上面積180平方米的住宅;95%的家屬都在炒股、炒外匯。炒股光憑瞎貓碰死耗子可太危險,要炒就得有內線,百分之百幹賺才會出手。

上海市十家大地產商,有九家是高幹子弟為老板;十五家工程建築承包商,除二家屬於國企外,十三家都是高幹子弟,其父親包括現職政治局常委、副總理黃菊,以及前市委副書記。

廣東省十二家大地產商都是高幹子弟,其父親包括前政治局委員、人大副委員長、前政協主席、前省長等。

江蘇省有二十二家大地產商和十五家工程建築承包商,清一色由幹部子女操控,其父親包括現職副省長、省人大副主任、前省委副書記、前省法院院長等。

最爽快的辦法就是解體共產黨

目前,腐敗大案劇增,中紀委人手嚴重短缺,現已外借了740名處級以上人員辦案。六月中旬,又向中辦、國辦、中央軍委辦要求借調600名。僅待分類審查的地廳級高幹案,就有1300多件。中紀委已下令;今年暫停休假,加班查案。

才查到地廳級的小老鼠啊,什麼時候才能觸及到政治局和人大、政協呢?

架式擺這麼大,中紀委實在是太辛苦了,就是加班查案,多從窗戶裡扔出幾個雙規的小貪官,也解決不了根子上的問題,所以中紀委應該把命令收回,不但今年的假要休,而且要徹底休息,讓共產黨徹底解體,這樣高幹子女仗著老子非法斂財的路就給堵死了,這樣已形成的官僚資產階級就立馬沒有了,查處貪官污吏的工作就消失了。那時候中紀委還「告」什麼急呢?連中紀委都沒有啦!


(人民報首發)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