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日報給江「文選」添亂(多圖)
 
李威
 
2006-8-12
 

不見黃泉江不這麼折騰!
【人民報消息】8月11日新華網頭版頭條上是〈各地幹部群眾表示 認真學習《江澤民文選》〉,還有兩篇報導專門談《江澤民文選》第一卷、第二卷的主要篇目。報導中沒有提到「江澤民文選」第二卷裡有一篇名為「一個新的信號」的文章談的是高層非常敏感並有分歧看法的法輪功問題。

但早就被江澤民收買的世界日報卻提前一天,在8月10日以題為《法輪功圍中南海 江澤民驚怒》的報導中說,「1999年4月25日法輪功信眾包圍中南海,令江澤民大為震怒,當天立即寫信給中央政治局常委,信中反映出他的震驚和憤怒,並懷疑西方在幕後策劃。10日發行的「江澤民文選」,首度向外界披露江澤民這封信件內容。」

實際上,江澤民早就知道法輪功,不但他老婆王冶坪在法輪功開傳後練過,而且據知情人透露,至今江的一些動作都是模仿李老師的。另外,江澤民聽到法輪功創始人說政治局常委裡某人的前世是誰,他也對身邊的人表露出非常希望知道李老師說出自己的前世。甚至派人請法輪功創始人。《江澤民其人》那本書裡有對這個問題的較詳細描述。

世界日報說,江給政治局的「這封信件收錄於「江澤民文選」第二卷,篇名為「一個新的信號」。江澤民在信中說,「今天的事件,值得我們深思。人不知、鬼不覺,突然在黨和國家權力中心的大門口周圍聚集了一萬多人,圍了整整一天。其組織紀律之嚴密,信息傳遞之迅速,實屬罕見。可是我們的有關部門事先竟毫無察覺,而從互聯網上就能迅速找到法輪功在各地的組織聯絡系統,這還不發人深省嗎?」


江澤民模仿法輪功創始人的動作。
這段話不但把江澤民的妒忌一泄無余,而且上互聯網就能找到,表明法輪功完全是公開的、光明磊落的。各個黨政軍部門都有人煉,包括政治局7個常委的家屬都在煉,江澤民本人還在模仿法輪功創始人的動作,怎麼能說是「事先竟毫無察覺」呢?「發人深省」什麼東西呢?這明明是公開在撒謊。

值得注意的是,新華網在介紹江「文選」的主要篇目時,根本沒有提到這篇文章,可見在高層是有非常大的爭議的。

世界日報繼續轉載道:「江澤民說,『我們各個機關配置的電腦不在少數,是否有人注意到這些重要的社會動向呢?如果注意了,為何又沒有任何反映呢?這些問題都需要加以研究。』」

這裏泄露了江澤民雖然手握黨政軍大權,雖然一年提拔500個將軍,但卻根本不可能得到如此多的人的真心擁戴而產生莫名的妒忌。嫉妒這個東西可不得了,它能使人產生仇恨,並行為失去理智。

江說,「此事發生後,西方媒體立即作了報導並加以煽動渲染。究竟同海外、同西方有無聯繫,幕後有無高手在策劃指揮?這是一個新的信號,必須引起我們的高度重視」。他說,「敏感時期已經來臨,必須盡快採取得力措施,嚴防類似事件的發生」。

這幾句話把江澤民僅憑幾個問號就在全國掀起全面鎮壓法輪功的荒唐交代的一清二楚。江澤民讓世界日報只介紹「文選」中的這一篇章,泄露了這是他最心虛的,竭力要為自己辯解的,同時沒有任何人願意為他分擔罪責的真實自供狀。

前幾年江澤民派了一個37人獨立小組進到駐美大使館,目地是研究如何腐蝕和威脅美國會議員,讓他們在關鍵時刻為自己說話。這個小組專門研究他們的愛好、弱點,江澤民說,為免被法輪功起訴成功,他說「不惜一切代價」。


世界日報8月10日愚蠢報導。
中國有句話是「缺什麼補什麼」,整個的「江澤民文選」都沒有什麼可出版的,因為除了秘書寫的,就是政治局討論後,手下的筆桿子寫的,沒江澤民什麼事。但唯有鎮壓法輪功的問題不但和他有大關係,而且他是唯一的決策人和指揮者。

江越來越感到孤獨,越來越感到驚恐,自然要越來越拼命折騰。

2006年8月10日,「江澤民文選」出版的同一天,江氏嫡親媒體世界日報對於「江澤民文選」沒有去吹捧,而是硬生生的挑出鎮壓法輪功的這一篇大肆炒作,這實在是個愚蠢到不可再愚蠢的動作。一方面暴露了高層在這個敏感問題上有嚴重分歧;另一方面表明,在世界越來越多國家譴責江及其幫兇們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時,江的處境已經進入了「水深火熱」、「煎炒油炸」的最後時刻了。

世界日報出這篇報導簡直是給江澤民添亂。

(人民報首發)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