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交創舉!北韓在平壤北京兩抖橫(多圖)
 
林立
 
2006-8-10
 

2003年10月會面時,金無賴比江鬼橫!
【人民報消息】很多政府都把中共看成龐然大物,中共女官員在聯合國開會時拿著金屬名牌大敲桌子,讓眾官員嚇的一聲不聲,服了氣,也泄了氣,讓母夜叉邪氣大漲。

這個世界上能治的了中共的小兄弟當屬吃著中共、喝著中共、罵著中共、尿著中共的北韓、北朝鮮。

北韓在7月4日美國國慶節那天試射了7枚各種射程的導彈MM,準備恐嚇美國,但都到了日本海裡。北韓這次的搗「彈」行動,中共不但知情,還是背後的「技術指導」,更安排了伊朗的專家一起去觀摩。

北韓怒斥中共背信棄義

日本提出實質性的制裁,但由於中共和俄國的反對,聯合國安理會於7月15日通過折中妥協的決議案,對北韓實施「有限制」的制裁。老板中共為了掩蓋自己是試射導彈的後臺,不能不投了贊成票。這下北韓翻車了,立即發起聯合抗議行動!


武東和大使(右)與朝鮮委員長金永南。
決議案第二天,7月16日清晨,北韓外交部緊急召見中共駐平壤大使武東和,向中共提出抗議。北韓副外長鄙視的點著他的鼻子說:「中國政府背信棄義的行為,使朝鮮勞動黨和政府十分驚訝和義憤」,並要求北京能作出解釋和保證今後不再發生類似當婊子立牌坊的情況。武東和大使自知「偉光正」理屈,一個屁沒敢放,灰溜溜的回來了。

同日上午,北韓駐北京大使,打電話提出要立即見外交部長李肇星,提交抗議照會。李肇星不想揀罵,讓外交部以他有重要工作處理,不能見面為由拒絕了。於是北韓駐華使館憤怒到了極點,不見也得見!立即出動三輛轎車,包括大使、參讚、武官在內十一名官員,直駛中共外交部興師問罪。這在世界外交史上也屬創舉!

這個絕妙的不同尋常的舉動把中共是這次試射飛彈的總後臺給兜了個底兒掉。

外交部值班官員哪裏敢做主,一邊說「未獲通知,不能按程序接待」,一邊請示上級如何處理。李肇星也嚇壞了,這個紅衛兵外長也趕快向上請示,近兩個小時上面也沒有回答。北韓外交官看實在見不到李肇星才悻悻離去。

平壤憤怒是有理由的

北韓政府認為自己名譽受辱,其實這個共產獨裁政權有什麼「名譽」可言。不過金無賴憤怒是有理由的,幫有幫規,行有行規,你為黑社會做事,出了漏子,他們也要幫你頂著,讓你覺的他們講義氣,下次還為他們賣命。可中共是賣了你,還要你幫著數錢的那種東西。北韓當然不幹了:你躲的了初一,別想躲過十五。

據爭鳴雜誌8月刊報導,對此,北京外交部、中聯部在內部作了通報:中方和朝鮮通過中央聯絡部、外交部兩個渠道達成協議:朝鮮派副委員長到京轉交金正日和朝鮮就發射導彈、六方會談、對當前形勢的評估和立場,並向胡錦濤當面遞交要求中方提升援助的信件;稍後,中方派國務院副總理回良玉到朝鮮向金正日面陳中方的看法和向朝鮮提供經濟援助的清單。

胡錦濤擺老大哥的譜兒


7月11日,胡錦濤會見朝鮮副委員長楊亨燮。
以下是中共涮了北韓一通,金流氓要玩兒命時,總書記胡錦濤會見朝鮮副委員長時簡略表達的中方立場和建議:(一)朝鮮半島無核化,是中國原則立場,有利於朝鮮發展,有利於消除地區緊張局勢,有利於取得國際社會支持,否則不利於朝鮮半島的利益,也可能給日本以藉口發展核武器以及軍國主義復活的危機;(二)回到六方會議桌,能爭取到主動,在會上提出若干要求;(三)建議和南韓發展穩定互信、互利的關係很重要,不能太被動;(四)可以考慮在能源上、交通運輸工具上、糧食日用品上,酌情提高援助,目的有助於朝鮮經濟發展;如按報單要求,有實際上的困難。

這個時候擺老大哥的譜兒,說這些廢話真是可笑了。胡錦濤是一個非常刻板的人,年青的時候沒有看過什麼世界名著,只看過蘇聯時期的《卓婭和舒拉的故事》,所以讓他擔負共產末代總書記真是難為了他。他還以為現在是那個「支援亞非拉」的毛澤東時代呢,一副高高在上的派頭。其實現在讓留學生去歡迎你,還得拿錢雇。更何況是做共產「尖刀排」的小混混北韓。

平壤要求巨大的物質補償

流氓也有流氓的邏輯,不遮不掩自己就是流氓,北韓認為自己耍流氓就耍在明面上,你中共要暗箱作業,使我在精神上、名譽上遭到極大損失,那你中共就必須用巨大的物質來補償。

北韓提供要求補償的新清單真嚇人,從目前每年援助120億人民幣(約15億美元)提高到300億(約38億美元)。300億中,還點名要求100億元是能源、糧食、輕工產品,100億,由朝鮮來選擇貨物,100億折成外匯現金援助。

這是北韓認為給中共老婊做牌坊的合理價格,苦的是中國老百姓。有人說:中共垮臺,中國怎麼辦?看了中朝這老流氓養流氓崽子的一齣戲,答案就已經有了。

金正日拒見回良玉

中共幹了拉稀屎的事,卻讓北韓去洗褲子,胡拒絕了按清單向北韓提供援助,這就導致了金正日違反外交準則,取消原訂和中共政治局委員、副總理回良玉的會晤,說可以考慮改由北韓總理接見。

7月15日,回良玉在賓館幹等了六個多小時,才接獲通知:金正日同志到外地視察軍事戰備,取消了會晤。中共一點兒脾氣沒有,命回良玉中午當即返京。

曾慶紅平壤聆聽金正日訓斥


2004年韓國總統盧武鉉遭彈劾。
近年來,南韓政府越來越看著中共的眉眼高低行事,六國會談時,受北韓威脅最大的南韓卻表現的最姑息養奸,現在才明白原來是中共想南北都吃、都控制,最重要的是拉攏南韓要其放棄美國駐軍保護,達到稱霸亞洲的目地。

去年秋,北京派出曾慶紅、賀國強、王剛等秘密到平壤與金正日磋商,提出讓北韓與南韓緩和關係。

中方的理由很冠冕堂皇,聽起來都是好主意。曾慶紅說:要求北韓不能太被動,要不失時機擴大和南韓在政治上、人員往來、關係正常化上建立關係,逐步裁減軍隊,有限對外開放,再逐步擴大開放。中方願在改變中提供協助。

金無賴一聽,這不是讓我們束手待斃嗎?立即毫不客氣的反擊道:「不理解中國兄弟的政治意圖,是不是要朝鮮勞動黨向南韓政權乞求生存?請中國同志向二千二百萬朝鮮人民提出,人民會把答案告訴你們」。

在中共政治局裡,耍流氓無敵手的曾慶紅居然被噎的臉紅脖漲,手足無措。原訂三天的訪問,結果提前回國。到現在南韓政府一直按照中共的意思向北韓示好,頻頻送好處,但北韓根本不領情:東西拿來,人滾出去。

通過這次替中共當替死鬼的慘痛教訓,北韓對中共的提防之心更強了,表現在邊境上就是,中朝的衝突摩擦不斷,相互開火,死傷人數已經成為「國家機密」。


(人民報首發)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